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苦肉计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0.html
    八月十九号,当莫斯科市民像往常一样早上起来打开电视,却惊讶的发现无论他们转到那个台,都无一例外的在播放芭蕾舞剧《天鹅湖》,重复循环的旋律让他们以为电视台是不是出了故障。不过有些稍微有点媒体经验的莫斯科市民则猜测可能苏联政府内部又出现了什么新的变动。

    其实如果他们早半个小时打开电视的话,就会看见莫斯科电视台主持人播放的《告苏联公民书》,而苏联中央电视台和广播电台正式宣布了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的命令: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因健康原因已不能履行总统职责,根据苏联宪法第127条,由副总统亚纳耶夫代行总统职务。与历史稍微有点出入的是,只有总理帕夫洛夫和国防会议第一副主席巴克拉诺夫俩人联名签署了《苏联领导的声明》,宣布从1991年8月19日4时起在苏联个别地方实行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并成立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而亚纳耶夫则是跟随着塔曼师坦克部队一同前往白宫。

    帕夫洛夫在今早也接到了消息,说是有一支叶利钦的保卫车队昨晚在莫斯科郊外遭遇伏击,保护叶利钦的特工全部身亡,而叶利钦本人则下落不明。帕夫洛夫从报告上也大体猜到前因后果,不过他还是暗自夫捏一把汗,亚纳耶夫手段如此干净利落,这对他们来讲,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帕夫洛夫不禁脸色阴郁的望向克里姆林宫办公室窗外的天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身边的秘书说道,“很多事情我们都已经尽力了,苏维埃接下来怎么走,只能看上帝的旨意了。”

    帕夫洛夫身边的总理秘书神情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理的话。

    此时的亚纳耶夫不单单要刺杀叶利钦,还要让他彻底身败名裂,将叶利钦苦心孤诣塑造的民主自由救世主的形象彻底打破。当坦克前进到白宫附近的街口的时候,围观的人群渐渐多了起来,似乎还没人察觉出坐在坦克上突兀的中年男子就是他们的副总统。围观的大多数人都是青年人,他们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着站在坦克上面岿巍不动的亚纳耶夫,警惕注视着塔曼师的一举一动。

    这些人大概就是叶利钦的支持者了吧。亚纳耶夫心中暗暗地想到,他分析了一下目前的情况,这些人并没什么进一步的行动,想必是没有得到白宫方面高层的指示。亚纳耶夫这边还不知道白宫中具体情况如何了,他希望坦克到达广场的时候,能听到叶利钦自杀身亡的消息。

    十九日早上八点整,二十六辆坦克将白宫围得水泄不通。火炮瞄准了这座象征着斯拉夫民族最高权势的建筑,附近的路口也被内务部的秘密警察设置了障碍物,禁止车辆通行。

    原本漠不关心的莫斯科市民终于开始好奇的往广场聚集,却发现这些坦克兵在七手八脚的搭建播放露天电影的那种幕布,然后又搬出投影机放置在幕布之前。这时原本想上前阻止的叶利钦支持者也停止了小动作,他们在好奇的观望着这些士兵到底要干嘛。

    不单单白宫,就连红场和其他重要公共场合也如法炮制的搭建起播放露天电影的幕布,路过的莫斯科市民也因为好奇而停驻了脚步。

    广场上,亚纳耶夫亲自按下启动键,胶片开始转动,在幕布上投放出一片模糊但却尚且能看清楚的录像资料。戈尔巴乔夫那张众人瞩目的脸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原本沉寂无声的人群一下子就炸开了锅。

    影片中的戈尔巴乔夫表情看起来有点愤怒,但因为光线的关系,很多人只能看到大概的画面轮廓,以及由音响中传播到每个人耳廓里的声音。

    “闭嘴,你懂什么,瓦伦尼科夫。你不过是一个军人而已,才会这样想当然,而且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而不是参与政变。”

    市民惊讶的看见那位似乎从来不会发脾气的苏共总书记此时竟然是一脸气急败坏的表情,向莫斯科市民展现了戈尔巴乔夫粗鲁无礼的一面。然后画面突然震动了一下,在众目睽睽之中,戈尔巴乔夫被刺杀的片段播放了出来。

    这可是绝佳的头条,要不是紧急状态委员会实行报禁,只允许九家党报报社印发刊物的话,那些没有道德底线记者早就第一时间编造好了歪曲事实的报道。戈尔巴乔夫虽然在支持改革派和支持保守派的市民之间两面不讨好,但毕竟还是苏共第一总书记,这样光明正大遭到刺杀苏联国家最高总书记,淳朴善良的斯拉夫人民也不会赞同。

    尤其听到最后一句,“叶利钦总统万岁”的时候,民众怒不可遏的情绪瞬间被点燃了。躲藏在市民中间的克格勃特工煽风点火的喊道,“叶利钦躲藏在白宫里面!”“我们快去抓住那个刽子手!”“为戈尔巴乔夫总统复仇!保护苏维埃万岁!”

    受到蛊惑的人群高喊着打到叶利钦的口号,涌向白宫。而那些原本支持叶利钦暴乱的人则面面相觑,这剧情完全没有按照他们的脚本走下去,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在白宫面前已经聚集起一群一大批义愤填膺的民众,可笑的是原本抓捕叶利钦的塔曼师现在为了制止情绪激动的民众,变成了一道保护白宫的钢铁屏障。不断聚集的莫斯科市民试图冲击路障涌入白宫,都被士兵给制止了。

    坐在坦克上的亚纳耶夫看到这预料之中的一幕,拍拍衣服站起身,拿起放在身边的喇叭,准备将在肚子里反复思量了一夜的腹稿变成一场令人振奋的演讲。

    “莫斯科的市民们,请大家冷静点,我是苏联副总统,根纳季·伊万诺维奇·亚纳耶夫总书记。”亚纳耶夫的声音平稳而又有力。或许换成别人未必能震慑住这些人,但是亚纳耶夫说出自己身份的那一刻,熙熙攘攘的人群慢慢变得安静起来。这或许就是政治家独特的号召力吧。

    亚纳耶夫不顾人群中愤恨的目光,自顾自的说下去,“我很遗憾政府欺骗了大家,戈尔巴乔夫并不是因为健康问题不能出任总书记职位,而是因为背叛者的无耻刺杀!如你们所见,卑劣的叶利钦背叛了人民。利用民主与自由的口号欺骗了所有人。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阴暗小人,为了坐上国家最高元首的位置,不惜采用刺杀总书记这种龌龊的方式来达到他的目的,所幸的是,那些为正义和真理奋斗的人不会被他的小把戏所屈服。”

    亚纳耶夫振振有词的演讲震慑住那些企图暴乱的,还有浑水摸鱼的人群。

    “伟大的俄罗斯饱经苦难,它曾经历了鞑靼人野蛮的铁蹄,拿破仑帝国的长枪,波兰人的锋利的利刃以及纳粹杂种的连天的炮火,然而这些侵略者无一例外都被我们赶出了俄罗斯,无一例外的垂头丧气。而这一次,祖国母亲再次面临危险的考验,不是来自凶残的外敌,而是卑劣无耻的背叛者。而无数的外敌正幸灾乐祸的等着我们倒下,好从人民的利益上割下一块肥肉,而我承诺,叶利钦这个无耻的背叛者会受到应有的审判,让他卑劣的行为公之于众。而不是让他逍遥法外!”

    “但是,如果有人企图冲击白宫,那么我会将他视为想将叶利钦趁着混乱营救出去的同谋,对于背叛俄罗斯人民,背叛国家的懦夫。”讲到这里,亚纳耶夫拾起放在脚边的AKS74U,冷声说道,“我们会送他去见上帝!”

    亚纳耶夫的演讲引来众人雷鸣轰响般的掌声,他举起手向众人表示致敬和谢意,突然他注意到人群中有个带着鸭舌帽的家伙迅速穿过拥挤的人群,朝他走过来。亚纳耶夫本能的察觉到一丝威胁,后退了几步。他正要向身边的士兵说话,对方已经走到离他只有十步远的距离,然后假装举起手鼓掌,隐藏在手掌中的小手枪突然朝他开了一枪。

    因为装上了消焰器,原本微弱的枪声立马就被浪潮般的掌声淹没,亚纳耶夫在众人面前慢慢的倒下去,他只觉得伤口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以及捂住伤口的手掌,一片触目惊心的暗红色。

    凶手在逃离的时候,不顾周围人群的拥挤,高声呼喊着叶利钦万岁,民主万岁。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的警卫赶紧朝着袭击者的背影追过去。

    “这家伙,下手还真是……有点狠啊!”亚纳耶夫望着那个逐渐远去的身影,意识慢慢的模糊,当身边警卫冲上来的时候,他只觉得整个世界像被海绵吸收了音调一样的安静了下来,然后眼皮沉重的合了起来。身边紧张忙碌的警卫们都没注意到亚纳耶夫残留在嘴角的那一抹,阴谋得逞后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