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 狂热的车臣
    (第二更)

    亚纳耶夫没有想到失去了格鲁吉亚支持的车臣居然还会第一个跳出来发动军事政变,同样他也没想到杜达耶夫在没能够担任上车臣总统的情况下依旧选择发动武装分裂,这对亚纳耶夫的部署来讲并不是一件好事。∈♀

    他原本以为最先发动叛乱的会是没有根基的波罗的海国家,为此亚纳耶夫还特地先朝格鲁吉亚发难,要知道格鲁吉亚是车臣武器供应的幕后金主。成功的控制住格鲁吉亚的局势,就等同于切断了可能滋生车臣独立的温床,阻止了将来可能发生的车臣战争。

    然而历史依旧朝着固定的轨迹继续发展,比如在半个小时之前,杜达耶夫推翻了苏维埃车臣自治州总书记卡马列夫的合法地位,宣布车臣共和国独立。在此之前,他已经秘密的建立起一支终于车臣分裂势力的武装组织,用来对抗苏联的战争机器。

    杜达耶夫指挥的部队突然发动袭击,冲击安保薄弱的苏维埃政府大楼。很快寡不敌众的最高书记卡马列夫被他们逮捕,手持卡拉什尼科夫步枪的士兵揪着卡马列夫的衣领,将他狠狠的摔倒在地上,并且抬起脚朝他的脸踹了下去。

    被打得满脸是血的卡马列夫被人像一条狗一样拖上了车,副驾驶座上有一个手持乌兹冲锋枪的士兵在监视着他。很快汽车发动了,卡马列夫不知道这些人要将他运往何处,但是一种不详的预感萦绕在他的心头,久久不能平息。

    这一路上都能看见巡逻的武装士兵,他们正在有条不紊的对首都格罗兹尼的大街小巷进行戒严。许多无辜的群众被逮捕,被士兵用枪口盯着后背,排成一排站在角落里。

    汽车往前左转,开进了一条较为宽广的道路。这里枪声此起彼伏,不断有装甲车运载着武装分子往前冒着浓烟和爆炸声的冲突地区前进,卡马列夫知道这是效忠于苏联的格鲁乌士兵在跟武装分子交火。但卡马列夫并不看好苏联政府方面的战斗力,杜达耶夫是精心策划已久的叛乱,与这些没有明确组织,并且临时反击的格鲁乌相比起来,还是显得精锐的多。

    “上头通知前面正在交火,要我们走别的道路。”副驾驶上的士兵朝司机说道。

    司机点点头,向右转动方向盘,将汽车开进一条狭窄的巷道之中,此时卡马列夫终于忍不住了,他不禁问道,“你们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去一个你应该去的地方。”副驾驶座的家伙望向卡马列夫时笑容有些狰狞,他转过头目光重新注视着前方,他不担心卡马列夫是否会逃脱,但他担忧会不会有苏联部队突然出现营救这个人。

    一直到巷道的尽头他才明显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看见杜达耶夫的队伍重新出现在视线内,这意味着独立势力击败了苏联军队,向着车臣独立的方向又迈进了一步。

    这时卡马列夫才看清楚这群分裂主义者的真正的残暴嘴脸,那些信仰东正教的人民被武装分子抓到墙角一字排开,然后武装分子举起枪超这些人疯狂的射击,可怜的市民像被收割的麦子一样成片的倒下,倒在血泊之中。

    对于他们而言,存在的战斗意义不就是将异教徒送入火狱之中么?

    这时到处装置扩音器的广播引起了卡马列夫的注意,广播里杜达耶夫的武装叛乱演讲一样引起了其他原教旨主义信徒的关注。

    “今天我们聚在一起,为车臣的未来而努力。”杜达耶夫的话充满着蛊惑性,接到四周围的武装人员齐声欢呼,仿佛恭迎他们伟大的领袖一样。狂热占据了这些家伙的脑袋,成为完全的杀戮机器。

    “我们曾经受尽了**的压迫,被迫迁出这片土地。但是今天,我们回来了,这是伟大的回归,从心灵上真正找到我们归宿的回归,今天,所有人跟我站起来,为我们的解放而奋斗。”

    潮水般的欢呼声淹没了卡马列夫的耳朵,脸色苍白的他仿佛已经预见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汽车开到格罗兹尼的中心广场,大量武装分子聚集在这个地方,仿佛等待着他出现一样。

    汽车停了下来,车门被打开,一双壮硕的手粗暴的抓住卡马列夫的衣领,然后将他从车里拖拽了出来。他像抓住一只牲畜一样抓着卡马列夫,在地上托着他前进,周围有人开始朝天鸣枪,变成一场卡拉什尼科夫的狂欢盛宴。

    表情有些古板的杜达耶夫走到卡马列夫面前,将他扶了起来,他的眼神冰冷,就像大量着猎物的毒蛇一样。身边的两个士兵抓住卡马列夫的胳膊,将他推到中心广场的正中间。摄像机早已架设完毕,就等待着最终的主角,车臣自治州的最高书记卡马列夫的出现。

    杜达耶夫展开双臂,对周围的人群大声喊道,“今天,就让我们打响宣战苏联的第一枪。这个人,就是压迫我们的政府走狗,今天也就是他的末日,也是苏联的末日。”

    杜达耶夫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忘记了自己曾经还是驻扎爱沙尼亚的司令,卡马列夫想笑,但是笑不出来。因为他很清楚接下来就会被人杀死。但**党员不就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么?

    杜达耶夫手中握着一支m1911手枪,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搞来这样一把美式武器,卡马列夫已经没有兴趣去了解了。短暂的时间里留给他的也就是尽量回忆一下曾经的美好回忆。

    他走到卡马列夫的面前,打开保险对准了他的额头。

    “最后还有什么遗言要说的吗?”杜达耶夫问道。

    “当然有。”卡马列夫冷笑一声,对着四周围狂热的武装分子们,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说道,“你们都别得意,分裂祖国的势力必将受到最严厉的惩戒和打击。我的死不过是个开始,而你们必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人将死,还是就这些无聊的口号?”杜达耶夫有些不屑的说道,他很难理解这些人为什么会执着于所谓的伟大信仰,就和狂热的信徒一样。

    其实算起来,车臣人也差不多半斤八两。

    “不,还有一句话。”卡马列夫的模样显得有些大义凛然,慷慨赴死的他说出了最后一句强有力的回应。

    “苏维埃万岁!**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