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告诉你什么叫残忍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02.html
    (第二更)

    与车臣议和的事情从莫斯科传出之后引起了各方势力的轰动,同样也更加的证实了美国之前的猜想,苏联的确已经不行了,他们甚至虚弱到没有能力去平定加盟国的叛乱,只能用议和的方式来争取时间,或者说是缓解延迟政权的瓦解。

    对此杜达耶夫发布声明,嚣张的表示要将车臣彻底的从苏联境内出去,建立一个真正的信仰纯正宗教的国家,让的信徒在这一片土地上彻底灭绝。对于杜达耶夫的嚣张态度,莫斯科一反常态的选择了沉默。

    苏联的沉默让人以为这是对杜达耶夫的纵容,更加肆无忌惮的挑战中央主席团的底线和耐心,拆毁列宁同志的肖像,摧毁那些象征着伟大成就的建筑,不断的与驻扎的其余军队发生武装冲突。

    杜达耶夫虽然态度嚣张,但还不至于到失去理智的程度,自从车臣共和国出事之后,他那些曾在军队中有过联系的朋友仿佛在一夜之间失去音讯,这件事也让生性多疑的杜达耶夫增加了警惕性。

    所以这次和苏维埃的让步谈判他也只是派遣了自己的好朋友,政治幕僚扬达比耶夫前往莫斯科。实际上更像是传声筒的角色,向克里姆林宫的领导人传递一个消息,除非车臣获得的主权,否则所有的谈判都是不可能的。

    留着一脸标志性的大胡子,戴着白色帽子的扬达比耶夫出现在克里姆林宫的谈判桌上,这位拥有著名的民族主义诗人,儿童书籍作家和车臣非法武装主要的领导人身份的大胡子,在1994年12月,俄罗斯军队进入车臣后,成为继杜达耶夫之后被俄罗斯通缉的第二号人物。1996到1997年,扬达比耶夫担任车臣代理总统,他还曾经和阿富汗的塔利班政府建立过外交关系。

    亚纳耶夫不动声色的回忆起这位恐怖-分子的血腥履历,1999年的俄达吉斯坦共和国绑架事件,莫斯科国际机场爆炸事件,莫斯科剧院人质事件都有这个这个大胡子背后的参与和策划。如果可以,亚纳耶夫现在就想朝着他的头射入一颗子弹。

    “亚纳耶夫总统,你好,我带着诚意从格罗兹尼而来,希望莫斯科也能抱着同样的诚意。为了和平和安宁,为了我们的下一代。”

    扬达比耶夫不愧是一位知识分子,他的一番表达不但抹消了的说法,还将车臣的比作是一种崇高的和平行为。

    “当然,为了我们下一代的和平,我们莫斯科政府代表着最真诚的诚意来跟你们进行谈判。”亚纳耶夫友善的笑了笑,试图表现出来自苏维埃的真诚。

    只可惜对方不是好忽悠的角色,刚坐下扬达比耶夫就开始滔滔不绝的提出车臣的条件,“车臣要从加盟国中完全的出去,包括政治,经济,主权和领土完整,莫斯科必须从车臣将所有的军队撤离出去,我们不希望在土地上看到任何一名苏联士兵!”

    “同意。”亚纳耶夫摊开手掌表示接受扬达比耶夫的条件,并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们将禁止在车臣国土上进行传播,凡是信仰的教徒,都会被驱逐处境。”如果刚才只是肆无忌惮的提出不合理要求的话,那么现在就是对苏联政权合法性最直接的挑衅了。

    “随意。”亚纳耶夫交叉着双手,严肃认真,完全没有开玩笑的口吻。

    扬达比耶夫有些慌了,这位苏联领导人真的是在认真的跟他进行谈判吗?以至于说第三个条件的时候,扬达比耶夫有些结巴,“第三个条件,我们拥有外交主权,可以随意和任何一个国家缔结条约,而苏联无权干涉。”

    “你们都已经获得主权了,我们当然没权利干涉。”亚纳耶夫呵呵笑着说道,他越回答下去,对方就越显得心虚。

    “以上条件你们都答应的话,那我们就签订条约吧。”扬达比耶夫喜形于色,他原本准备拿出最强硬态度来让莫斯科蛰伏,没想到事情竟然进展的这么顺利。

    “当然可以。”亚纳耶夫随意的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稀疏平常,他竖起食指说道,“我可以答应你所有的请求,只要你答应我一个简单的条件就行。”

    “什么条件?”扬达比耶夫有些莫名其妙。

    “打败苏联军队。”亚纳耶夫曼斯条理的说道,他甚至懒得抬起眼睛去观察对方惊愕的表情。

    扬达比耶夫的确如同想象中那般震惊,难道所谓的莫斯科和平协议只是一个戏耍他们的幌子而已?扬达比耶夫笑着摇摇头,说道,“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亚纳耶夫总统,难道你希望看见我们两个国家之间兵戎相见吗?”

    “谁跟你开玩笑了?”亚纳耶夫抬起头,苏联最高领导人的巍峨气势在这一瞬间展露无疑,甚至让扬达比耶夫下意识的往后挪动了一些。

    亚纳耶夫继续说道,“首先,我纠正两点,第一,我没有跟你开玩笑,车臣想要的条件就是击溃即将来犯的苏联军队。第二,车臣是苏联国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现在并不是一个国家,所以请不要用国家来代表你们车臣。”

    “打败我们,你们就能出去,同样也能得到你们想要的一切,只要你能从数量庞大的共和队尸体上踏过去。顺便多说一句,一个星期之前,我们的装甲部队就通过发达的铁路运输网络运往车臣的边境,所以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亚佐夫和瓦伦尼科夫陪同眼纳耶夫上演了一出好戏,不但骗过了车臣那些鼠目寸光的反对派领导人,就连莫斯科的一些高层也被蒙在鼓里。

    杨达比耶夫又震惊又愤怒,虽然来之前杜达耶夫就跟他说过他有不详的预感,没想到居然在这一刻得到了应验。他故作镇定的冷笑回应道,“亚纳耶夫总统,既然这样我也可以向你保证,我们会杀死每一个进入车臣境内的苏联士兵,并将他们脑袋割下来悬挂在树上。”

    “哦,是吗?”亚纳耶夫轻描淡写的说道,“那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你们每割下一个苏联士兵的脑袋,我们就将车臣境内实施屠杀的武装分子连同他们的家人一起吊死在树上或者电线杆上,向人展示。”

    “还有你们的武装集团的头目们,只要被我们的军队抓住了,他们不会送进监狱,而是当场处决,然后尸体直接灌满猪油焚烧殆尽。当然如果你们敢报复我们,处决俘虏的话,那么克格勃会像对待塔利班的人一样,将你们的家人绑架,然后肢解成数百块碎片之后再送回去,克格勃的特工非常擅长这些事,你处决一个,我们会杀十个人,一直杀到你们害怕为止。我听说杨达比耶夫您有一个几岁大的儿子是吧,莫非你希望看到你儿子的尸体变成拼图后送到你面前?”

    “而且我说过的话会作为命令,在军队里传达下去。想跟我们比残忍?苏联可是被人称之为世界上最残暴的政权,既然这样我也不介意再背上一条非人道主义大屠杀的罪名。”

    车臣的武装分子残忍?笑话,苏联会直接杀人杀到最凶残的匪徒颤抖为止,教他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可怕。

    亚纳耶夫每说一句话,都像一柄利剑一样刺在杨达比耶夫的心中,他脸色苍白的看着气定神闲的亚纳耶夫,仿佛在看着一只可怕的魔鬼在平静的微笑。

    “对于我来说,车臣根本不算是战争,也不算是叛乱,而是我们对待恐怖分子的一次无情打击而已。”亚纳耶夫不紧不慢的端起茶杯,宣判了对手的死刑,“还有一件事,杨达比耶夫你会死在这里,再也回不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