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在杨轶意料之中,杨庆跟杨崇贵提了吴城县这三个字后,杨崇贵便坐不住了,他们第二天就赶到市里坐火车。不过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周三的凌晨才抵达晋陵市,杨轶借了兰州凯公司的一辆越野车,去市里接杨崇贵和杨庆。

    在车站,杨崇贵和杨轶都很有默契,什么也不说,杨庆虽然很好奇,但他也不是爱追问不休的人,一路缄默,直到杨轶把车开到了他们在晋陵市暂时下榻的酒店。

    夜幕正浓,这时候去吴城县有点太折腾,杨轶想着让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多休息一会儿。

    但住进酒店后,老爷子的脸马上黑了起来,他抽出随身携带的雨伞,往杨轶身上抽去。

    杨轶慌张一挡,虽然能够感受得到老爷子用的力道不大,可是接触的一刹那,他还是察觉得到这把黑色的大雨伞的不凡!

    全部伞骨,都硬邦邦、沉甸甸的,都是金属的材质,而且不是普通的雨伞那种很容易折断的铝合金。杨轶暂时还判断不出是什么金属,但他相信,如果杨崇贵用上力道,恐怕胳膊粗的树干都得被砸断!

    与此同时,雨伞分毫不伤!

    杨轶灵活地躲避着,还有闲心去思考雨伞的材质,杨庆就慌忙上来劝架:“爸,爸,有什么好好说!”

    “说什么说!你知不知道铁子叫我们来的是什么地方!”杨崇贵怒斥道。

    “不知道。”杨庆老实地摇了摇头。

    “这么多年,我都不敢回来,不是我怕,我是担心给你们这些孩子,还有你妈招来灾祸!他倒好,我跟他说了这事,他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杨崇贵气得吹胡子瞪眼。

    “爸,你先坐下,消消气。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危险,但大哥他也不是鲁莽之人,肯定会考虑周全了再做的决定,我们听他解释解释吧!”杨庆苦口婆心地劝道。

    听着杨庆有条有理的说话,杨轶倒是诧异地看了自己弟弟一眼,以前的杨庆可没有这样能说会道。

    不过,不看不知道,杨轶之前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老爷子身上,这会儿,才看到杨庆的穿着,虽然不像城里人那样西装革履,但也是井井有条!

    灰色的毛衣套在衬衫外面,衬衫的领子露着,扣子扣得工整,裤子是一条卡其色的休闲裤,还系着黑色的皮腰带……

    完全没有了以前扶着锄头下地、不顾个人形象的大老粗样子!

    怎么说呢……现在的杨庆,看起来像是一个勤勤恳恳、沉稳庄重的村干部!

    看来这两年,杨轶让他主持村里的修路工程(主要是审计钱款去向),以及组织村里成立专门的现代化农用机械租赁公司,得到锻炼的杨庆还是进步了不少!

    当然,杨庆的品位有进步,也离不开他媳妇郑淑仪的照顾。

    这些倒不是什么大事,杨轶等杨庆安抚好了杨崇贵之后,才笑着跟杨崇贵解释:“爸,您就别担心了,我的身手水平您又不是不知道,跟您比起来,只高不低……”

    “放屁!劳资年轻时候,横行四海,打遍南中华无敌手……”杨崇贵一听,立马炸毛,不服气地吹嘘起来。

    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确实实力很强啊!但儿子就是儿子,哪有说自己比劳资强的道理?哼,是龙也得乖乖地趴着叫爸爸!

    “好好好,您更厉害!”杨轶有些哭笑不得,说道,“我的意思是,我的身手也不差,而且以前也是那种部队的,什么大场面没见过。既然我敢让你们来这儿,肯定是探查过,确认没有了埋伏,确认一切都安全了,才做的这个决定。”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杨崇贵飙了一句古文,还是意犹未尽地训斥了一番杨轶的鲁莽,“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你现在跟我一样,有家有室,不是孤胆英雄,可以不管不顾……”

    杨庆在一边听得云里雾里,还好,杨轶等杨崇贵发完脾气之后,才缓一缓,跟杨庆讲述了他们老杨家真正的底蕴。

    当然,这个底蕴是历史底蕴,老祖宗变卖家产,兴兵救国,老杨家没剩下什么财产给后人,别想着还有什么大宝藏。

    “我们是杨家军的后代?”杨庆听完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瞪圆了眼看着杨轶,又求助地看向杨崇贵,希望在他那里得到一些确认。

    杨崇贵轻轻地点了点头:“这事情这么多年不让你知道,我也是有苦衷的。既然你大哥说出来,我们也到了这里,你就听他好好讲讲,为什么我不让你们回来吴城县……”

    跟当初杨轶的反应一样,杨庆几乎是跪着听完杨轶讲述的杨崇贵当年肆虐霓虹国的事迹,不过,杨庆可没有杨轶那样冷静,他听得热血沸腾,不仅一脸崇拜地望向杨崇贵,还有些悲愤地说道:“爸,还有没有仇家?我也愿意帮你了结了他们!”

    不愧是老杨家的种,不愧是杨崇贵的亲儿子,杨庆也是有着一腔热血,有着侠义的精神!

    可惜,现在没有了他的发挥空间,杨崇贵大掌一拍,将杨庆拍回沙发里,傲娇地哼道:“还用你这个小辈出手?你劳资从来不留仇人活口!”

    当然,感怀完过去之后,杨庆和杨崇贵都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杨轶把他们叫来这里干什么?

    杨轶微微一笑,他从旁边的包里,取出一张晋陵市的地图。

    这是一张很普通的旅游地图,不过摊开后,还是能清楚地看到晋陵市的各个县区、旅游景点、山川河流的标注,甚至每一条道路都描绘得清清楚楚。

    “这里是吴城县!”杨轶指了指东边一大块区域,然后在练兵岛以及周遭的那块土地上,手指头轻轻地画了一个圈,“现在,这一块地盘,都是我们的了!”

    “是我们的?什么意思?”杨庆糊涂了。

    他怎么看着,大哥手指划的地方,好像比他们村子还大啊!

    接触多了一些工程图,杨庆也能够看得懂地图上的比例尺了!

    “是我们的,意思就是,我把这一大块地都买了下来。”杨轶看向了沉思中的杨崇贵,说道,“爸,其中就包括我们的杨家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