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五章 喀秋莎与白桦林(4)
    (第二更)

    白热化的战斗在后半夜凛冽的寒风中慢慢的冷却了下来,前面的每一寸的土地都堆满了尸体,有自己人的,也有敌人的,血将原本纯白色的世界染成了一片触目惊心的暗红。

    士兵背靠着墙,将脑袋紧紧的缩在呢绒大衣里面,他们抱着枪,有些疲倦但绝不敢入睡,敌人总会在他们最疲倦的时刻发动攻击,而瓦连京同志预测的进攻时间,则是凌晨四点。没有人会怀疑瓦连京同志的判断,因为那是他们最疲劳的一刻。

    清点了一下人数,基地中一百多人现在只剩下了一半,还算上了十位重伤的士兵,躺在掩体里经过简单的包扎后咽着一口气等待死亡的降临。不会再有军医为他们救治,因为在半个小时之前,最后一位军医战死在了沙场上。

    瓦连京政委巡视着这些病号,每个人都用复杂的眼神望着他,让瓦连京有一种如芒在后的感觉。他走到一个失血过多的士兵面前,半蹲下来握住他的手,试图给奄奄一息的伤员一些安慰。胸膛被染红的士兵看见瓦连京,回光返照的来了精神,他紧紧的抓住瓦连京的袖子,说道,“政委,不会有人来救我们了吗?祖国已经忘记了我们了是吗?”

    “不,孩子,祖国没有忘记我们,只要我们坚持到天亮,援军就会到达。”瓦连京沉痛的说道,“你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们都可以回家。”

    “那就好,我想要……回家,太累了,我想睡一会儿,一会儿就好。”士兵的喃喃自语变得断断续续,撑着最后一口气对政委示意了一个眼神。瓦连京偏过头,看见士兵的身边放着一封信,他咳出一口血,有气无力的说道,“假如我……真的,回不去了,请……政委带着它,交给我的,咳咳,我的妈妈。”

    被风吹开的遗书一角,里面只有一句及其简短的话。

    “希望妈妈你可以好好活下去,您的儿子很荣幸可以为国捐躯。”

    他的眼皮越来越沉重,慢慢的闭上眼睛,停止了呼吸。临死之前,他的另一只手还握着母亲写给他的书信。

    “我会的,孩子。”瓦连京收起了那封遗书,他将白布盖在他的脸上,站起身默默地走出了掩体。冬季的寒冷冲淡了鼻腔里的血腥味,士兵安静睡去的模样冲击着他的神经。

    “祖国不会忘记我们的,装甲部队一定会到达。”瓦连京咬紧了牙关,有重复了一遍说过了很多次的话。

    实际上现在基地的通讯跟本无法跟外界联系,他们没办法向总部汇报这里的情况,总部也不可能知道战争的惨烈。这个军事基地就像被车臣武装分子包围的一个小据点,苦苦等待着部队的到达。他们只希望装甲部队能再快一点出现在身后,会有人拍拍他们疲惫的肩膀,然后说你们休息吧,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好了。

    “政委。”胳膊上缠着纱布的士兵走进了掩体,看了一眼周围的病号,不顾伤口火辣的疼痛对政委说道,“政委,走吧,前线还需要你。”

    “好。”简单的回答了一个字,瓦连京没有多说一句话,他拿起枪走上前线,那里还有一群士兵等待着他。对于剩余的苏军而言,瓦连京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只要政委还在,这群稚嫩的年轻人就不会倒下。

    伊万诺夫的脸被血和泥浆弄得有些脏,与周围久经炮火的士兵融为一体,再也看不出那张清秀稚嫩的脸庞,和那神情忧伤的模样。

    瓦连京走到他身边,靠着掩体的墙壁坐下,他偏转头对伊万诺夫说道,“小伙子,再给我们唱一支歌吧,现在的士气很低落,他们需要鼓励一下。”

    听到瓦连京政委的话,这些精神面临崩溃的年轻人都用哀求的眼神望着瓦连京,祈求他给大家唱一支歌,最后的一首歌。

    伊万诺夫点点头,他从口袋里摸出那支最珍爱的口琴,对他们说道,“那我就给大家演奏最后一首歌吧。这首歌是我当初去莫斯科旅行的时候,在莫斯科河边遇到的一位中年男人用中文唱的歌。当时在我的一再请求之下,他将歌词翻译成俄文,并教会了我唱这首《白桦林》。”

    后来伊万诺夫再从电视上看见教他唱歌的男人的时候,是八一九事件时的莫斯科电视台中神情严肃的亚纳耶夫副总统,当时给伊万诺夫造成的震撼,无以复加。

    伊万诺夫将口琴对准了嘴唇,慢慢的吹奏起这首曲调悲伤的《白桦林》。每个人都变得很安静,因为他们很清楚,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在战火中听见这样的歌声了。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阴霾的天空下鸽子在飞翔。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

    有人强忍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有人默默着擦拭步枪上沾满的泥污,有人握紧了手中的照片和家书,知道很多事情回不去也来不及。瓦连京政委手中的香烟快要燃尽,却依旧没有舍得扔掉,因为这是他口袋里的最后一支香烟。

    “有一天战火烧到了家乡,小伙子拿起枪奔赴边疆。心上人你不要为我担心,等着我回来在那片白桦林。”

    不远处响起厚实的靴子踩在雪地里发出的一连串啪啦啪啦的声响,伊万诺夫的歌曲还没有演奏完,就被这声音给打断。他放下口琴转过头,看见负责侦查的士兵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对瓦连京同志说道,“政委,政委不好了,车臣人又要准备进攻了。”

    瓦连京同志猛地站起身,他拉响了卡拉什尼科夫的枪栓,对周围的士兵说道,“小伙子们,打起精神来吧。打完这一仗,我们都可以回家了。”

    所有人默默的端起了枪,没有之前的神情亢奋,但每一个人的眼神都渐渐的变得平静而坚毅。

    回家,这样一个简单的想法,这一刻在士兵的眼中却变得奢望而不可及。

    雪静静的下,像是在清扫着战场,为下一轮的厮杀重新铺上一层柔软的白色帷幕,雪花落在地上,淹没了那些年轻的变成了冰雕的脸庞,还有那些同样鲜活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