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章节目录 第106章 三角钢琴和林幕安(1/3)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08.html
    ,最快更新奶爸的文艺人生最新章节!

    “搬到这里,差不多是这个位置!”杨轶指挥着工人,将黑色烤漆的钢琴挪到店里吧台侧边的位置。这儿前几天就腾出空位来给曦曦搞生日party,现在刚好,杨轶直接买了一个钢琴来填补这个空档。

    在生日party上,杨轶小小地露了一手,而墨菲的反应并不算太激烈,这让杨轶对自己的计划更加充满了信心。

    现在,杨轶终于可以在店里买个钢琴,偷偷地过一下瘾了!

    毕竟,吉他不算什么,钢琴和小提琴才是他的真爱啊!

    这个世界的钢琴跟杨轶前世的一样,只是品牌名称不同,杨轶也搞不明白哪种比较好。于是,他用了最笨但也是最直接的办法,买贵的!

    来自莱茵河畔的西奥多三角钢琴,价值八十六万,已经是杨轶能够在江城的钢琴店现货买得到的最好的小型三角钢琴——音乐会级别的那种太大、塞不下。

    当然也还有更贵的,一百多万瑞士产的三角钢琴,只不过,杨轶上手试了一下,还是觉得音色上没有西奥多好!

    但花的这八十六万,杨轶几乎是掏空了自己的积蓄,这还幸亏是陈奕捷的新专辑冲上了白金唱片的销量,杨轶才大赚了一笔,不然以他上个月的稿费收入,在支付完给撒哈拉网上书店的投资之后,根本没有余钱。

    当然,当初杨轶跟天祥签的那个对赌约,天祥也并不后悔,因为有《好久不见》这首歌在,陈奕捷的新专辑在内地也卖出了许多张,让他的销量不仅达到了粤语专辑的白金标准,还远远超出了这个数字!

    八十多万一个摆在咖啡店里的钢琴确实贵了一些,但千金难买心头好,不是吗?

    曦曦对这个庞然大物很好奇,在工人安装和调试的时候,她便在爸爸身边走来走去,还忍不住拉了拉爸爸的手,让他低下头来,在爸爸耳边嘀咕道:“粑粑,我知道这个是什么!”

    “是什么?”杨轶好笑地问道。

    “是琴啦!我在麻麻工作的地方有见过呢!不过麻麻的没有那么大。”曦曦努力地用自己的小手给爸爸比划,“就这么长,这么大,然后麻麻会弹哦!麻麻可厉害了!”

    杨轶看了一下女儿的描述,大概能明白她说的是什么,便笑道:“不是的,你妈妈那里的,应该叫做电子琴,而爸爸今天买的,叫钢琴!”

    曦曦懵懵懂懂地看着爸爸,并不能理解这其中的区别。

    “为什么麻麻的叫店主琴?什么是店主琴啊?”曦曦又开启了“一万个为什么”模式。

    “额,是电子琴。”杨轶纠正一下女儿的发音,他说道,“用电才能弹出声的,所以叫电子琴!”

    曦曦倒是知道电,因为爸爸反复叮嘱过她,不能碰那些插座,因为电很可怕,电会把曦曦吃掉的!

    “曦曦明白了!”小姑娘天真地说道,“那钢琴是不是因为它是用钢才能弹得出声音?”

    钢还成了跟电一样的动力名词?

    额,杨轶被女儿这个脑洞给弄得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真的不知道为啥钢琴叫钢琴啊!要知道,这个东西虽然用得到钢材作材料,但大部分还是木头啊!

    杨轶灵机一动,解释道:“不是的,因为钢琴它是由木头和钢铁制作而成,但因为已经有木琴了,所以它被人叫做钢琴。”(注1)

    “噢!”曦曦半懂半不懂地点了点头,然后她问道,“那是不是麻麻的琴更加厉害呢?”

    曦曦的思路,恐怕杨轶想破脑袋都弄不明白,她是觉得电子琴是用电的,所有用电的东西都很神奇,很厉害,比如电视机……所以,电子琴也应该很厉害才对呢!

    杨轶的评价标准当然不一样,他纠正道:“不是,电子琴的音质基本上不可能跟钢琴相比较,因为钢琴才是最原汁原味的键盘乐器声音!”

    这会儿,琴行派来的调音师也帮忙调好了音,他坐在真皮小凳上,尝试着弹奏了一条曲子,用耳朵去判断音准。

    曦曦也是全神贯注地看着,那清澈、柔美的钢琴声,让小姑娘很着迷。杨轶还难得走神地看了一下女儿,她不知道懂不懂得欣赏,但似乎,看着她沉醉的表情,很喜欢!

    一曲终了,曦曦才回过神来,同意了爸爸的说法:“好吧,还是粑粑的钢琴厉害呢!”

    ……

    钢琴摆置和调试好之后,杨轶送琴行的人出去,这时候旁边自行车修理铺的卢大叔扯着他的大嗓门说道:“杨轶啊,你又买了什么大东西啊?”

    “给店里添了一台钢琴。”杨轶笑了笑。

    钢琴?正在卢大叔那儿等自行车修好的一个瘦瘦高高、还留着披肩长发的大男孩诧异地抬起了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杨轶。

    “哎,我看你的店客人也不多,怎么还花那么多钱购置这么贵的东西?”卢大叔唠唠叨叨的,为杨轶担心了起来。

    这些邻居都是很普通的当地老百姓,嘴碎了点,喜欢家里长、家里短地闲侃,但实际上每一个人心地都很好,平时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吆喝一声,也没有人推辞。

    杨轶跟卢大叔说几句话后,便回到了店里,他打扫一下刚才搬钢琴时候留下来的脚印和灰尘。

    而曦曦则是好奇心爆棚,自己爬上了真皮小凳子,先是打量了一番黑白相间的琴键,然后伸出一只小手,按了起来。

    “咚咚咚……哆哆哆……”

    不同的琴键按下去,都有不一样的声音呢!

    曦曦就好像发现了一个全新的好玩具,乐不开交的摸索了起来。

    这时候,门外出现了一个人,他朝店里头探了一下头,然后轻轻唤了一声:“老板,你好!”

    杨轶拿着拖把从后头走了过来,远远地说道:“不好意思,今天店里弄点东西,没有开业,你看招牌都没挂出去呢!”

    但走近了,杨轶才看到,是刚才卢大叔修车铺的那个长发年轻人。

    “老板,不好意思,我不是要喝咖啡,打扰您几分钟。”长发年轻人看着有如黑塔一般高大的杨轶有些局促,但还是鼓起勇气说道,“我叫林幕安,是一个自由音乐人……”

    林幕安,嗯,听着很普通的普通话发音,杨轶大概能分辨出,对方应该是粤省人。当然不是港城人,港城的年轻人是不会来内地谋生活的。

    杨轶打量了一下林幕安,他觉得对方这个有点窘迫的模样,不太像是明星,音乐人有很多种,高大上的,当明星的,郁郁不得志混迹在酒吧的,还有天桥底下卖唱的,喜欢音乐、把音乐当成自己的生命的其实都可以叫做音乐人!

    林幕安应该是第三种,随后他的介绍中,也交代了,他现在是一个酒吧的驻唱。

    “你想要什么?”杨轶有些不解地问道。

    “不好意思,我是想请问,您这里缺不缺一个钢琴师?就是专门弹曲子给客人听的,咖啡店一般都会有,让店里的气氛更加浓厚。我会弹钢琴,也可以唱歌……”林幕安努力地推销着自己。

    然而,杨轶并没有想招一个钢琴师的意思,他买钢琴,更多还是自娱自乐。

    所以,他抱歉地笑了笑,说道:“你刚才也听到自行车修理铺的老板说了,我这个咖啡店,其实客人一天下来没几个,就没必要再请一个钢琴师了。”

    “那好吧……”林幕安很失望,但还是有风度地向杨轶鞠了鞠躬,说道,“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看着林幕安离开的背影,杨轶有点怔怔出神。

    好像忘了什么?

    噢,对了,忘记了那句话:“请说出你的故事……”

    好吧,开个玩笑,杨轶确实没有在店里请一个钢琴师的想法。

    (注1:关于钢琴名字的来历,小寒查了一下,有两种说法,一种就是杨轶说的这种,还有一种可能是在民国时候,钢琴原本叫洋琴,但当时教育部门想统一一种叫法,想从琴的制作材料入手,但又觉得木琴太土,所以就叫钢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