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大清洗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1.html
    亚纳耶夫遭遇刺杀的事情让原本就暗流涌动的苏联政局遭遇了不小的波动,苏联当局可没法接受两天之内失去两位最高领导人的噩耗。但所幸的是子弹只是贴着亚纳耶夫的肩膀飞了过去,所以他仅仅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而已。就连包扎的医生都在惊叹这一枪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当然也不会有人知道那位袭击的枪手是格鲁乌最优秀的狙击手,为了这一次看似即兴而起的刺杀预演了十几遍。

    而苏共最高领导人的受伤让戒严的士兵有了光明正大驱逐示威人群的理由,原本就组织涣散没什么战斗力的民众在经过亚纳耶夫钢铁强人式的演讲之后早就失去了斗志,在手持防暴盾牌的警察进行清场的时候立马鸟雀兽散。等到白宫门口人尽散去之后,叶利钦的尸体才被格鲁乌的刺杀者抬了出来,秘密运往医院太平间。

    然后在当天下午,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畏罪自杀的新闻在电视屏幕上反复循环的播放,并宣称苏维埃不会放过叶利钦和他的企图摧毁国家的同党。部分与叶利钦有过秘密交易的政治盟友见到这一条新闻,绝望的拿出手枪,塞进自己的嘴里。

    对他们而言,自杀与被克格勃逮捕,他们宁愿选择前者。

    然而还是有不少崇尚西式民主自由的知识分子对这次被誉为人民的胜利的消息面露鄙夷,不屑的说了声呸。只是这些还在做着民主自由春秋大梦的苍蝇们不知道凛冬将至的大难临头。到时候他们才会发现,关进克格勃第五局的特种精神病院比起他们遭遇的折磨,完全是一种夏日假期的享受。

    亚纳耶夫心情愉悦的坐在病床上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新闻,戒严才经历了短短的半天,莫斯科市中心已经基本上安定了下来,除了某些地方还发生了小规模的冲突事件之外,其他的都恢复了往日的井然有序。那些原本准备发生的重大骚乱事件剧本,都随着叶利钦的死而变成无人知晓的秘密。

    亚纳耶夫的病房外面布置了克格勃的特工,这次的袭击者还没有逮到,所以他们一刻都不敢放松。真要亚纳耶夫有三长两短的话,最后一位领导人拯救苏维埃的领导人也彻底消失了。

    帕夫洛夫总理特地从克里姆林宫赶过来慰问苏维埃最高领导人,他正坐在亚纳耶夫的身边,作为紧急状态委员会的组织者,帕夫洛夫对亚纳耶夫的身体健康状况尤其关注。当他走进病房看见亚纳耶夫红润的脸色以及朝他友好的打招呼的时候,帕夫洛夫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落下来了。

    亚纳耶夫扬了扬缠住肩膀的白色纱布,笑着说道,“真不知道那位枪手枪法是真的这么差劲,还是说他已经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帕夫洛夫也跟着笑了笑,但他随即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孔,说道,“我们是时候应该要讨论一下苏维埃的未来了,亚纳耶夫总书记。”

    帕夫洛夫已经将亚纳耶夫的称呼从副总统变成了总书记,亚纳耶夫巧妙的捕捉下他的表情。

    “戈尔巴乔夫糟糕的改革将苏联的经济带入深渊,我们要废止戈尔巴乔夫所有的政治和经济改革方案,敲定出新的方案来阻止这一切。当然,改革并非一拍大腿就能一蹴而就。我分析了一下戈尔巴乔夫失败的案例。”总理帕夫洛夫听起来像是要跟亚纳耶夫好好上一课的样子,于是亚纳耶夫也就装作洗耳恭听的样子。

    “戈尔巴乔夫在政治上搞多党制和议会政治这是苏联社会主义制度走向衰落的深层原因。因为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在本质上只能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无产阶级专政是什么?它是由最后一个剥削阶级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达到无产阶级社会即共产主义社会的过渡。戈尔巴乔夫连社会主义道路这一最基本、最核心的原则都放弃了。而且他在经济上搞私有化。还是试图以乞求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经济援助为条件的私有化,要从根本上改变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我的上帝,这种愚蠢的做法简直摇了我们的经济根基。”

    帕夫洛夫基本上将戈尔巴乔夫改革出现的问题总结了一遍,既然苏联的问题出自经济,亚纳耶夫也就不介意自己将课本上学到的东西依葫芦画瓢的再说一遍。

    “既然提到了经济我也想再多说一点。”亚纳耶夫组织了一下语言,慢慢说道,“1900年开始,苏联经济领域就出现了严重困难,这次经济危机,可以说是处于战后最困难的时期。经济增长速度大幅度下降。国民收入和工业产值的增长速度之之前的同期相比,几乎下降了一半,如国民收入由4.7%降到2.4%。而到今年开始,我们的经济状态更加糟糕,社会总产值下降百分之二,国民收入下降百分之四,劳动生产率下降百分之三。虽然我们都意识到了体制僵化会带来严重的后果,然而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和戈尔巴乔夫都只是在试图进行修补,没有从根本上触及经济问题的根源。”

    “所以?”帕夫洛夫眼前一亮,看来亚纳耶夫心中早就盘算好了改革的策略。

    亚纳耶夫摆摆手,示意帕夫洛夫想听自己说完,“消费品严重短缺,市场供应极其紧张。部分报告指出,现只有5%的产品供应是充足的,其余95%的产品实际上处于短缺状态。与居民生活密切相关的食品供应更为紧张,在211种食品中,就有188种实行票证供应制度。这难道不是我们我们国家领导人的过错吗?当然,在经济方面我不是特别在行,所以只能指出一些问题,具体的方法还要交给那些专业的经济人员。”

    “但是在去年开始我们就实行了一系列的经济调整政策措施,例如国民急需的工业产品增长速度要超过国家所需重型工业产品的12.4倍,对物质生产领域的投资要比1989年减少120亿卢布,而将增加对农工综合体、轻工业、日常生活服务领域的投资,仅对农工综合体的投资将增加80亿卢布。加强农业建设,今后除了广泛推行租赁承包制外,要对农业投资进行结构性调整,重点增加农产品加工部门和储存设备的现代化方面。”帕夫洛夫将政府的文件措施一字不差的说了出来。

    “但是这些改革措施不少都是非常性的紧急措施,苏联经济形势不可能发生大的变化,调整和紧缩政策大体上要到1995年才产生明显效果。因为不少调整措施短期难以奏效,如经济结构的调整有个过程。而且政府还要收缩开支,降低军费开支在总开支上的比重。”说到这里亚纳耶夫挠了挠头,戈尔巴乔夫甩给自己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军队对戈尔巴乔夫的压缩军费已经是怨声载道了,假如自己再继续下去还真不保会有人效仿政变。但是不压缩军费的话,继续为苏维埃钢铁洪流支付一笔庞大的维修保养费用也是让人头疼的一件事。

    “你的意思是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还需要继续裁军?”帕夫洛夫皱了皱眉头,“现在苏联到处都不安定,我们需要一支军队来维护安定。”

    帕夫洛夫说到这里,亚纳耶夫才幡然醒悟,原来戈尔巴乔夫留给自己的不光是烂摊子,密集的空洞里头时不时会钻出一条色彩斑斓的毒蛇朝自己吐着猩红的舌头。现在每一件事都是十万火急,迫不及待,但自己唯一能做的,却是只能徐徐图之。

    亚纳耶夫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个不算是好主意,但却能暂时解决军队军费问题的饮鸩止渴的方式。

    “或许,我们可以学旁边的国家,让军队经商自筹部分军费?”亚纳耶夫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根据国情,苏联的军队经商只能以外贸的形式存在,而其中涉及到的见不得光的灰色收入又是另一要解决的棘手问题。

    “军队经商?”带着错愕的表情,帕夫洛夫有点搞不懂亚纳耶夫的想法,“这是在让我们国家暴力机器向西方资本主义看齐?”

    “不是,军队经商可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这件事情还不急,我们还要跟国防部长亚佐夫和陆军部的瓦伦尼科夫将军商讨一下,不过现在我倒是想到一个可以主持经济改革的最佳人选。”亚纳耶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