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 密谋
    (三更之第二更)

    说起来杜达耶夫才是车臣最委屈的领导人之一,毕竟他是车臣各位领袖中的异类。■杜达耶夫是一名典型的无神论者,对所谓的伊斯兰的教义也没什么兴趣,只是为了利用瓦-哈比教派的极端-教义动圣战,以求达到车臣的目的。

    所以他看起来比任何一个瓦?哈比还要像瓦?哈比,但是骨子里却是纯正的异教徒。不过杜达耶夫的做法显然是吃力不讨好,因为世俗教派向来与极端教义不和,就算因为外敌当前被迫联合,但是私底下两个教派冲突不断,而杜达耶夫的妥协和退让更是让两派之间的冲突越来越频繁。从战场坑队友到私下的械斗,就连杜达耶夫也对哈?瓦比派开始头疼了起来。

    但是圣战必须进行下去,所以杜达耶夫必须选择牺牲离经叛道的卡德罗夫,来稳定人心。他甚至想默许瓦哈比派侵吞掉卡德罗夫的势力,来壮大车臣分裂主义势力的力量,一个团结统一又骁勇善战的派-系是他不二选择。▼●..▼

    杜达耶夫的饮鸩止渴,自然受到瓦哈比派系的热烈欢迎,他们勾结在一起策划如何对付卡德罗夫。杜达耶夫甚至从前线召回自己的亲信马斯哈多夫,说服他联合瓦哈比派系来执行一次软禁的行动。

    毕竟卡德罗夫是车臣世界的精神领袖,他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处死卡德罗夫,到时候造成的苏菲教派反弹将会让车臣的局势更加的恶劣。

    从前线被召回的副总统马斯哈多夫带着一脸的犹豫前往杜达耶夫的办公室,自从苏联军队宣战以来,车臣武装力量就没有在前线有过重大的捷报,几乎都是刚刚取得一丝的小胜利,就被苏联军队的空中打击抹消的一干二净。他们将地空协同作战挥到了极致,俄军刚刚早已袭击,机枪阵地还没守稳,后脚就遭到了战斗机的空袭打击。

    连苏联提出的口号也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只要车臣不投降。留地不留人。

    而且这个口号也得到了贯彻和执行,苏联军队所过之处几乎就没见过活着的车臣俘虏,只有一地的残骸,还有集中掩埋的尸体。●●●▼■

    马斯哈多夫摇摇头。将这些消极的念头抛到脑后,想着接下来怎么面对杜达耶夫,走到门前的他先将武器交给驻守的士兵,然后敲了敲门,等待杜达耶夫的传唤。

    里面的杜达耶夫说道。“请进来吧,马斯哈多夫。”

    马斯哈多夫推门进去,他有些意外的看见杜达耶夫居然没有站在沙盘前参考局势,而是一脸茫然的坐在沙上呆。当他看到马斯哈多夫之后,杜达耶夫挤出一个笑容说道,“马斯哈多夫,我的朋友,最近怎么样了?”

    杜达耶夫开口第一句不是他最关心前线战事如何,而是说最近怎样了。马斯哈多夫内心隐约感到一阵不安,这种反常的问候让马斯哈多夫提高了警惕心。

    马斯哈多夫拉了张椅子坐下来。▼见对方没有反应才说道,“我最近过的还好,哦,对了,杜达耶夫总统,你刚才是怎么知道进来的人是我的?”

    “哈哈,我的朋友,也就只有你一个人才会恪守礼仪的敲门啊,不像某些人啊,目无遵纪。哼。”杜达耶夫的一语双关,更加证明了马斯哈多夫内心的疑虑,心想接下来他应该有秘密事件要找自己商讨,还是不好的那种。

    “马斯哈多夫。我问你一个问题。”杜达耶夫双手插在口袋里,他不等马斯哈多夫的回答,直接说道,“你觉得我们的总参谋长卡德罗夫是一个怎样的人?”

    “呃?怎样的人?”马斯哈多夫愣了一下,他悄悄的观察着脸部表情变化,想了一会儿才给出一个笼统的。不带个人看法和感情的回答,“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好的战士,伊斯兰世界的中坚力量,车臣人民的精神领袖。”

    “唔,车臣世界的中坚力量啊,那假如这个中坚力量失去了控制,我们应该怎么办?假如他调转了枪口成为俄国人的走狗,我们应该怎么办?这个问题,马斯哈多夫副总统有考虑过吗?”杜达耶夫望着马斯哈多夫,逼迫他做出一个选择。..◆

    马斯哈多夫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终于出现了,他在心里默默的想到,难道世俗派和极端教义之间的矛盾真的爆了吗?杜达耶夫这明显是逼迫我站队啊。他谨慎的回答,“我觉得杜达耶夫总统应该以大局为重,不要见得风就是雨,挑拨离间的人不少,或许他们也有自己的目的呢……”

    “够了,马斯哈多夫,我不需要听到这样模棱两可的回答,我只需要知道,你愿意做还是不愿意做?”杜达耶夫又强调了一边。

    气氛变得异常的沉默和可怕,马斯哈多夫第一次感到办公室的温度比室外的严冬还要寒冷,考虑了许久他才慢慢的回答,“是的,我愿意做。”

    马斯哈多夫软弱的性格最终让他选择了妥协,在瓦哈比派系的威逼利诱面前,他别无他法。毕竟马斯哈多夫只是名义上的总指挥,士兵真正愿意效忠的,是那些各自的派系势力。简单来讲,此时点像日本江户时代的藩国,下面的大大小小军队头目效忠于实际军队掌权者,各大教派军队,而各大教派军队则效忠于马斯哈多夫这位“幕府将军”。

    没有真正武装力量的马斯哈多夫此时心情别提有多郁闷了。

    “很好,我的朋友。”杜达耶夫喜形于色,他拍拍马斯哈多夫的肩膀说道,“我很高兴你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车臣人民不会忘记你的决定。”

    “呵呵。”马斯哈多夫无力的笑了笑,他抬头望向窗外的天空,也不知道自己以大局为重的此举是正确还是错误,他回过头问杜达耶夫,“你打算几时动手?这种在于迅而不是迟缓,拖得越久被敌人反杀的可能性越高。”

    杜达耶夫小声的说道,“行动就在今晚,我之所以让你表态是因为马斯哈多夫你掌握着总统卫队,这是一支不可小觑的武装力量,我不允许今晚行动出现闪失。”

    马斯哈多夫恍然大悟,原来杜达耶夫担忧的事情就在这里,要是自己的总统卫队出了差错,那可是比抓捕行动失败还要要人命的。假如马斯哈多夫当时拒绝了杜达耶夫的请求的话……

    他的眼神无意中瞥见了那支藏放在角落里的霰-弹枪,顿时冷汗直流,原来杜达耶夫早就做好了灭口的准备,一旦他选择拒绝,自己恐怕不能活着走出这道门了吧。

    “还有一件事,马斯哈多夫。”杜达耶夫从衣架上取下了蓝灰色的大衣穿上,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准备出门,“你的总统卫队今晚的管辖权归我,你在我的房间里好好休息一下吧。明天起来,一切都会结束的。”

    杜达耶夫说完这句话,提起了角落里的霰-弹枪,也没跟马斯哈多夫解释一句就拿着它出了门,随着那一声关门的声响,空荡的办公室内就只有马斯哈多夫一个人来回踱步的声音。他无奈的向着杜达耶夫离开的方向说道,“这算是软禁吗?软禁了卡德罗夫,你就能光明正大的取代他的武装力量了吗?别忘了啊杜达耶夫,卡德罗夫的儿子拉姆赞?卡德罗夫也不是一个善茬呢。”

    可惜对方再也听不到他这句忠告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