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 高加索的狼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17.html
    ps:  问了下春季沙龙没我份啊,看来和2神去日本旅行的愿望落空了tot

    (第三更完毕)

    “我的父亲,听说杜达耶夫他们对你开始有些不满了?还在办公室吵了起来?”艾哈迈德?卡德罗夫的儿子拉姆赞?卡德罗夫,也就是小卡德罗夫一进门,就看见父亲沉闷无比的脸。●●●▼■他走到父亲的对面,坐下来关切的询问道。

    尽管小卡德罗夫才十六岁,但高加索人争强好斗的凶狠性格在这时期就已经凸显了出来,不但自己组织起一支武装力量,还经常参与车臣战争的背后游击,搞得苏联军队一脸灰。卡德罗夫非但不管束他,还鼓励自己的儿子继续展壮大,对他来讲,一个强硬的继承人总比一个软弱的子嗣要强得多,儿子不强硬,怎么压下军队中一帮趾高气扬的前辈。别到时候自己百年归西了,卡德罗夫领导的武装力量立马分崩离析。

    “是啊。”卡德罗夫叹一口气,他托着下巴向自己的儿子解释道,“杜达耶夫继续吸收外来的瓦-哈比势力,企图让他们组建成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这对于车臣来讲未必是一件好事啊,儿子。■”

    “准确点来讲,对我们苏菲教派更加不是一件好事,不是么父亲。”小卡德罗夫虽然年轻,但并不意味着他不懂事,对于父亲与各大派系之间的尔虞我诈,小卡德罗夫从小就耳濡目染,对于政治,他的远光磨练的比卡德罗夫更加的深远。

    “呵呵,我的孩子你长大了,终于能看出倪端了。”卡德罗夫欣慰的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头,他继续说道,“现在我要想方设法的阻止继续收纳瓦哈比教派的战士,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中东的那些王室货色心里在打什么主意。这里是车臣,不是阿拉伯半岛。”

    “但是我的父亲,你这样做的话,无异于将自己推向刀尖。”小卡德罗夫叹了一口气。他分析道,“你这么做只会引起瓦哈比教派的不满,这些丧心病狂的家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或许你跟杜达耶夫吵完架之后他就开始准备对你的刺杀也不一定。”

    “刺杀?我的儿子你想多了。一旦身为精神领袖的我死了,你知道会在车臣引多大的动荡吗?”卡德罗夫哈哈大笑,心想自己的儿子在政治上还有些稚嫩啊。■应该多多跟在自己的身边学一学,看一看如何斡旋在敌人和同盟之间。

    “不,你不会死,父亲。他们会软禁你,然后利用苏菲教派的军队去跟苏联军队互耗,等到苏菲教派的人差不多死光的时候,他们瓦哈比就能在车臣内部壮大。这样一来,你还会说杜达耶夫对你的软禁没有效果吗?”小卡德罗夫反问道。

    这一次卡德罗夫就笑不出来了,他闭上眼睛慢慢的思考了一下,自己儿子说的话并无道理。只要他们效忠的领袖被人控制,世俗化势力就只能被人牵着鼻子走,退一万步讲自己真的选择慷慨牺牲,只剩下十六岁的儿子也未必能压住军队中的那些老油条,自己的部队分崩离析被人逐个击破,不也是同样的结局么?

    计中计,局中局,卡德罗夫现在才现自己想的太理所当然了,囚禁自己能获得一个统一的战线,他们为何不选择铤而走险呢?

    手心握紧的茶渐渐的凉了。卡德罗夫将他放在一边,摆出严肃的神情向自己的儿子请教这个严肃的问题,“那么我的孩子,如果你是我的话。◆◆●应该怎么做?”

    小卡德罗夫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辞去总参谋长的职务,然后离开这里,越快越好,说不定他们已经着手准备袭击了。我们可以撤回部队驻守领地,然后表中立声明。至于支不支持车臣我们尽量压下不说,之后就可以坐山观虎斗。”

    “一旦极端教义势力的人死的差不多了,我们就跟苏联军队谈判。他们需要一个代理人稳定局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莫斯科那边因为经济不景气的缘故早就想着收手了,这样我们就能在谈判桌上获得极大的主动权,对于我们派系,还有车臣的未来,苏联政府,都是一个共赢的局面,当然最终吃亏的就只有那些极端教义而已。”

    “万一最终车臣赢了,而苏联军队输了呢?”卡德罗夫呵呵问道。

    小卡德罗夫冷冷一笑,“从达吉斯坦被灭掉的两千八百人就可以看出车臣在苏联面前毫无胜算,假如那帮乌合之众真的赢得了,那么我们就投靠莫斯科,告诉苏联政府只要你们帮助我,我们就可以建立起一个亲苏政权,分裂车臣。●●●▼■车臣要,但没说要成一个,还是两个车臣。有这样的好处,你相信苏联政府不会帮我们吗?莫斯科的领导人巴不得看见一个整天内耗的车臣,他们做梦都会笑出声吧。”

    小卡德罗夫将杜达耶夫他们的每一步都算计在内,让卡德罗夫第一次对自己儿子有一种刮目相看的想法,他习惯性的拍着儿子的头,笑着说道,“我的孩子,将来你一定会成为一个比父亲更加优秀的枭雄。”

    卡德罗夫不知道还能不能看见自己儿子接过手中家业的那一天,不过小卡德罗夫在未来会获得一个让所有极端分子都忌惮的称号,高加索强人。

    “我这就下去吩咐警卫队提高警惕,对了,父亲,如果你许可的话,我想做一个局。”小卡德罗夫说道,“一个让极端-教-派们彻底无话可说的局。”

    “什么局?”卡德罗夫有些警惕的问道,他有些担心儿子不成熟会坏了大事。

    小卡德罗夫捏了捏父亲的肩膀,笑着说道,“别紧张,我的父亲。我不是预测杜达耶夫会动偷袭软禁你吗?那么我们就让武装分子来偷袭我们好了,然后就一网打尽。真出了这事,杜达耶夫该怎么像车臣人民解释?总统要刺杀精神领袖?到时候的我们派系的反弹还会更加的激烈。如果说他没来刺杀,就当我们玩了一个游戏咯。”

    “你这个家伙。”卡德罗夫无可奈何的说道,“你怎么知道他们哪天回来袭击我,莫非我要天天提心吊胆的埋伏过日子?”

    “这种事情宜短不宜长。”小卡德罗夫伸了个懒腰,“最早会在今晚吧,最迟也不会过十天。出其不意才能达到效果。”

    “我问你,要是真的他们派人来袭击我,你会对这些刺客怎么做?”卡德罗夫这次想试探一下儿子的决心。

    “警卫长。”小卡德罗夫朝着门口喊了一声,跟随自己父亲多年的警卫长走了进来,恭敬的问道,“长官,请问有什么可以效劳的。”

    “吩咐下去,加强这几天我父亲宅邸的警戒,因为很可能会有人进行突袭。你将警卫力量集合起来,把我的父亲秘密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小卡德罗夫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一下,“如果真的有人动袭击,除了留下几个口舌其他全部击毙,并且将脑袋砍下来送给杜达耶夫。吃了这个亏之后,想必杜达耶夫也没有借口再次朝你下手了。这个买卖还是非常划算的,父亲。”

    “还有,我要让所有的人知道,苏菲派是温和,但不代表我们不敢杀人。”

    “警卫长,我说的,你都听明白了吗?”小卡德罗夫偏过头,平静的问道,在他眼中吃饭和杀人就像生理-需求一样平常。

    “明白!”警卫长回复道。

    卡德罗夫第一次用欣赏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儿子,他才十六岁,表现出来的强硬,智慧,敏锐的政治目光已经远远的越了自己日渐老朽的身躯和脑袋,假如他真的成为了车臣的领导人,这个国家会怎么样?

    卡德罗夫开始期待接下来的事态会朝着怎样有趣的方向展。

    这一天,那头隐忍已久的高加索之狼终于露出了狰狞的獠牙。(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