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郭子意开口,杨轶便暗暗点点头,这个声音,确实是适合唱这首歌,也不辜负他将人家的歌名从《中学时代》改成《大学时代》。

    丁湘也忍不住轻轻地摇晃起了脑袋,当时杨轶给郭子意写这首歌和教他唱的时候,丁湘也在场,不过对音乐兴趣不浓的她并没有很关注,现在才发现原来也这么好听。

    人毕竟是一个虚荣的动物,杜媛蕾也不能免俗,虽然她不喜欢郭子意,也打心里讨厌这种当众对她表白的行径,但当郭子意唱起这首歌的时候,杜媛蕾也不由地有些心跳加速。

    当然,前提是在她不看着小胖子,光支棱起耳朵听歌的时候……

    其实她也不是没听过郭子意唱这首歌,前面两次彩排,郭子意都有唱过,但问题是那时候郭子意可没有说这首歌是唱给她的!

    有了这层关系,这首歌听起来滋味就有些不一样了。

    “躲在墙角里偷偷地……哭泣……”

    谁哭过了?杜媛蕾听到这一段,不由地哼了一声。

    说得一点都不对!她自认为是一个坚强的女人,不,应该说是女王,怎么可以哭泣?还躲在墙角?

    好吧,或许刚刚走进大学校门那时候,杜媛蕾还会为一些委屈的事情哭泣,但后来,在经历了失败的感情和复杂的影视工作之后,杜媛蕾明白了一个道理“别低头,王冠会掉,别哭泣,坏人会笑”!

    所以,谁会哭呢?

    “我忧郁的你……有谁会懂你……”

    想什么呢?唱这首歌的人,是一个挺恶心的胖子!杜媛蕾强迫自己甩掉脑袋里那些早已经随上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一起消失掉的感觉,专注去听歌。

    “爱是什么……我不知道……我不懂永远……我不懂自己……”

    并不知道自己其实早就被划入了不可能的范畴里,郭子意依然沉醉在这首歌中,他犹如咏唱一般,用一种空灵地声音唱着爱情,这歌词,唱得有点令人心碎。

    在场的新生有些或许还不觉得什么,但有过经历的,还有很多前来围观的老生们,心里头都不是滋味,感觉郭子意唱出了他们的心声。

    爱是什么呢?

    它能像最初的海誓山盟一样,一直牵手到永远吗?

    不能……

    所以,我们觉得我们爱了,我们知道什么是爱了,实际上,我们什么都不懂……

    这一段循环唱着,郭子意的舞台表现能力显然比汤开泰差一些,即便他不怯场,但认真唱起歌的时候,也没有跟观众互动的念头,只顾埋头弹唱。

    可是这也真挚的歌声,最容易打动人。

    “把百合日记……藏在书包,我纯真的你……”

    唱到了尾声,郭子意按照杨轶的曲谱,在这里用一个扫弦让旋律戛然而止。

    就好像真的把爱情收了起来,仿佛整个世界里,就只剩下了他沉重的歌声。

    “我生命中的唯一……”

    随着唯一的哼出,似乎又重新回到一切的开头一样,前奏那个循环的旋律再次响起。

    仿佛,爱情还是有重新回来,有重新开始一样……

    只不过还是结束了,最后一个循环重重扣下,体育场也只剩下了琴弦微微颤动的余音。

    一曲终了,场下的同学们还意犹未尽,就好像千里川树那个节目一样,观众席再次掀起了安可的浪潮,这可不常见。

    郭子意将吉他背到身后,又恢复了他原本嬉皮笑脸的样子,仿佛刚才唱歌时候专注而且深沉的不是他一样。

    “不安可了,安可我也没有第二首歌唱给杜大导演啊!”他嘿嘿笑着,帮主持人安抚大家的情绪。

    “那再唱一遍,这首歌好听!”台下的学生们也笑了,有些家伙起哄道。

    “那可不行,我这是给杜媛蕾师姐唱的,元气已经耗尽,要是大家想听,以后在校园电视台看重播或者买杜师姐她们制作的晚会光盘吧!”郭子意指了指正在通过摇臂摆下来的摄影机,笑道。

    其实校方还是需要向版权协会支付费用的,在晚会上唱别人的歌,只要不是盈利性质,这倒没有问题,但假如学校将晚会过程制作成光盘售卖出去,校方就得向版权协会付费,从而确保词曲作者的权益。

    即便是郭子意给出了别的办法,但学生们还是没有放过他,还好主持人上来解围,他们介绍下一个节目是由秦雯表演的单人舞蹈,急着想要看美女、看明星的观众们才停止了起哄。

    看着郭子意临走前还不忘向台下杜媛蕾的方向比心,杨轶微微摇了摇头,他笑着跟丁湘说道:“今天闹了这么一出,郭子意今后恐怕是要成为校园风云人物了吧?”

    丁湘叹息一声:“我都有点后悔给他出这个主意了。”

    “为啥?”

    “怕他明天走在路上被人揍!”丁湘偷笑。

    杨轶哑然失笑,他都不知道平时挺认真正经的丁湘还有这搞怪的一面。

    这时候,在爸爸怀里舒服地靠着的曦曦拉了拉爸爸的衣襟,嘟着小嘴问道:“粑粑,郭蜀黍唱得好好听,为什么他们不让郭蜀黍唱呀?”

    “不是不让他唱,而是因为还有别的节目啊!郭叔叔他唱完一首就可以了。”杨轶说道。

    “那别的又不好看,粑粑,我们回家好不好?我困了。”小家伙揉了揉眼睛,糯糯地在爸爸怀里说道。

    “几点了?”杨轶自问自答,他看了一下手表,“都快十点了?”

    “对呀,曦曦还要听故事睡觉呢!”曦曦拉过爸爸的手,手指头在爸爸的手表上戳了戳。

    杨轶也有离开的意思,他跟丁湘说道:“曦曦还没洗澡,然后晚上外头也冷了起来,我就不看了,先带她回去,你是接着看完,还是一起离开?”

    丁湘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台上那个跳舞的小明星,她还是选择跟杨轶一起走,虽然她是回宿舍。

    其实她还是想看的,但娱乐对于现在的丁湘来说,是一个奢侈品。

    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享受,回去之后,还得洗澡洗衣服,然后还要复习功课,明天又得早起上课、去咖啡店上班。

    就好像郭子意刚才唱的那样“爱是什么,我不知道”,丁湘也是这样,爱情或许会伤害到杜媛蕾这样的理想主义的女孩,但很难伤害到她,因为丁湘也没有时间去思考爱情。

    先努力赚钱,让奶奶能有钱治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