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雷日科夫
    戒严时期莫斯科城实施了宵禁,过了晚上七点整原本熙攘的街道便安静了下来,偶尔能看到手持卡拉什尼科夫步枪的士兵在街道上来回巡逻,防止一些暴乱分子趁着夜幕的掩护进行破坏活动。之前莫斯科市内已经有一些建筑遭到不明人士的袭击,他们甚至焚毁车辆。与此同时,被誉为苏维埃的剑与盾的克格勃特工,内务部秘密警察正在全城大肆搜捕叶利钦的支持者,苏维埃最高领导人被刺杀,让他们有了光明正大抓捕那些人的理由。企图引发骚乱,让这些人彻底推向人民对立的一面。

    某幢房子里厚重的窗帘被稍稍挪开了一点,屋内明亮的灯光通过仅存的缝隙照亮了昏暗无光的街道,一双带着惊恐神情的小眼睛正透过窗帘缝隙打量着外面黑暗世界的上一举一动,用惴惴不安的目光观望着这个国家的未来。

    明亮的光柱驱散黑暗的氛围,一辆汽车从那双眼睛面前驶过,向更深的黑暗驶去,像一艘在迷雾中偏离航道的巨轮,微亮的灯光照耀着前方阴暗凶险的水域,指引苏维埃的前进方向。

    此时坐在车里的尼古拉·伊万诺维奇·雷日科夫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心情复杂过,从今天早上电视机里收听到戈尔巴乔夫不能担任苏共总书记的新闻,到下午叶利钦总统畏罪自杀的消息,再到傍晚新任苏共总书记亚纳耶夫受到叶利钦支持者的刺杀,苏联人民一天的心情就像云霄飞车一样大起大落,小心脏一点也承受不起。

    不过听到叶利钦死了,雷日科夫还是很开心的,被俄罗斯总统挤兑的他不止一次在私下场合评价叶利钦是苏维埃的送葬者。并称呼他为“亲手摧毁帝国的卑鄙小人”。

    而雷日科夫却在准备洗漱睡觉之前意外收到了亚纳耶夫总书记的邀请,应邀前往莫斯科医院。派来接送雷日科夫的只有一个沉默不言的司机。所以雷日科夫现在也满肚子的疑问,猜测亚纳耶夫到底想要干什么。

    回想一下自己在半年前刚刚结束的政治生涯,除了得罪了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之外,没有半点的收获。所以他才会在戈尔巴乔夫放弃自己的《政府纲领》之后,愤愤不平的辞去了部长会议主席的职务。

    所以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倒台之后,他的机会又重新回来了吗?雷日科夫在心中猜测着亚纳耶夫召见他的可能性,重新任命他担任经济部长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司机转过头,对陷入沉思的雷日科夫说道,“雷日科夫同志,我们到医院了。”

    “哦,好。”回过神来的雷日科夫抬起头,看见庭院里站满了克格勃的特工,那些打量他的眼神就在审视嫌疑犯一样盯得雷日科夫浑身不自在。总书记的安保级别已经到了最高,任何人在他们眼中,都是可疑的人物。

    下车之后负责最高领导人保护工作的克格勃第九局局长普列汉诺夫迎了上来,他握着雷日科夫的手寒暄道,“好久不见了,雷日科夫同志。自从你辞去部长会议主席的职位之后,我就没再见过你了,最近过得怎样?”

    “不太好,我的身体就跟这个国家的现状一样糟糕。”雷日科夫跟普列汉诺夫不太熟悉,只好敷衍的说道,“我要去见亚纳耶夫总书记,还请普列汉诺夫同志带路。”

    “当然,这边走。”普列汉诺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经过短暂的寒暄之后,雷日科夫就跟着普列汉诺夫前往戒备更加森严的二楼,推门而入的瞬间里面的场面却让雷日科夫稍稍有点发愣,不单单亚纳耶夫,就连帕夫洛夫也在。

    “你来了,雷日科夫同志,来先坐。”亚纳耶夫热情的雷日科夫打招呼。满腹疑问的雷日科夫坐在亚纳耶夫身边,关切的询问了一下他的伤势。亚纳耶夫一边笑着说自己并无大碍,一边打量着这位苏联经济最后拯救者的模样。如果不是戈尔巴乔夫搞出来的500天计划,按照雷日科夫的《政府纲领》,苏联的经济根基根本不会以一种难看的方式迅速腐朽干净。苏联解体之后雷日科夫一直混的不怎么样,只能靠写苏联解体的回忆录来缅怀曾经辉煌的岁月,以及一个逝去的红色帝国。

    “总书记和总理召见我有什么重要事情吗?”雷日科夫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亚纳耶夫开门见山直接说道,“我们政治局准备废除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所谓的五百天计划,重新重用你的《政府纲领》,但愿我们现在还来得及做这件事情,补救戈尔巴乔夫做过的蠢事。”

    在此之前,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达成协议,成立一个由总统顾问委员会成员沙塔林院士为首的专家小组,在俄罗斯500天计划的基础上,制定全苏向市场经济过渡的500天计划,即《向市场过渡——构想和纲领》。1990年9月上旬,小组提交了这个计划,规定苏联沿着私有化、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在17个月里“实现剧烈的改革”,至少70%的工业企业实现私有化,转变为联合股份公司,同时鼓励大规模外资进入,在私人商业银行和所谓“市场保障”的基础上建立新的金融体制。它的全称为“沙塔林-亚夫林斯基500天计划”。

    当那些鼓吹私有制的蠢货都在为这个计划欢呼喝彩的时候,只有雷日科夫清醒的意识到将会发生怎样可怕的灾难,但他却无力阻止,因为舆论和政府,全部站在了叶利钦身边,没人愿意为他讲话。所以雷日科夫只能选择用辞职来沉默抗议。

    帕夫洛夫接过亚纳耶夫的话,对雷日科夫说道,“所以你将会担任苏联经济部长的职务,来推行你谨慎变革的计划,对此,雷日科夫同志有什么意见要提吗?”

    “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听到总理说的话,雷日科夫决定以退为进,争取更多的主动权,“改革是风险极大的做法,很多措施都会带来难以预料的后果,所以我所需要的是绝对的保证权,保证我做任何措施都不会受到高层或者其他人的影响。而最重要的一点,我一个无权无职的人,怎么就到中央去担任经济部部长了呢?”

    亚纳耶夫和帕夫洛夫相视一笑,异口同声的说道,“这是政治局成员一致的决定,由你来担任经济部部长。”

    “你们这样说,会不会给人一种钦定的感觉?”雷日科夫小声的嘀咕道。

    见他还不安心,亚纳耶夫只能苦笑不得的保证道,“担任经济部长只是暂时的,之后我们还会对你进行职务上的调动。今天只是先跟你透露一下消息,具体情况的讨论改天会议另外安排。而且我保证你的改革措施会落实到位,现在不是戈尔巴乔夫说话的时代了,1990年9月,你曾看着祖国母亲因为一帮蠢货和别有用心的人坠入深渊而无能为力,但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选择义无反顾的去救她吗?”

    “我当然会。”

    听到亚纳耶夫的话,雷日科夫抬起头望着他,眼神比1990年9月的那次绝望的会议上显得更加明亮,更加坚定。

    (话说大家对波罗的海三国闹分家的困局有什么建议么?除了军事行动之外的政治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