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时间悄悄地过去,眨眼便来到了金色的十月。江城传媒大学没有瓜果飘香,但也有落英缤纷,飒爽的秋风吹落了遍地灿烂的金黄,勾起了不少学子浪漫的情思。

    这个季节,有人表白,有人爱恋,有人失恋,但这些都跟杨轶无关。

    杨轶只知道,这是一个拍照的好季节!

    趁着某个周末,他兴致勃勃地端起了单反相机,让曦曦踩着干脆的落叶,在江传美丽的校道上拍了许多有着漂亮景深的人物照。

    虽然不是胶片相机,没办法自己弄个暗房将照片冲洗出来,但杨轶还是特地花大价钱购置了一个大机器,用专业的相片纸打印出这些数码格式照片。

    自从丁湘接手了咖啡店之后,杨轶玩这些小玩意的时间就有了,不仅跟以前那样,他会打印出可以放进家庭相册的巴掌大小的高光照片,现在他还玩起了高端的大尺寸照片。

    用的是专业无光泽的照片纸打印,虽然还是彩色的,但有明显的颗粒感,艺术气息很浓。

    这些照片纸很贵,杨轶只是挑好看的打印了一些,用特制的实木相框、透明玻璃裱起来,或者用支架放在自己的书桌上,或者用钉子挂在家里的墙上。

    他还特别挑了一个最得意的——那是曦曦在金色的落叶背景中抬头,望着旁边树上跳过的小动物有点小吃惊,这个可爱的侧脸被爸爸抓拍了下来——拿到了楼下的咖啡店,就摆在自己的专属卡座旁边的架子上。

    跟着

    有相熟的客人询问,杨轶便不无得意地告诉对方:“这是我的女儿,照片还是我拍的,对,就是江传的那个小坡上拍的……”

    咖啡店的生意倒是渐渐地进入了一个平稳期。

    毕竟受到位置的影响,加上咖啡对大部分中国学生来说也只是一个新鲜玩意,体验一下倒还可以,没有多少人愿意每天花几十块钱来喝一杯昂贵的现磨咖啡。

    更不用说咖啡店刚刚推出的新品,烘焙制作的纸杯蛋糕。

    在杨轶的启发下,丁湘放弃了工艺复杂的布丁、千层蛋糕,转而研制样式繁多但制作过程简单方便的纸杯蛋糕。

    纸杯蛋糕可以一次性做完所有的材料,然后倒入多个纸杯中,一起放进烤箱里烘焙,随后只需要放凉之后挤上奶油,插入草莓切片或者其他水果,便可以制作完成。

    然而,即便是纸杯蛋糕的推出,让咖啡店的收入有了略微的提高,但咖啡店的客人并没有实现增长,这让丁湘有一点小沮丧。

    纸杯蛋糕倒不是卖不完,每天晚上郭子意这个吃货都会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将剩下卖不出去的纸杯蛋糕全部买了下来,当夜宵吃,丁湘不想卖都不行!

    但问题不是纸杯蛋糕的销量,丁湘是想要咖啡店的人气进一步增长啊!

    杨轶没有干涉,也没有安慰丁湘,他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却任由丁湘自己发挥和想办法。

    咖啡店的生意好坏,杨轶其实一点也不在意,他倒是很有兴趣看到丁湘的成长和变化。

    就好像人类学的老师在做一个关于猕猴的课题一样,一个机会塞到了这样一个曾经生活拮据、每天要为三餐奔波、与别人交流眼里都带着一丝自卑的女孩的手上,她又会创造出怎么样的奇迹呢?

    杨轶不得而知,但他觉得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下去,会很有意思。

    所以,当丁湘跟他沮丧地表示:“每天来的客人我都全部认识,甚至还能叫出名字,连着一个星期都没有看到有新客人出现……”

    杨轶是笑而不语的。

    过去的一个星期其实也不是没有新客人上门,昨天就有这么两个人,对于丁湘而言,他们是新客,但对于杨轶和这家咖啡店而言是老客……丁湘不把他们算在里面。

    千里川树!

    这两个人是来辞行的。

    卢小树和缪川跟学校申请了保留学籍的休学,然后准备前往湘南去他们签约的娱乐经纪公司报道。

    可是不知道为啥,他们走的前一天想起了杨轶,这个他们只是有过一面之交的咖啡店店长。

    两个人便带着他们的吉他,和身上不多的零花钱来到咖啡店,点了最贵的咖啡,跟丁湘新推出的纸杯蛋糕。

    “老板,我们这次来,是想感谢你,感谢你当初在我们还对自己选择的道路有点迷茫的时候,给予的鼓励,还有感谢你对我们的歌,给予的指点。”还是卢小树开口,缪川在一边点头。

    “两位言重了!”杨轶才不觉得自己跟对方说的那么重要,他笑着摆摆手,说道,“当时你们不是已经通过商演,赚到了自己第一笔收入吗?其实你们只是对自己的容貌不太有信心,但内心深处,不都早就坚定了走这条路的决心吗?我的话,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卢小树和缪川知道,杨轶在钱方面不太在意,而且他们也没有办法在钱上面给予杨轶一些回报,这样也落了下乘。

    所以,这次他们来,也带来了他们修改后的代表作《我在北方的冬天想她》,想要唱给杨轶听。

    “这是我们修改后的版本,也是因为老板你的指导,我们才得以用这首歌打动了星探,才有了现在成为艺人的机会,所以我们走之前,希望能给你演唱一下这首歌,让你听听在你指导后,旋律变得更纯粹的歌曲……”

    卢小树和缪川不知道杨轶其实那天新生晚会便已经听过他们的歌,不过,杨轶也没有点破,抬手示意他们唱吧!

    “我迷失在北方的冬天,游走在无边的荒野,望着飞走几行鸿雁,想她……那回不来的容颜……”卢小树的那苍茫干净的歌声糅合着缪川的和声,在咖啡店里悠悠地回荡。

    此刻咖啡店客人零星几个,空荡的咖啡店仿佛自带了环绕音,不插电的演唱竟然唱出了录音棚的效果,丁湘也忍不住停下了手中的滤壶,倾听起来。

    “不要问我何时才能,跨过山河跨过草原,来到你的身边……因为那,就是今天……”

    跟《大学时代》差不多,尾奏是单纯的一段旋律循环,声音渐渐变小,直到最后拨动琴弦的无名指也停了下来。

    千里川树走了,就好像他们的歌唱的那样,跨过山河,他们将会去往另一个地方,开始他们新的音乐征程。

    杨轶不太看好他们休学加入经纪公司,也不看好他们还未经过多少磨练便直接投身歌坛、娱乐圈的发展前景,但他并没有出言提醒,毕竟对方已经签约,而且壮志踌躇。

    第一次见面是相识,第二次见面或许已经算得上是朋友。

    那么,祝福你们吧,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