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春田幼儿园的课程很有意思,老师们并不是一昧地进行填鸭式的教育,她们更加注重对孩子能力的启迪。

    就好像前两周学写字,老师们教完笔划的写法之后,便让每个小朋友自己回去和爸爸妈妈一起研究自己名字的写法。

    就是这种探索,让小朋友们体会到那些文字的构造,以后不需要老师再去一个字、一个字地教,他们自己都懂得如何通过模仿而学会写出其他的字。

    当然,这个学写字的课程也仅仅是浅尝辄止,这半大的孩子还不适合整天趴在书桌上爬格子,老师们在启发了他们基本的写字能力之后,又开始了其他更加有趣的课程。

    比如这星期才开始的手工课,虽然是为了启发孩子们的动手能力而开设的,但深受孩子们的欢迎,曦曦就特别喜欢,几乎每天刚从幼儿园回来,又开始盼着明天去幼儿园……

    在擅长各种手工制作的申老师带领下,曦曦和其他孩子们仿佛就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天地。

    第一天,曦曦带回来的是红色纸片叠成的心,这个还被可恶的爸爸“剽窃”——杨轶拍成照片发给墨菲,还不告诉墨菲是曦曦叠的!

    第二天,曦曦再带回来的是一个大大的卡纸,上面用粘着的彩色碎纸,和水彩笔一起构造出树木和花朵的图案。

    第三天,曦曦带回来跟爸爸和暂时住过来的妈妈一起玩的,是申老师教她们用两个纸杯子和一条棉线制作的手工电话,不明白其中原理的曦曦还乐不开交地要给妈妈展示神奇的悄悄话技巧呢!

    第四天……

    也便是昨天,终于到了周末,申老师在课堂上给孩子们演示,然后还把说明书给孩子们带回去,并给孩子和家长们布置了一个亲子作业:爸爸妈妈跟小宝贝要一起利用家里废弃的布料来制作一个布偶娃娃!

    也得亏了是这个小任务,不然大周末的,曦曦恐怕又要缠着爸爸说想去幼儿园跟申老师一起玩。

    墨三岁倒是对曦曦这个手工作业很感兴趣,昨天晚上便兴致勃勃地准备起了材料。

    她翻出了以前杨轶给曦曦买了却因为曦曦不是一岁小孩而用不上的围嘴。那是百分之百纯棉布质,摸起来很舒服,而且是淡粉色,色彩纯净淡雅,适合用来做娃娃。

    至于填塞用的棉絮,墨菲不想用医用棉花,很坏地直接拆开杨轶的枕头掏了一把出来。她还偷笑地跑过来问杨轶知不知道她这团棉花哪里弄来的?

    没办法,杨轶只能家法伺候……

    没有枕头,这天晚上,他们俩就只能真正地做到同床共枕——杨轶睡墨菲的枕头、墨菲睡杨轶的身上……咳咳!

    值得一提的是,杨轶家里没有缝缝补补用的针线,他虽然是一个内心能绣花的文艺杀手,但他并没有真的会绣花。

    蜘蛛侠、海扁王自己会给自己做衣服,但杨轶并不会……平时衣服破了,丢掉换一件便是,哪有想过自己缝补?

    所以他的枕头没法补好,第二天还得找地方买针线给墨菲跟曦曦做手工。

    去哪儿买缝补用的针线杨轶还真不知道,还好有生活节俭、衣服破了缝缝补补继续穿的丁湘可以咨询。

    “杨大哥,你还是曦曦的衣服破了?拿给我吧,我回宿舍补好了给你带回来。”趁着周末客人多,早早来开店的丁湘好心地想帮杨轶省钱,“不用再买针线,你又用不上,多浪费啊?”

    知道杨轶买针线的真正用途之后,丁湘又想把自己的针线拿来给杨轶,但杨轶婉拒了这个好心的姑娘。

    他不要针,也不要线,他就想知道哪里卖针线……

    一顿折腾,杨轶下午才买回了墨菲想要的针盒、粉红色的线,还有他的新枕头。

    ……

    终于可以开始做手工娃娃了,杨轶看着一脸兴奋的墨三岁,好心地提醒一下她:“墨菲,你可不能自己一个人把全部的工序都做了,这是亲子作业,你得让曦曦也参与进来。”

    早早地蹲在一边,一直渴望地看着的小姑娘连忙点头,她眨着大眼睛说道:“麻麻,我也想玩。”

    不仅是曦曦想玩,看到这一团团棉絮,三个小猫都翘起了尾巴,饶有兴趣地在旁边兜兜转转,一边看着主人们的反应,一边寻找着机会混进来摸上一爪子。

    但墨菲很警惕地将它们赶开,她摊开了说明书,一步步地指下来,说道:“曦曦当然要参与进来,不过曦曦,麻麻跟你说,你可不能碰针,缝补的工作,必须麻麻或者粑粑来做,你给麻麻打下手,帮麻麻的忙,好不好?”

    “好!”曦曦高兴地应了一声,不管做什么,只要能参与进来就好。

    “我就不用了吧?我帮你们赶猫。”杨轶连忙摆手。

    穿针引线,那不是姑娘们跟东方不败才玩的事嘛?

    对付小灰、哆哆、小乖它们还是有办法的,杨轶翻出了前几天买的猫薄荷玩偶。其实也就是小型玩偶里面塞了装有猫薄荷的袋子,正好一套三个,杨轶都丢了出去。

    刚刚丢出去的时候,几个小英短们还没有留意,只有好动的小灰扭头去张望了一眼,但似乎那个的吸引力没有棉絮团来的大!

    但鼻子灵敏的哆哆好像闻到了什么,它撒着欢快的小步伐跑到离它最近的小玩偶那,嗅了嗅。

    顿时,哆哆的两个猫瞳都从细缝变成了大圆珠。“喵呜”一声,哆哆两个爪子扑了上去,然后啃咬起来。

    也不像是对待阶级敌人,哆哆啃咬了一番,又扭着身子,用大圆脸的每一个部位用力地蹭着猫薄荷玩偶。

    不到一会儿,三个猫薄荷玩偶都找到了各自的对象,然后被它们的对象惨无猫道地一顿蹂躏,那污秽的场面,简直不忍直视。

    不管怎么说,这三只小家伙暂时是没有精力来打扰杨轶他们了。

    但墨菲还是给杨轶安排了任务。

    “不行,申老师说了,要爸爸妈妈跟小朋友一起来制作这个布偶娃娃,杨轶你怎么可以不做作业呢?”墨菲看着杨轶慌乱的样子,吃吃地笑着,说道,“来,你把这个围嘴拿去,裁掉边缘的疙瘩。”

    杨轶只好也坐了下来,还好只是使剪刀,跟刀有关的东西,他倒是能玩得来,抓着中心,剪刀刺溜地走了一圈,边缘凸起的部分尽数被裁剪了出来,只留下一张椭圆形的布块。

    墨菲也没有闲着,她将棉絮给搓成一条条的样子,曦曦也有样学样地帮忙,然后按照申老师的说明书的图示,一条条的摞在一块,最后卷成一个结实又好看的圆球。

    “有点太大了,申老师说直径三厘米左右,咱们这个大了一些,不过没关系,咱们做大一点的布偶娃娃!”墨菲跟正在好奇地戳着圆球的曦曦笑道。

    “好呀,做一个大大的,我喜欢大的娃娃!”曦曦开心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