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胜利的红旗在飘扬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25.html
    (第一更,等下还有两更一起放上)

    格罗兹尼的地狱之火燃烧到第二天的中午才慢慢的息止,整座城市的大部分地区变成了黑色的废墟,困守在城市里面的武装人员也在这场大火中丧生不少。之后武装部队依旧采用su-25强击机和迷-24直升机掩护推进的方式,残余的武装人员根本阻拦不了苏联军队的推进。他们很快就包围了车臣的总统府。

    马斯哈多夫所率领的最后的一部分正规军还有总统卫队成员上阵坚守,这里是车臣的最后一处据点,他们无路可退,无处可逃。苏军胜利的旗帜已经飘扬在总统府几百米之外的地方,对于他们来讲,既清晰,又刺眼。

    苏军的政委高高的站在废墟之下,向着士兵大声喊道,“同志们,装甲部队碾碎了每一个敢抵抗我们意志的恐怖分子,前面就是叛军最后的据点,车臣总统府。他们企图负隅顽抗,拒绝投降,攻陷这座最后的要塞,杀死他们!”

    苏军依靠着街道两边的建筑废墟作为掩护,开始了推进式的进攻,这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掌控着绝对制空权的苏军可以呼叫空中支援进行打击,总统府上布置的火力据点被su-25强击机用航炮扫成了蜂窝煤。

    当外围的火力据点被清扫干净之后,按耐不住的士兵端起枪,从四面八方向总统府的方向冲击,如果有人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话,就会发现这幅由装甲车。坦克部队。还有喊着乌拉进攻的士兵组成的画面。宛如1945年进攻柏林国会大厦声势浩大的场景。

    “冲啊!”

    在强大的钢铁洪流面前,最后的车臣恐怖分子连投降的机会都没有,那些车臣人刚举起枪想要投降,就直接被士兵击毙,没有半点手软。因为政委向士兵们下达了一道命令,除了杜达耶夫和马斯哈多夫之外,全部处决,不留俘虏。

    用这种杀一儆百的做法。告诉那些高加索地区蠢蠢欲动的伊斯兰教极端分子,这就是你们企图分裂国家的下场。

    总统府办公室内,杜达耶夫脸色苍白,他望着窗外铺天盖地的苏军士兵,心中未曾如何绝望过。他拒绝了马斯哈多夫的突围和潜逃,表示自己要跟车臣总统府誓死存亡。

    “马斯哈多夫,你逃出去之后到车臣北部山区地区,巴萨耶夫之前发来一条消息,说他没被炸死,带领着一小股残余的武装力量躲藏在那里。你去投靠他。为车臣的再次崛起积蓄力量,还有。为我复仇。”在马斯哈多夫临走之前,杜达耶夫交代了最后的事情,他表示自己不在了,马斯哈多夫必须担任起继续为车臣独立奋斗的重任。

    在格罗兹尼沦陷开始之际,临危受命的马斯哈多夫伪装成苏军潜逃了出去,只剩下杜达耶夫一个人坐镇车臣总统府稳定军心。

    走廊上传来了激烈交火的声音,车臣武装分子的惨叫声,苏军进攻的呼喊,以及时不时传来手雷的爆炸,震得天花板抖落一地的灰尘。杜达耶夫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座位上,等待苏军的前来。

    总统府的门被踹开,士兵们冲进总统办公室,将枪口对准了杜达耶夫。他慢慢的举起手,在一群杀红了眼的士兵面前笑着说道,“小伙子,轻松点。我并没有武器。”

    与此同时,象征着苏维埃的红旗也飘扬在总统府楼上,声势浩荡的车臣独立战争历时两个月,最终以苏联军队的大获全胜为终结。

    攻陷车臣总统府,俘虏了杜达耶夫的消息传到莫斯科,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这场该死的战争终于结束了。只有亚纳耶夫一个人听到消息的时候眉头微皱,因为总统府被攻陷的时候只有杜达耶夫一个人,而马斯哈多夫却不知去向。

    “看来事情还没有结束啊。”亚纳耶夫掐灭了烟头,他拿起电话拨通了克留奇科夫同志的号码,叮嘱最近这段时间一定要留意莫斯科危险品的动向,尤其是要注意流入市内的白糖,因为当年巴萨耶夫就是将炸药掺入白糖之中混进莫斯科,造成了轰动一时的地铁爆炸案件。

    虽然克留奇科夫有些疑问,但他还是忠实的去执行亚纳耶夫发布的命令,加强莫斯科的安保,以及苏联国内的监控。如果说之前内务部和克格勃是苏联控制人民的恐怖手段,那么在亚纳耶夫手中,这两个曾经臭名昭著的组织就变成了维护国家和人民利益的盾牌与利剑。

    车臣战争结束了,但是车臣的局势远远没有结束。除了继续歼灭剩余各个城市的武装力量,同时还要考虑如何划分新的蛋糕。毕竟卡德罗夫两父子也在注视着中央的一举一动,因为战争之后他们就是整个车臣领土上势力最大的武装力量了。

    与此同时,红旗飘扬在车臣总统府上的照片和亚纳耶夫在军队进发前的慷慨演说的照片并列在一起,登上了莫斯科报纸的头条。随军记者精准抓拍到的亚纳耶夫如同列宁同志在演说时的伟岸身影一样,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最高领导人的气魄。就连标题的内容也暗含着讽刺海湾战争的意味。

    《我们的领袖在最危险的前线鼓励战士,别国的领导人躲在安全后方聊天喝咖啡》。

    这一切的宣传攻势都要归功于一直苦心孤诣为亚纳耶夫塑造钢铁与亲民形象的宣传部长苏尔科夫。

    战争结束之后第一件紧要的事情,就是对反动叛乱的人进行审判。几乎在亚纳耶夫宣布战争刚结束几天,苏维埃最高法院迎来了两位特别的犯人,格鲁吉亚前总统兹维亚德还有车臣武装力量领导人杜达耶夫。这几乎是一个没有任何悬念的审判,除了西方报纸会将他们鼓吹成为自由而献身的英雄之外,苏联的报纸无一例外痛斥他们分裂祖国的行为。

    除了最高法院判处兹维亚德和杜达耶夫之外,其他地区同样将那些鼓吹自由的知识分子送上了法庭,但他们没有一个人因为言论自由而获罪,都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被判处了监禁。

    将他们和杜达耶夫同一天判刑也是亚纳耶夫释放的政治信号,这里是苏联,是无产阶级人民的世界,鼓吹邪恶资本主义控制国家的异端邪说都要受到制裁和惩罚!

    最终在确凿的证据之下,兹维亚德和杜达耶夫两人以发动战争,制造非人道主义屠杀叛国等罪名判处终身监禁在西伯利亚的沃尔库塔的监狱之中,这座专门用来对待特殊犯人的监狱这是亚纳耶夫特地为自由派们准备的礼物,政治犯人和鼓吹西方自由的知识分子都会被投放到这里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洗礼,还有挖煤的教育。

    而且亚纳耶夫还将这些跳梁小丑人物的生平资料摆在桌面上,仔细的看过他们的“光荣履历”之后感慨果然天下的公知都是一个货色,这些人表面上为了自由大义凛然的慷慨赴死模样,实际上却是满肚子男盗女娼的货色。

    既然如此,那么亚纳耶夫也决定跟这群人开的一个黑色幽默的玩笑,不是整天喊着关心劳动人民疾苦么?那你们就先体会一下最底层人民的辛苦吧。同志们,西伯利亚的煤矿需要你们,赶紧去为祖国做出贡献吧。

    这是一次小规模的政治清洗,那些鼓吹自由的,分裂祖国的家伙们,统统给发配到我西伯利亚挖煤,我会让你们后悔当初分裂祖国的行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