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林幕安的请求,让杨轶有些意料不到的。而且想起这家伙上次登门也是想要应聘店里的钢琴师,杨轶蓦然有种“我把你当客人,你竟然想弹我的琴”的奇怪感觉……

    看到杨轶错愕的表情,林幕安还以为自己没戏了,但他还是想要努力地再争取一下:“老板,只是弹一曲,就一曲。我保证一定会小心,不会很用力,也不会损坏您的钢琴。”

    收回那个奇怪的念头,杨轶看了一眼林幕安身后的女生,差不多明白了他的想法。

    “店里的钢琴本来摆出来就是给人弹的,不过我这边有一个小规矩,你既然要在我的店里演奏,那就得拿出一点真本事,如果我觉得弹得好了,你和你女朋友的两杯咖啡,我请了。”杨轶微微地笑道。

    “不过要是表现不佳,你不仅要为这两杯咖啡买单,还要在店里再买一份纸杯蛋糕,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杨轶这番话,自然不是要为难有些拮据的林幕安。

    刚才林幕安跟女朋友的对话,杨轶虽然没有插嘴,但都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他知道林幕安的经济状况,估计跟当初的千里川树两个人比起来都好不到哪里去。

    杨轶能给千里川树一个展现自我的机会,自然也会给林幕安机会,至于所谓的条件和奖励,只不过是杨轶故意给他的激励和馈赠。

    当初这个家伙都有勇气应聘店里的钢琴师,应该不至于是一个水货吧?

    杨轶的话,让林幕安大喜过望,连忙点头。

    他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甚至都没有详细地问杨轶的判断标准,便握着拳头,激动地说道:“老板,谢谢您,谢谢!”

    林幕安转身回去那边跟女朋友嘀咕了几句,那个女生也没有再驳男友的面子,只是脸红红地在一边的卡座上坐了下来。

    这个间隙,抓着抹布的丁湘走到吧台,她疑惑不解地询问杨轶,声音压低下来:“杨大哥,我们店里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规矩?我好像不记得了!”

    这个姑娘还以为自己记错了,掏出兜里的小笔记本,一脸认真地准备记下杨轶的语录。

    杨轶看着哑然失笑,他对丁湘轻轻地说了两个字:“今天。”

    那边林幕安安顿好女朋友之后,向杨轶微微鞠了一躬,便坐到了钢琴前面。

    只见他修长的手指轻轻落下,开始了他的弹奏,虽然有向杨轶证明自己的斗志,但更多的,他是想给他的女朋友表演。

    在钢琴叮咚悦耳的声音里,杨轶眉头轻轻一挑,这个前奏他便听了出来,林幕安并不是要跟简亦繁那样弹奏纯音乐啊!

    突出协和性的旋律,大胆和随意的声部,这显然是流行音乐的前奏。

    在明快的前奏放缓之后,林幕安柔声唱了起来:“他一向能自控,不会失控……”(注1)

    是粤语!

    而且杨轶发现这是一首没有听过的歌,他来了兴致,挑挑眉头,认真地听了起来。

    林幕安的女朋友早在前奏起来的时候,便认出了这首歌,她微微有些激动地用双手捂住了嘴巴,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用心地弹着钢琴和唱歌的林幕安。

    现在店里唯一听不懂粤语、听不懂林幕安唱什么的估计只有丁湘一个,但丁湘也是认真地听着,专注地看着钢琴前的林幕安。

    以前她也看过林幕安的表演,不过那是在酒吧,隔着复杂、喧闹的人墙。

    “但怕发恶梦爱侣对她不再好,沉睡在怀内,惊醒仍然在,伴你下世今生永难分开……”

    林幕安的嗓音很有特色,虽然音色只能算一般,但他的音域很宽,真假音切换得很随意,尤其是这首明显比普通男声歌曲高了几个调的歌依然能唱得自如。

    所以这应该是一首女声歌曲?

    杨轶大概有了一个判断。

    “即使凑巧遇你,天意真理,但每秒每日你予我千日回味……”说实话,这首歌前面的歌词写得不算好,意境有点偏压抑,不过,仿佛是在这里打了个九十度转弯,情意绵绵的歌词变得轻快起来。

    不愧是酒吧驻唱的歌手,杨轶觉得林幕安唱得确实不错,无论是温情脉脉,还是炽烈激情,这个大男孩都能很好地驾驭,而且一边弹,一边唱,声音里饱含着情感。

    “天黑特别难耐,烟花不懂再开,今晚不再想和你分开……”林幕安轻轻地弹着,但忽然手指用力,节奏加快,也提高了音调,唱道,“随意地叫一杯,白咖啡安心裹爱,糖甜是有他在,斋啡够味我心内……”

    杨轶莫名地乐了:这首歌怎么还跟咖啡有关啊?

    难怪要在咖啡店里唱!这环境,这气氛,要多合适有多合适!

    当然,杨轶知道这其实只是一个巧合,林幕安这小子显然看中的只有他的钢琴,没有咖啡……

    “愿你永记住我这固执,不悔改,如若被遗忘,甘心再悲哀,但痛亦痛得精彩,但我绝对不甘心割爱……”

    一首歌唱完,林幕安才从深情的弹唱中抬起头来。不知道是他还不够自信,还是自己的特点,在演唱的时候,他几乎是完全投入,换来了浓烈的情感在歌声中爆发,直到尾音结束,才能缓缓地从那个与歌共鸣的情绪中摆脱出来。

    林幕安这样的表演并非偶然,他在酒吧唱歌的时候也是如此,缺乏与观众的互动,所以即便他唱得好听,捧场的依然不多,更何况他唱的还是粤语歌!

    现在的弹唱,中间他也没有和女朋友的互动过,但幸亏是自己的女朋友,她也比较懂林幕安的习惯,所以从头到尾都很认真地听着,直到林幕安转过头来的时候,她才激动地脸色泛红,朝林幕安竖起两个大拇指。

    这样的互动也很简单,可是林幕安很受用,他咧开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说实话,这一幕对丁湘这个单身姑娘来说还是有点刺激的,毕竟虐狗了……

    而且像林幕安那样长相清秀的玉面郎君,还是比较受女孩子的喜欢。更何况林幕安还会弹琴唱歌,喜欢浪漫大于现实的女生都难免心生爱慕。

    不过,丁湘还是拎得清,现在的她哪里顾得上浪漫?工作和学习几乎就是她的一切!

    只见丁湘摇摇头笑了笑,便转身走进厕所,没一会儿她拎着重重的水桶出来,要到外头去擦窗子。

    听完歌,杨轶看着林幕安和他的女朋友,这两个说不出的般配的年轻男女在那里怒秀恩爱,他也摇了摇头,收回了眼神,投到了放置咖啡豆的架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