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林幕安的“表演”显然是得到了杨轶的认可,只见杨轶拿下来最里头的罐子里,小心地取出了两人分量的曼特宁咖啡豆。

    杨轶不是吝啬的人,但并不是随便谁来,他都会请对方喝曼特宁咖啡。不是因为这个他特别收藏的特制曼特宁咖啡豆昂贵,而是担心对方不懂得品尝,暴殄天物!

    但林幕安不一样,他和他女朋友的感情,让杨轶觉得有必要“祭出”曼特宁来。这个咖啡豆的酸味不浓,但很轻易能分辨出来,又有着馥郁的草本植物香味,不就跟他们的爱情一样吗?

    跟女朋友交代了几句,林幕安走了过来,忐忑不安地看着杨轶:“老板,请问我的弹唱,还行吗?”

    “你刚才唱的歌,挺好听的,是你原创的?叫什么名字?”杨轶没有直接回答,他专心地摆弄着他的器皿,在林幕安尴尬得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才问了一句。

    “不是。”林幕安连忙回答道,“这首歌叫《咖啡走糖》,是港城一个叫Virgo的歌手的歌,我的女朋友冉瑾她特别喜欢,所以就给她唱了一遍。”

    这样的名字,很好,很强大……

    《咖啡走糖》,走糖在港城有去糖、不加糖的意思。至于Virgo,杨轶都忍不住有点想笑,还有人用处女座的这个英文单词做名字的?

    当然,只是暗暗腹诽一下,杨轶还是记下了歌的名字,打算回头买来在店里放,让那些整天喝咖啡加大量糖的顾客也学习学习。

    眼瞧着气氛又要陷入了尴尬,还好杨轶将两杯刚刚冲好的咖啡端了上来,他微笑地看着林幕安说道:“这两杯咖啡,请你们喝的,唱得不错,继续加油,坚持下去!”

    后面那一句,杨轶当然是在鼓励林幕安。

    每一个酒吧驻唱,都有着一个走上真正舞台的梦想,林幕安应该也在追求着他的音乐梦想,就如同千里川树那两个男生一样,坚持下去,杨轶觉得林幕安也可以像千里川树一样成功。

    林幕安有些愕然,然后脸上浮出了一丝惊喜,他原本都已经准备掏钱买咖啡了。

    “谢谢老板!”林幕安欢喜地端着两杯咖啡,小心翼翼地挪回去,都迫不及待地要和女朋友报喜。

    林幕安的女朋友,那个叫冉瑾的姑娘,好奇地跟他询问了一些什么,然后,她又带着林幕安来到杨轶的面前。

    “老板,您好,请问一下这两杯咖啡多少钱?”冉瑾比起林幕安来说,待人处事就大方了许多,她推了推林幕安,然后轻声说道,“这年头做生意都不容易,您能够让幕安借用一下钢琴,我们已经很感激了,怎么还让您破费请我们喝咖啡?”

    林幕安也是掏出了钱包,就等杨轶说出数字,然后要掏钱。

    杨轶哑然失笑,他摆了摆手,说道:“什么钱不钱的?你们学生能有几个钱?这次我觉得跟林幕安比较投缘,请你们喝两杯咖啡,只是两杯咖啡而已,哪有什么破费的呢?”

    “您误会了,其实我们都毕业好几年了。”冉瑾连忙解释,“我在江传当辅导员,然后林幕安也有他的工作,并不是没有收入。”

    “对对,两杯咖啡我们还是能喝得起的!”林幕安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跟杨轶说道,“老板,您就收钱吧!”

    其实,这一张一百块钱,连他们桌子上一杯曼特宁都买不起……

    “好啦,好啦,你们有钱,等下次有机会再来店里消费。”杨轶笑着将那一百块钱塞回林幕安的手里,说道,“我请你们喝这两杯咖啡,也是店里的规矩,林幕安用他的歌声打动了我。”

    “别说那么多,林幕安,你跟我都是喜欢音乐的人,应该明白我的想法,咖啡有价,音乐无价,你给我和这家咖啡店带来了美妙的音乐,难道还不值得我请你们喝一杯咖啡吗?”杨轶说道,语气很坚定,不容拒绝。

    冉瑾不愧是做辅导员的,情商上要比林幕安高一些,她没有再执意给钱,而是让林幕安把钱收起来,然后感激地说道:“那就谢谢老板,我们下次再来消费,但可别再不收钱了!”

    “那当然,规矩只有一次!”杨轶耸了耸肩,微微地笑了起来。

    ……

    傍晚,墨菲跟墨晓娟送走了金英铭,墨晓娟舒舒服服地在沙发上伸了一个懒腰,慵懒地说道:“姐,总算是把这首歌给录完了,等这两天金老师把剩下的做完,公司那边也可以交差啦!上周都快催死我了!”

    墨菲看着自己的堂妹,眼神有些古怪,说道:“怎么?你又要请假?”

    “也不是要请假啦!我是看你这段时间不是都在忙着录歌吗?然后正好跟小艾住的地方还没备齐家具,想找个时间跟她逛逛街。放心吧!姐,我心底有数,绝对不会耽误你的事。”墨晓娟从沙发上爬起来,嘻嘻地笑道。

    然而,她看到了墨菲的眼神。

    心窍玲珑的墨晓娟看出了墨菲眼神里的揶揄,顿时心里头咯噔了一下。

    她按捺住狂跳的小心脏,小心翼翼地试探:“姐,你都知道了?”

    墨菲其实还想逗一下这妮子,但没想到她反应得这么快,便顺水推舟地点了点头。

    “咋知道的?”墨晓娟一脸尴尬地问道。

    “你说呢?”

    “姐夫?姐夫告诉你了?”墨晓娟还是很聪明的,她马上想到了关键。

    墨菲也不再掩藏,点了点头,然后没好气地说道:“你说你要弄这个工作室,怎么也不提前跟我商量?还绕过我去找杨轶要钱!难道我就没有钱给你吗?”

    墨菲的语气,嗔怪的成分要比责怪来得多,墨晓娟敏锐地察觉出她并没有特别生气,心里头的那块大石头终于可以落下,她把屁股挪到墨菲的身边,笑嘻嘻地说道:“好啦,好啦,姐你就别生气了!我这么做也是有苦衷的啊,要是直接跟你说,你哪里会同意嘛?”

    “你先宰后奏,我就会同意了?”墨菲反问。

    “当然不是这意思,我不是想跟姐夫慢慢做你的思想工作嘛?等合约结束,咱们再摊开跟玲姐说。”

    “那我要是跟玲姐续约了怎么办?你拿杨轶的钱,岂不是打水漂?”墨菲还是有些不高兴。

    “是是是,我考虑不周,是我的不对,我是个大笨蛋,姐你就不要生我的气了啦。”墨晓娟有点撒娇地扭了扭。

    墨菲也是拿这个遇到事情又开始装幼稚的家伙没办法,再加上她其实也并没有非常在意此事,墨晓娟一道歉,墨菲便放过了她。

    “下不为例,你做什么事情,要跟我先商量清楚!”墨菲敲了敲她的脑袋,说道。

    “是是是,我保证!”

    “还有,工作室的事情,你先不要跟玲姐说,我都还没想清楚要不要走。”墨菲最后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

    “是,等姐你想清楚了,我们再跟玲姐摊牌!”

    墨晓娟兴高采烈地将所有的要求都应承下来。

    这妮子,高兴的样子根本不像在认错。当然,她的高兴,可不是别的,而是为自己以后不用再绞尽脑汁想请假的借口而偷乐,以后可以光明正大地翘班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