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外交风波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29.html
    (第二更0

    美国驻苏联大使小杰克?f?马特洛克最讨厌的事情有两件,一是尝试口味如同工业酒精的伏特加,二是踏入克里姆林宫与苏联国家领导人见面。前者顶多让他胃里翻江倒海几天,但后者可是能让马特洛克做上好几天的噩梦。尤其是亚纳耶夫那双冰冷的眼眸,简直是能获得奥斯卡最佳反派角色奖的演员。以至于马特洛克看到报纸上亲民形象的亚纳耶夫时候常常会怀疑自己见到的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幸好这次遇见的是苏联对外部长塔司尼亚?谢瓦尔德纳泽,比起亚纳耶夫阴沉的脸色,表现的彬彬有礼和蔼可亲的谢瓦尔德纳泽倒是让马特洛克的紧张心情放松了不少。

    “你好,马特洛克大使,我是谢瓦尔德纳泽,苏联对外部长。”谢瓦尔德纳泽笑着跟他打招呼,笑意温和的模样让他紧张的内心放松了不少。有时马特洛克心中也会郁闷为什么

    “你好,谢瓦尔德纳泽部长,很高兴你能百忙之中抽空与我见面。”

    从椅子上坐下之后,美国驻苏联大使马特洛克表面跟谢瓦尔德纳泽客气的寒暄,心里盘算着等下要怎么向他开口问起那件事。毕竟华府方面交给他的任务就是尽可能的要回扣押在苏联的舰艇军官们。

    不过令马特洛克没有想到的是谢瓦尔德纳泽居然率先提起了美国潜艇的事情,“我收到你们发过来的求助,也就是关于美国巴顿鲁日号在北冰洋海域失事的事故。当然我们也第一时间动用了北海舰队的搜救艇去搜寻失事人员。幸运的是我们很快发现了失事潜艇的人员,并将他们带回了摩尔曼斯克,在他们你们的船员会得到完善的医疗救治。”

    说到这里,谢瓦尔德纳泽故意叹了一口气,马特洛克的心顿时紧张了起来。谢瓦尔德纳泽继续说道,“但是据我手中的报告指示,有好几名船员因为体质原因引发了感染性疾病,所以我们只能将你的船员隔绝起来进行治疗。等到所有人康复之后才能将他们交还给你们。”

    听到这里,马特洛克松了一口气,他连忙说道,“那么治疗需要多长时间?需要多久我才能迎接回我们的人?”

    “这个嘛……”谢瓦尔德纳泽故意挠挠头。说道,“可能,大概就是一个半月左右的时间吧,再加上一些后期的观察确认无误以后,把人真正交还给你们的时间是两个月左右吧。”

    “两个月?”马特洛克差点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尽量用一种平静的口吻问道,“你是认真的吗?谢瓦尔德纳泽部长。一个小小的病毒感染需要两个月的时间?”

    马特洛克潜台词是他不相信这个借口。

    谁都能看出你苏联在耍无赖,但马特洛克偏偏还不能戳穿这层纸。

    谢瓦尔德纳泽坐在办公桌后面,捧着一杯咖啡看着马特洛克阴晴不定的表情,心想我就喜欢你们美国人看不惯我又不能阻拦我建设社会主义伟大理想的模样。谢瓦尔德纳泽呵呵了一下,向马特洛克一本正经的胡扯道,“不是我们故意扣押你们的船员,马特洛克大使。你要知道北冰洋的细菌感染是非常致命的,在没有搞清是哪些病毒感染之前恕我不能将他们放走。这是对我们负责。同时也是对你们安全负责。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回头赖我们,这样有些不好吧。”

    马特洛克觉得自己血压有些升高,他向谢瓦尔德纳泽作出一个暂停的手势,坐在椅子上平复一下心情,“让我先冷静一下吧,谢瓦尔德纳泽部长。”

    “好吧,等你冷静下来了我们再继续谈下去吧。”第一轮的交锋以谢瓦尔德纳泽全胜结束。他一直等到马特洛克的神情渐渐的平复下来之后才示意对方要不要继续进行下去,毕竟马特洛克身体状况看起来好像不是那么理想。

    马特洛克点点头,说道,“当然。我提出一个条件,那就是让美国的医疗团队进入你们摩尔曼斯克救治我们的船员,这个要求不算过分了吧?”

    “还是不行啊。”谢瓦尔德纳泽表现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你知道的。他们现在可是在北海舰队的基地里进行治疗,一般来讲呢外人,尤其是对手吧,不能进驻到北海舰队的基地里,谁都不知道会不会混杂一些身份敏感特殊的人员。所以请见谅吧,马特洛克大使。”

    谁都知道谢瓦尔德纳泽说的特殊人员指的是美军的情报间谍。马特洛克有些头疼了。很明显苏联人在敷衍他,最终只能选择开门见山的问道,“那么我到底怎样做才能尽快见到被你们扣押的船员?”

    “注意你的用词,马特洛克大使。是援助,不是扣押。在外交用语方面一定要非常的谨慎,不然会引起外交风波的。”谢瓦尔德纳泽还是一副悲喜不变的温和模样,他说道,“我之前也说过了,除非最终确认了船员身体状况良好之外才能放人。”

    “反正在我们苏联,一切都会以谨慎为主。当船员真的没事之后,自然会归还你们。哦对了,还有在救援和治疗期间出现的一切费用都由美国政府支付,这是我们的条件。”

    马特洛克有些目瞪口呆,这还是不讲求经济效益,只追求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阵营吗?简直比华尔街的银行家们吸血还要狠毒。他立刻反驳道,“我希望谢瓦尔德纳泽部长可以搞清楚一件事,救援是人道主义的,不应该将利益或者个人情感因素带入谈判之中。”

    “哦,这样啊,那我就来数数因为你们的关系造成的损失好了。”谢瓦尔德纳泽一本正经的扳着手指说道,“第一,你们的巴顿鲁日号潜艇未经苏联政府的允许闯入我国海域,还造成了我们一艘塞拉级潜艇受损,这笔费用我们没找你们赔了吧?”

    “第二,为了救援你们的人员,我们出动了多艘驱逐舰和救援艇搜救你们的船员,还未你们提供了最好的治疗服务,但是马特洛克你作为一位外交人员,居然还只关心你们船员的事情,丝毫没有顾忌我们的感受。”

    “第三,你们潜入苏联海域,企图窃听我们情报的事情怎么算?对于这件事,我们可以正式抗议,甚至能光明正大扣押你们船员,给他们最差的待遇,而不是治疗好他们之后再将这群白眼狼还给你们。如果说我们为这群船员的健康负责是卑鄙行为的话,那么你们美国人所作所为是不是能用发指来形容了?”

    “简直就是一群狡猾的狐狸!”谢瓦尔德纳泽炮连珠式的发问让马特洛克无法招架,偏偏此时血压高的毛病又犯了。马特洛克下意识的想从衣兜里掏出掏出几颗药丸吞下去压压惊,但是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感然他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去,倒在了地板上。

    见此状况谢瓦尔德纳泽连忙呼叫医护人员进来,而逐渐失去意识的马特洛克望着天花板上镰刀锤子的共产主义标志,仿佛是对他无情的嘲讽,马特洛克有些无力的想到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要遭受这样的折磨。

    医护人员冲进谢瓦尔德纳泽的办公室,对马特洛克进行紧急救治。而始作俑者谢瓦尔德纳泽则假装无辜的站在一边,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马特洛克。

    “估计这位苏联驻美国大使要被调离了吧。”谢瓦尔德纳泽暗暗想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