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亲自上阵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30.html
    (第三更)

    “噗,你说什么?美国大使马特洛克被谢瓦尔德纳泽气的高血压倒地不起了?而且谢瓦尔德纳泽还假装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不好意思,先容我笑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吃着午餐的亚纳耶夫听到这个消息差点笑的将嘴里咀嚼的肉吐出去。

    大笑不止的他不禁摇摇头,只是让谢瓦尔德纳泽拖延时间,可没让他将人家大使气的送进医院啊。这下可好了,苏联对外部长成功的引发了一场外交风波,估计最后还得他亲自登门道歉。

    不过这种事情想想还是挺爽的,当然只能心中腹黑的想想,嘴上可不能说出来。

    被亚纳耶夫召集前来汇报事情经过的谢瓦尔德纳泽则表现得非常无辜。当他面对亚纳耶夫哭笑不得的样子,谢瓦尔德纳泽耸耸肩很无奈的说道,“我的确按照总书记的话去做啊,只不过马特洛克咄咄逼人的样子实在是有些烦,我就给了他一个小教训。谁知道马特洛克有身体上的疾病啊。”

    “好了好了,这件事也不是你的错,谢瓦尔德纳泽同志。”亚纳耶夫挥挥手,示意他不要太过在意,“美国方面的要求我们也大体上的了解了,马特洛克不过是一个试探性的前奏,真正的重头戏还在后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接下来的应该就是国务卿伊戈尔伯格过来与我们进行谈判了。美国人不会一味地服软,他们肯定会采取别的方式来要回自己的潜艇。对于他们来讲,攻击型核潜艇的秘密可是比人命要高贵得多啊。”

    亚纳耶夫放下餐具,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唇,然后慢慢说道,“损失一艘潜艇的官兵不过是黑色星期五,洛杉矶级核潜艇的技术秘密被我们发现才是噩梦。但布什却因为国内舆论的关系不得不忍痛先选择军事人员。啧啧啧,简直就是艰难抉择。”

    “不过接下来布什的抉择会变得更加的艰难呢。”亚纳耶夫勾起嘴角,忍不住想看看接下来布什会有怎样精彩的表情。

    几天之后,各大新闻报社一夜之间疯狂的转载了哥伦比亚电视公司旗下的报纸发布的独家新闻。据报道显示。一艘美国的核潜艇在苏联北极圈海域遭到事故而沉没,最终苏联军方救助了潜艇里的全体官兵。而美国方面却一直压制着舆论,不管不问,企图欺瞒大众。华莱士还特地将海上冻得瑟瑟发抖的潜艇官兵照片和他们在摩尔曼斯克海军基地喝着红酒品尝鲟鱼。与苏联水手联谊的照片摆放在一起,作为抨击政府的有力证据。其实就连华莱士也没注意到他顺带的帮苏联军队做了一次的正面形象的宣传。

    新闻的刊登引起了舆论的哗然,人们纷纷指责布什政府不顾士兵死活的态度。就连一直被压制的民主党也找到了攻击的借口,在总统大选之前的这几个月给共和党一次致命的打击。有了政坛人物的支持之后,报社就更加肆无忌惮的对共和党发起舆论攻击。

    白宫外挤满了示威的人群。抗议布什政府的残忍和不作为。他们的牌子上写着的话各有不同,但是都是同一个意思,我们的士兵要回家!

    有些报纸将之前亚纳耶夫从阿富汗找回战俘的事件和这次布什政府不作为救援联系在一起,并讽刺道自由的美利坚在人权方面的问题还赶不上天天被渲染成邪恶帝国的苏联。

    为此,布什差点气的倒地不起,一向口风严实的保密事件居然发生了这样泄露机密事件,现在亡羊补牢也来不及了,他越想越害怕,怕是这次的报道是苏联的精心安排,太平洋另一端的国家已经先他一步采取了打压措施。

    看来从北冰洋危机发生开始。美国就步步处于劣势状态,而苏联并没有放过打压美国的机会,甚至更加离谱的想要在总统选举之前,逼迫布什的领导人地位了。

    想到这里,布什总统真的有些慌了。

    与此同时,国务卿伊戈尔伯格踏上了莫斯科之旅,这是他第一次以美国代表的身份接替美国大使马特洛克与苏联人谈判。从谢瓦德纳泽尔与马特洛克的第一次交手可以看出对方并不是等闲之辈,起码外交官打太极那一套是玩的非常好。

    下了飞机之后,伊戈尔伯格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他先是去看望了静心养病的马特洛克大使。对方虽然遭受了沉重的打击。但还不至于到一蹶不振的态度,而对方良好的精神状态也让伊戈尔伯格稍稍安定了下来。

    马特洛克在病床前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伊戈尔伯格聊天,他笑着说自己终于可以逃离这个地狱了,这几个月来每一天他都过的非常煎熬。光是这段时间美苏之间发生的冲突就已经突破了去年的总和。

    “我从未这样的憔悴过,真的,伊戈尔伯格。”马特洛克叹了一口气,“我每天都会做恶梦,梦见因为美国和苏联发生冲突,然后我又成为最前锋的牺牲品。这种情况太累人了。”

    停顿了一下,马特洛克心有余悸的说道,“我再也不想面对亚纳耶夫了,他在我心中就是一位微笑的魔鬼和屠夫。那双震慑人心的眼神我只有在噩梦之中见过。”

    伊戈尔伯格削苹果的手停顿了下来,他抬起头问道,“真的有这么可怕吗?”

    “是的。”马特洛克点点头,“尤其是对待美国的外交官员方面,他似乎从来都是笑容中带着算计和阴谋的模样。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被他算计,这可是继斯大林之后,最难缠的苏联政府,没有之一。”

    伊戈尔伯格将削好的苹果放在马特洛克手中,笑着说道,“放心吧,苏联人在美国强大的国力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都会被击垮。”

    “唉,但愿如此吧。”马特洛克忧心忡忡的说道。

    看完了病床中的马特洛克之后,伊戈尔伯格就前往克里姆林宫与谢瓦尔德纳泽碰面,这次的会晤是秘密的,所以也就美苏双方才知道对方的到来。伊戈尔伯格轻车从简,只在几个护卫的陪同下来到克里姆林宫与谢瓦尔德纳泽碰面。

    当他被带到谢瓦尔德纳泽办公室的时候,伊戈尔伯格有些意外的发现除了坐在办公室的谢瓦尔德纳泽外,还有另外一个背对着他的男子一直望着窗外的风景,仿佛屋内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伊戈尔伯格大方的跟面前的谢瓦尔德纳泽握手,友好的说道,“你好,谢瓦尔德纳泽部长,我是美国国务卿伊戈尔伯格。”

    “你好,伊戈尔伯格国务卿,很高兴你能千里迢迢的赶来莫斯科。”谢瓦尔德纳泽说道。

    哪怕跟谢瓦尔德纳泽话说,伊戈尔伯格的注意力也时不时的投放到那位一直望着窗外风景的男子身上去,他最终按耐不住好奇心小声的问道,“那身边的那位是谁?”

    谢瓦尔德纳泽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倒是背影人物听到对方询问自己,回过头面对伊戈尔伯格,不过当对方与自己四目交接的凝视时,却让伊戈尔伯格愣了一下。

    深沉如水的眼眸中时不时的闪过一丝精光,浑身上下透露着一种非常神秘的气息,就像马特洛克所说的那样,这是他见过的最可怕最难以捉摸的苏联领导人。他没有赫鲁晓夫的固执,勃列日涅夫的自大和戈尔巴乔夫的愚蠢,智慧与狡黠的光环成功的抹消了那些鄙俗的气质。

    苏联最神秘的领导人,美国政府最可怕的对手。

    “你好,伊戈尔伯格国务卿,我是苏联总统,亚纳耶夫。”

    亚纳耶夫向伊戈尔伯格伸出一只手,微笑友好的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