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二章 整治叛徒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33.html
    (第二更完毕)

    与美国水手归国后受到英雄对待不同的是,雷缪斯舰长在风波结束之后遭到了内部部门的停职调查,理由是未经过上级同意私自用塞拉级潜艇撞击美国舰艇,导致潜艇受损,以至于海军需要花费一笔昂贵的维修费用。

    审讯室的灯光很昏暗,内部部门的那些家伙都跟这些昏暗的灯光一样透露出一股阴冷的气息,那些当雷缪斯舰长被政治部过来的人问到是否对所做出的行为感到后悔的时候,雷缪斯摇摇头,表示并不后悔。

    “这里是苏联海域,我绝对不允许美国人的舰艇在这里搜集我们的情报,一经发现,立马还击。”雷缪斯的回复依旧振振有词,他可是经历过七八十年代美苏冲突对峙高峰期的人物,什么样的风浪没有见识过。

    “但你别忘了,雷缪斯舰长。你是军人,军人一切行动都要服从上级的命令,你的私自行动对国家财产造成多大的损失你知道吗?”坐在最中间的男人推了一下眼镜,脸色阴沉的就像万年不化的寒冰。

    “你说这是政府财产?”雷缪斯冷笑一声,语带嘲讽的问道,“那我问你,军队再珍贵的财产,有国家的尊严重要?”

    “雷缪斯舰长,别转移话题。”审讯人员谢辽沙明显是不耐烦了,他抓着铅笔的手指了指雷缪斯的头,说道,“我再问你一次,你后不后悔你当初的行为。只要你承认了,就能从禁闭室里出来,不承认的话继续待在禁闭室内,直到你认错了为止。”

    “不好意思,我不后悔。”雷缪斯的回答铿锵有力,哪怕审讯室内在昏暗的灯光也遮掩不住他眼神里坚定而又璀璨的光芒。

    面对雷缪斯拒不服从的态度,谢辽沙有些恼羞成怒,他指着雷缪斯的鼻子狠狠的说道,“那你就继续在禁闭室里待着吧!我看你也是不想出来的了!”

    把雷缪斯送回禁闭室之后。谢辽沙返身回自己的办公室。在那里,自己的顶头上司,刚好来北方舰队考察的切尔那温正在等待着他的消息。

    切尔那温坐在他的座位上,把玩着手中的红星勋章。他连头都懒得抬起看对方一眼,直接发问道,“怎么样?雷缪斯同志还是不愿承认错误吗?”

    谢辽沙摇摇头,满脸遗憾的说道,“他坚决认为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这一点我们也感到很为难。在给我们一点时间,只要等到他心理承受防线完全崩溃之后,我们就可以逼迫他认错了。只要他认错,那么政府那边也不好意思做出什么褒奖的举动,长官,你的目的也达到了。”

    “哼。”切尔那温对审讯员的回复明显不满意,“我才不管他是挂满勋章的苏军英雄,还是北海舰队最优秀的舰长。总之这件事一定要逼迫他认错,不管用什么手段,知道吗?”

    切尔那温托着下巴。慢慢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在海军内部搞小动作,与亚纳耶夫政策阳奉阴违是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切尔那温憎恨亚纳耶夫的上台与改革,因为他毁掉了他多年的辛苦经营。

    让叶利钦同志掌握国家政权,而他顺利的成为新利益集团的一份子,在去年的八月份之前,似乎是板上钉钉的一件事情。只是这一切都随着叶利钦的死而烟消云散。

    “我知道了。”谢辽沙小声的回答,他一路恭送着切尔那温离开,想想当好海军总司令的忠实仆人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而雷缪斯被关禁闭的事件不知怎么的也同样传到了亚纳耶夫的耳中,与海军谨慎处理的态度不一样的是。亚纳耶夫有些恼火,之前巴伦之海手术刀事件也是因为苏联方面的谨慎而放弃了一个宣传自己军队形象的大好机会,他没想到再次面对这样大好宣传的机会,海军居然选择让雷缪斯关禁闭这么不可思议的奇葩处理方式。

    而作为智囊团的苏尔科夫提醒他。很明显我们的海军凝聚力不如牢牢操控在手中的陆军和空军,如果亚纳耶夫再放置不管的话,呵呵,恐怕接下来会呈现出野马脱缰的局面。

    也正是苏尔科夫的这句话,让亚纳耶夫终于开始腾出手来整治之前一直没有时间理睬的海军高层。他也不介意再政治大清洗,看不清时势的家伙应该退休了。而站错了队伍的家伙,应该去向列宁谢罪了。

    亚纳耶夫就像是死神,他来过这里,然后留下了地狱。

    原本就对海军抱着成见的亚纳耶夫这次终于下定决心要整治一下海军高层了。他推掉了之前的经济项目考察,直接飞往摩尔曼斯克的北方舰队基地,一来是给态度嚣张的海军一个教训,二来是敲山震虎,警告那些与切尔那温态度暧昧的家伙,让他们最好搞清楚一件事,给你们发薪水的人是我苏联领导人亚纳耶夫,不是他切尔那温。

    费利克斯?尼古拉耶维奇?格罗莫夫,北方舰队的总司令第一时间接到亚纳耶夫要访问海军基地的消息,他临时组织仪仗队前去欢迎总统的到来,只是从飞机上下来的亚纳耶夫脸色可没想象中的那样友善和亲,简直就像是前来兴师问罪的一样。

    格罗莫夫将军偷偷的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心想这可不是一件好事。亚纳耶夫“屠夫”的名声早已闻名军队,见过陆军高层眼花缭乱的任命和撤职的军队人员都对亚纳耶夫的前来提心吊胆。尤其是站在自由派一边的军方人员在法庭上见过一面之后,最终连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去向。

    “格罗莫夫同志,你的排场真的让我很受宠若惊啊。”亚纳耶夫语带深意的说道,此时的北莫尔斯克舰队司令部还是气温在负7度左右的寒冷冬天,亚纳耶夫没说一句话都会呵出一阵白气萦绕。

    “但是假如你们对待雷缪斯同志的排场,能像我一样隆重的话,我想我也没必要再来这个地方了。”亚纳耶夫故意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说道。

    格罗莫夫当然知道亚纳耶夫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连忙点点头,说道,“这样吧,亚纳耶夫总统,我呢这就立刻将雷缪斯从禁闭室内放出来,你看如何?”

    “只是放出来而已?”亚纳耶夫眉毛一挑,阴阳怪气的说道,“难道我们国家对待一个英雄仅仅只是对他不闻不问吗?”

    “那我到底应该怎么做?亚纳耶夫总统。”格罗莫夫面对亚纳耶夫步步紧逼的指责,都快哭丧着脸了。他也算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可不想被发配到沃尔库塔监狱里去负责挖煤。

    亚纳耶夫凑上前去,小声的说道,“我知道你跟切尔那温的那一点破事,如果你还想平平安安的退役的话,最好听我的吩咐……”

    几个小时之后,亚纳耶夫来到了北莫尔斯克舰队总部的禁闭室,狭长阴暗的走廊中年无光,阴森潮湿的地板让亚纳耶夫不禁缩了缩脖子,这种地方简直就像是克格勃用来审讯犯人的阴暗牢房。

    而格罗莫夫陪同着亚纳耶夫一路前进,走向雷缪斯的禁闭室,途中没有人敢阻拦他半步,只是那些看守禁闭室的士兵眼神有些复杂,因为刚刚在亚纳耶夫到达的前几分钟,切尔那温的审讯人员也到禁闭室审问雷缪斯。

    还没到走到门口,亚纳耶夫就听到了一句令人不舒服的威胁台词。

    “雷缪斯同志,假如你再这样固执己见的话,可是会被提前退役或者调到别的办公室部门去的。相信我,我也知道你非常热爱你的事业,但是你也不想因为这件事受到这种不公平的对待吧。只要你乖乖的在这份文件上签了字,一切都好商量。”

    亚纳耶夫望了身边的格罗莫夫一眼,对方只是尴尬的笑了笑,摊手小声的说道,“这不关我事啊,总统阁下。审讯人员是切尔那温那边的人。”

    心如明镜的亚纳耶夫一下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点点头示意等下格罗莫夫先别出声,他跟着格罗莫夫两人一起走了进去。

    “如果我不说让雷缪斯舰长退役,谁敢退役他我就把谁丢进沃尔库塔的监狱里,说到做到。”还在审讯雷缪斯的谢辽沙背后突如其来的响起冰凉入骨的声音,他转过头看见背后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恰好处在逆光方向的谢辽沙看不清他的脸。

    “你在用什么态度跟我讲话,知道我是谁吗?我劝你一边去,别太多管闲事。”谢辽沙愤怒的问道,很少人敢这样跟他说话。也全然没注意到站在一边的格罗莫夫正用眼神暗示他闭嘴。

    没放没有表现出怯懦,突然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的谢辽沙后退了一步,等他真正看清楚眼前人的脸时才惊讶的合不拢嘴。

    在他后退一步的同时,亚纳耶夫也刚好上前一步,在最后一个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站在谢辽沙的面前,语气平稳的说道,“就凭我苏联国家领导人的身份,够不够资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