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周末的咖啡店充满了欢声笑语,因为曦曦放假了,有小姑娘在,店里就好像多了一份生气,初冬的江城也似乎没有那么寒冷了。

    “咯咯,咯咯!”

    杨轶坐在他的卡座里安静地看书,两个小身影从身边哒哒哒地跑过,留下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把杨轶拽回了神,他看着曦曦和兰馨,微笑地摇了摇头。

    兰馨是几个小伙伴里,最经常来找曦曦玩的一个。

    兰州凯对杨轶也是很放心,几次交流,跟他一直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所以他这个大忙人陪不了女儿,与其让兰馨一个人呆在家里哭闹,不如把女儿丢到杨轶这,反正有人照顾着,还好吃好喝地伺候着,这如意算盘打得可不要太好。

    没一会儿,两个小姑娘又嘻嘻笑着,追逐可怜得落荒而逃的小灰再次在杨轶身边跑过。

    杨轶伸手一捞,将两个小姑娘都拦腰抓住了,他笑道:“跑慢点,可别摔倒了!”

    “咯咯!”曦曦和兰馨被逮住的那一刻,便压着杨轶的大胳膊,对视着大笑,笑得小身子都发软了,也不知道她们在笑什么。

    没有小伙伴在身边的曦曦就是一个小淑女,有小伙伴在身边……精力旺盛的小姑娘都玩疯了。

    “知道,知道啦!”小姑娘都在爸爸身边都呆不住,跟兰馨拨开爸爸的手,两个小女孩又手拉着手,笑嘻嘻地跑了开来。

    杨轶望着她们跑去玩了,才收回眼神,看自己的书。

    “欢迎光临。”又有一个客人上门,最近咖啡店生意好了一些,大概是大冬天的,喝一杯暖暖的热饮,也是很享受的事情。

    丁湘招呼着,新客人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学生,不过眼镜片都快赶上啤酒瓶底那么厚。衣着打扮也略显老气,纹理粗糙的格子衬衫、灰蓝色的敞口棉裤,活脱脱的就像照片上三十多年前的人物。

    但要是说他穷,丁湘肯定不同意,这个人手上戴的腕表,还有脚上蹬的牛皮鞋也不便宜。不能算特别有钱,但也应该是中产的水准,比以前的丁湘好多了。只是他的审美观估计和某位参加过京城奥运会的小女星的妈妈有得一拼……

    丁湘给他介绍着店里的咖啡,这个男生却皱起了眉头,他推了推眼镜,眯起眼睛看了好一会儿菜单,才一脸不爽地说道:“你们店里的咖啡怎么这么贵?跟东门的比起来贵了一大截!”

    这个问题丁湘碰到了不少,她微笑着耐心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们店里是卖的是现磨咖啡,手工研磨咖啡豆,经过烘焙的……”

    还没等丁湘说完,那个男生却打断了:“我跟你说价格,你跟我谈什么现磨咖啡?你说说,平时店里是不是客人很少?”

    丁湘有些愕然。

    “少就对了!”那个男生却不等丁湘回答,一脸得意,自顾自地说下去,“我来给你分析一下是什么原因,不用太感激,待会请我喝一杯咖啡就好!”

    他完全看不到丁湘无语的表情:“根据波旁水定理,算了,看来你也不懂这个专业的经济学名词,反正你只要知道,你们现在做的是学生生意,但卖的是什么?现磨咖啡?”

    “当然,你们卖什么现磨咖啡也不打紧,但在十到二十块这个价格区间里,你们能有什么产品可以和你们的竞争对手来争夺消费能力只在这个区间里的客人?没有!”

    那边的动静,也是吸引了杨轶的注意力,不过他没有干涉的意思。多大点事儿啊,交给丁湘去处理就好!

    “我们有纸杯蛋糕。”丁湘忍不住说道。

    “我说的是咖啡,你又跟我扯什么蛋糕?”那个男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来买咖啡,你向我推荐蛋糕,是你傻还是我蠢才会去买你的蛋糕?”

    今天这个男生就摆出了一幅我是专家的样子,想要说服丁湘卖速溶咖啡,叽里呱啦的,竟然也是说了好久,也是丁湘性格好,要是换了别人……

    “虽然你说的有点道理,但真的抱歉,我们店里就只卖速溶,啊呸,是只卖现磨咖啡。”丁湘被他说得头晕脑胀,差点弄混了,“这是我们老板定下的规则。”

    “愚昧顽固,不可教也,不可教也!”那个男生一脸鄙夷地看着丁湘摇头,但还是掏钱,“算了,给我来一杯三十块那个摩卡,没空跑去东门。对了,我给你讲了那么多,有没有受到启发……哎哟!”

    还想趁机要点折扣的那个男生,好像被踩到脚一样突然叫了起来,他转过身低下头,透过厚厚的眼镜片,怒视着跌坐在地上,还有点晕乎乎的曦曦。

    原来,曦曦和兰馨追逐打闹,从旁边跑过,一个不留神,曦曦就撞到了他的腿上。

    “哎,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曦曦摔得痛不痛?”丁湘慌忙跑出来,一边蹲下来,将曦曦从地上抱起来,一边向对方道歉。

    “不好意思就行了吗?撞得我小腿都差点抽筋了!”那个男生“狰狞”的面目,让曦曦和兰馨都有些害怕,兰馨还紧张地贴向了倚在丁湘怀里的曦曦。

    “对不起……”曦曦小声嘟囔,她觉得自己闯祸了。但心里却被对方凶得有点委屈,而且小姑娘摔得本来屁股疼疼的,现在又害怕、又紧张、又担心,只见她瘪了瘪小嘴,快哭出来了。

    杨轶本来都不打算理睬这边的事情,他觉得这个男生就是个逗比,懒得理睬。但丁湘的叫声把他看书的注意力再次吸引了过来。

    曦曦摔倒了?

    “哪来的小丫头,还有没有教养了?”那个男生有些得理不饶人,手指头指指点点,劈头盖脸骂了一顿曦曦,然后将矛头转向丁湘,“咖啡店是什么地方?安静、高雅、健康、卫生的场所,你们怎么允许这些没教养的小丫头,还有这些臭烘烘的猫进来?我看你这个店也开不长久吧?”

    “小乖才不臭!”曦曦已经小声啜泣起来,她委屈巴巴地扭头跟丁湘姐姐分辩道。

    “张口闭口没教养,你这一把年纪活在狗身上了?不行,我也不能侮辱狗……”杨轶的声音传过来,冷冷的,就算说着冷笑话,那也一点都不好笑,话锋带着一股杀气,“你再骂一句,看我会不会把你的嘴巴撕烂!”

    我的女儿,我自己都舍不得骂,你还替我教训了?

    想到这,杨轶就怒火朝天,站起身来的时候,狠狠地轰了一拳在桌子上,实木的桌子都出现了一条细细的裂痕。

    看到杨轶那魁梧的身材,那个男生顿时把剩下的骂骂咧咧都给咽回了肚子里,噤若寒蝉。

    杨轶走了过来,先顾不上理他,他蹲下来,将曦曦抱到自己的怀里,看向女儿的时候,脸上的寒冰消融,他温和地笑着,柔声问道:“曦曦摔到哪里了?”

    在爸爸的怀里有了依靠,小姑娘才安心了许多,她嘟着嘴巴,摸了摸小屁股,说道:“屁股疼疼的。”

    杨轶给女儿揉了揉,然后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微笑着用女儿才听得到的声音,在她耳边嘀咕:“别怕,爸爸给你出气,这世界上没有谁可以凶我们家曦曦。”

    就在杨轶对女儿柔情似水的时候,那个男生松了一口气,但他也不敢在招惹杨轶,两人身高、身材差了不知道多少个量级。

    “算了,我不跟你们计较!”他一边转身往门外走,一边嘴硬地小声嘟囔,“这样的破店,迟早要关门!”

    然而,杨轶耳朵却很灵活,他听得一清二楚。不过他也不急着拦人,随便走,让那个家伙先跑三十九米。

    只见那个男生都已经溜了出去,杨轶还一脸不在意地把兰馨拉过来,安慰一下,然后将两个小姑娘交给丁湘:“丁湘,你帮我照顾一下曦曦和馨儿。”

    “杨大哥,你要做什么?”丁湘有些着急地拉了一下杨轶的手。

    “放心,有些人大冷天的脑子发热,我让他泡泡汤,冷静冷静。”杨轶微笑着拍了拍丁湘的手,然后冲不哭了但还梨花带雨的小姑娘挤了挤眼,“曦曦你捂上眼睛,数十遍一到三十,爸爸马上就回来。”

    曦曦数数目前在幼儿园学到了一到三十。小姑娘擦了擦眼泪,懵懵懂懂地点头。

    “馨儿也是,要捂上眼睛哦!”可能待会场面会很残暴,少儿不宜,杨轶也拍了拍兰馨的小脑袋,叮嘱了一番才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