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68章 性命相托的兄弟(4/4,为我是醉月啊的万赏加更)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大运河的坝边传来了一声惨叫:“啊啊啊,别松手,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杨轶不费什么时间和力气就把这个骂自己女儿没教养的家伙逮了回来,然后轻松地一只手抓着他的手腕,悬空地拎在大运河上面。

    最近雨水充沛,大运河的水位也涨了不少,他隔着牛皮靴都能感受到脚下面不远处哗啦啦流淌着的河水,还有透心彻骨的冰冷!

    只要杨轶一松手,他保证扑通地掉进河水里,差点吓尿的他浑身发软,只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讨饶。

    其实也只是一个喜欢耍耍嘴炮的学生而已……

    杨轶冷着脸看着他那凄惨的模样,心里却有些犹豫,要不要把他扔下去?

    要是换了刚来到这个世界那会儿,要有谁敢欺负自己的女儿,杨轶铁定把他丢下河,而且不会捞起来的那种!

    但这几个月,习惯了平常人的生活,而且被曦曦这个小棉袄融化了内心,杨轶的性格变了许多,思考问题的方式也不再过于偏激。

    所以他还要考虑到,把这个家伙扔下去,自己还得捞起来会不会有点麻烦?

    “杨大哥,你在干什么?”郭子意远远传来的声音,还是让这个家伙逃过一劫。

    杨轶转头看去,眼神微微一凝,视线越过了郭子意,落在了后面四个人的身上,他第一时间认出了郭达宝,然后剩下三个,那熟悉的面孔,也让他很快地在脑海深处找到了对应的记忆。

    他们怎么找到我的?

    当然,有郭达宝在,这个答案呼之欲出。

    “算你走运,下次再嘴欠,就真的让你好好泡泡汤!”杨轶将那个快吓傻了的家伙拎起来,丢到一边的草地上,冷冷地说了一声,“滚吧!”

    杨轶没有再理睬他,头也不回地迎向郭子意他们。那个家伙看了杨轶的背影几秒,才回过了神,如获大赦一般,顾不上脚软,深一脚浅一脚地落荒而逃。

    “杨大哥,那人是……”郭子意还想说话,但看到走上来的几个大兵哥脸上的表情,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郭达宝还好,罗宗盛、沈昕雨还有余笑天,他们三个,看着微笑地向他们走来的杨轶,顿时眼眶有些泛红,当然,晒得黝黑的皮肤,眼眶泛红也看不出来。

    哭倒不至于,他们被子弹打中了都不会掉眼泪!现在也只是忽然见到了五年多前还并肩战斗的兄弟,回忆如潮水般涌来,一时间心潮澎湃!

    杨轶看了看这三个人,心情有些复杂,虽然跟他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关系,但记忆确实融合的,就好像是他自己经历过的一样,被翻起来的时候,战友之间曾经可以互相将性命托付的情感,还是影响到了他。

    “罗爷、姓沈的、阿笑……好久不见,别来无恙……”杨轶顿了顿,还是忍住了那股难过劲儿,撑起了笑脸。

    “姓杨的,你大爷!”沈昕雨性格根本憋不住,破口大骂着,扑上来,给杨轶一个熊抱。

    其实,男男相拥,杨轶内心是拒绝的……

    “我都以为你他N的死了!”耳边听着粗俗的话,还有背后拍着自己那股劲儿,杨轶暗暗叹息,没有将这个家伙给一脚踹开,而是犹豫了一下,配合地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松开之后,杨轶才微微笑着,跟沈昕雨说道:“你这点力气,看起来这五年功夫没有什么长进啊!”

    “屁!说我没长进?要不现在咱们来比划比划?”沈昕雨被杨轶刺激得双目圆瞪,作势着要解开外套的衣扣。

    “要比划,等有空了再闹!”

    罗宗盛把沈昕雨给推开,他脸上的神情略有些复杂,苦涩地笑了笑:“杨轶,五年没见,你看上去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杨轶读取了自己前身的记忆,对于前身一些误解有着自己的判断,他犹豫了一下,主动地上去给了罗宗盛一个拥抱:“罗爷,我是没有什么变化,但你看上去老了许多!”

    一抱泯恩仇,虽然不能算什么恩仇,但之前那个杨轶因为罗宗盛并没有保住他而愤怒,罗宗盛也因为此事愧疚了五年,现在这一抱,罗宗盛感受到了杨轶的谅解和释怀。

    “是老了,都快打不下去,这两年也越来越少参加到一线任务里,可能也快要从战狼退下来了!”罗宗盛一边笑着,一边使劲地眨了眨眼,眼角的皱纹有些湿润。

    沈昕雨还没弄明白,他在一边为罗宗盛说话:“杨轶,罗爷之前怎么样都过去了,你也知道罗爷的难处,不过你可能不知道,前年那个人落马之后,罗爷一直在帮你申请,终于把你的军籍和档案恢复了回来……”

    还有这些事情?杨轶有些讶异,不过他的内心波动不大,毕竟他现在心境不一样了,笑了笑,说道:“行了,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我们今后还是兄弟!”

    “对,兄弟!”罗宗盛拍着杨轶的肩膀。

    还有一个余笑天!

    余笑天这次跟来,是因为他和杨轶曾经是搭档,余笑天是狙击手,杨轶是他的僚机,咳,不对,是观测手。而且因为余笑天的狙虽然厉害,但他个人的战斗值却不高,而且经常杀红了眼忘记自身的安危。杨轶的存在,更是需要保护好他,甚至掩护他撤退。

    可以说,杨轶就是余笑天的生命保障!

    杨轶记忆里,前身退役后最担心的也是这个家伙,还好,虽然两人五年没有搭档了,但余笑天并没有被敌人干掉。

    “阿笑,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苟言笑!”杨轶冲他微微一笑。

    余笑天还是那副冷脸,但走上一步,和杨轶拥抱了起来,这家伙个子不高,脑袋就到杨轶的胸口,但却是很用力地搂着杨轶的腰。

    好兄弟,一切尽在不言中!

    原本,杨轶以为自己的内心毫无波澜,因为前世的他,没有兄弟,永远只有自己。

    然而,当他和这三个曾经一起战斗过的兄弟相拥,内心还是被触动了,不是前身的灵魂印记的影响,杨轶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他是真的为这单纯的战友情谊、浓于血的兄弟感情而欢喜、感动。

    原来他并不愿意孤单,他也渴望有这样一些可以以性命相托的兄弟……

    不,他们,就是自己的兄弟!

    “这个……”郭达宝在一边张着手臂,等了半天却等不来杨轶,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

    杨轶看到了,爽朗地笑了笑,过去抱了抱他。

    不过另一个郭子意就算了,拒绝男男相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