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那也得等我从战狼退下来再说,这两年确实是觉得跟不上队伍的节奏,我或许也是应该让位给年轻人。”罗宗盛再度说起这个,一丝酸楚浮现在他的脸上。

    罗宗盛比杨轶还要大五、六岁,现在的罗爷早已经不复当年的威猛。当然放在普通部队里还是一个猛男,但狼牙毕竟是特种部队,而且是最强的特种部队,强者如云,他感到力不从心也很正常。

    早几年他就想退居二线,只是两年前杨轶的事情出现一线机会,一直牵挂着杨轶的罗宗盛打消了念头,留了下来。

    “罗爷你退什么?不是说好了,生是战狼人,死是战狼魂吗?打不了算什么?打不了,你就专门干指挥的活,冲锋陷阵有我们就可以了!”沈昕雨不满地咧了咧嘴,说道,“反正别人当大队长,我不服气。”

    沈昕雨也当不了大队长,毕竟这个脾气摆在这,凭着资历和实力当上不需要管太多事的小队长已经可以了,他并没有什么特别高的追求。

    “瞎说,战狼是一线作战部队,不可能养闲人,我退出去,也会有新的指挥培养上来,相信他会做得比我更好!”罗宗盛笑骂道,“再说,我离开战狼,又不是不管战狼,只是用别的方式来支持着你们。”

    郭达宝这才回过了神,他刚才一直在琢磨杨轶是怎么样用自己的功夫打败沈昕雨的,郭达宝虽然没有醍醐灌顶,但也是觉得杨轶的打法给他一些启发,回去要练一练。

    听着沈昕雨他们的对话,郭达宝有些羡慕地看着他们,倒不是他所在的蝮蛇没有这样浓厚的战友情,而是郭达宝有些向往战狼这样彪悍、高手聚集的部队,他也想参加到一线的战斗中,磨练自己的身手。

    中午,杨轶邀请他们到家里吃饭,几个兄弟第一次到家里来,自然是杨轶亲自下厨。不过,杨轶的手艺并没有得到太多的赞赏,军营里吃饭好比打仗,习惯了狼吞虎咽,几个兄弟们压根品尝不出好坏,顶多是觉得杨轶做的菜跟招待所做的一样好吃。

    所以,杨轶还在给女儿还有馨儿夹菜的时候,他们,就连看上去安安静静的余笑天,都已经风卷残云一般地吃完了。

    “额……”郭达宝打了个饱嗝,他饭量最大,杨轶煮了两个电饭煲的饭,他一个人吃了半个电饭煲……

    曦曦被这个叔叔长长的打嗝给逗乐了,小姑娘握着小勺子,漂亮的眼睛都笑成了弯弯的月牙。旁边兰馨抬起一只眼睛,然后又低下头,继续埋头吃个不停,小胖妞饭量不少,甭管杨轶给她夹了多少菜,她都全盘接受。

    倒是郭达宝被小姑娘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他的大光头,脸上写着大大的囧字。

    “吃饭不能笑,要是呛到会很难受的。”杨轶温和地拍了拍女儿的后背。

    “杨轶,我一直有个问题,你身手这么好,为什么会离开战狼?”郭达宝不知道杨轶之前发生过的故事,这个疑问他憋了好久了。

    “这个问题……”杨轶看了一眼罗宗盛,微微一笑,说道,“我只能说是非正常原因,算了,都过去了,提那些干什么?”

    郭达宝还有些茫然,不过还是闭上了嘴,军队纪律严明,他知道不该问的不要问。

    “杨轶,你现在回去战狼也可以啊!”被杨轶击败,而且毫无还手之力,沈昕雨有些郁闷,吃饭的时候话少了许多,这会儿憋不住了,说道,“罗爷都已经把你战狼的军籍恢复了,虽然还是退役状态,但以你现在的身手,完全可以再回来,上面领导不会不批,他们也知道你的情况!”

    罗宗盛神情一动,他沉声说道:“没错,如果你愿意回来,战狼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

    余笑天不说话,但他的眼神也透露了他的渴望。

    回来吧……

    仿佛心里有个声音在呼唤,杨轶脑海里翻涌起了当年一群兄弟并肩作战的记忆。

    “战狼需要你!”看到杨轶愣神,罗宗盛忍不住又说了一句,他知道不应该这个时候给杨轶压力的,但私心还是让他说了出来。

    杨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但只是苦笑地摇了摇头:“罗爷,阿笑,沈昕雨,抱歉……我已经回不去那个时候,你们说我失去斗志也好,骂我贪图安逸也罢,我现在只是想过平常人的生活。”

    “平常人的生活你过得下去吗?”比杨轶还要年轻几岁的沈昕雨却有些激动,“你要是平常人,你就不会天天还保持高强度的训练,特么的我在部队里,摸爬滚打都没有你这五年进步得快,你问问你的心。”

    其实杨轶问自己的心也是问心无愧,他训练,只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爱的人而已,即便是融合了前身的记忆,他也没有那份戎马一生的热情。

    但杨轶只是苦笑。

    “人各有志,沈昕雨,你不要说了。”罗宗盛却是比较能够理解杨轶的想法,“现在杨轶过得也不错,他写了那么精彩军旅小说,也算是在用另一种方式在延续……”

    但沈昕雨此刻很激动,他打断了罗宗盛的话,嚷嚷道:“罗爷,这话我就不认可了,杨轶写得小说再好看,有他的身手强吗?他就是为了战争而生的,有这么强的功夫,却躲在一个小房间里写写写,我看他是在逃避……”

    “沈昕雨!你这话过分了!”罗宗盛怒了。

    这边的吵闹,吓得旁边两个小姑娘有些害怕,曦曦更是转身抱住爸爸的手,怯生生地看着已经闭上嘴的沈昕雨。

    “沈叔叔,你不要怪我的粑粑好不好?我的粑粑,我的粑粑……”小姑娘害怕的声音弱弱地响起,好像一汪清泉流淌过了这片燥热干涸的土地,原本有些焦躁的气氛被驱散了。

    沈昕雨似乎也想明白了什么,有些丧气地低下了头。

    杨轶溺爱地摸了摸为爸爸仗义执言的小姑娘的脑袋,然后转头看向沈昕雨,心平气和地说道:“昕雨,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五年前的我,家庭、孩子,还有我的事业,这些都是现实里我无法放下的责任,回不去了,真的,希望你能理解。”

    沈昕雨早就想通了,他叹息一声,说道:“杨轶,是我不好,不该冲你发脾气,我太想你回去战狼,而且你的身手又那么好……但你说的也对,你家里有孩子,有老婆,让你回去也是太不负责任了。”

    “毕竟五年过去了,大家的生活都发生了变化,我们都要往前看。”罗宗盛拍了拍沈昕雨的肩膀,“只要我们战狼的情谊还在,那就足够了!”

    “粑粑,是不是不吵架了?”曦曦看着气氛缓和下来,便在爸爸的怀里小声问道。

    “嗯,多亏了曦曦帮爸爸说话。”杨轶捏了捏小家伙的鼻子。

    “嘻嘻,那我跟馨儿去玩了,我还要给她看我的新玩具。”小姑娘好像完成了一个大任务一样,笑逐颜开。

    杨轶看女儿拉着兰馨跑开,才举起手中的水杯:“罗爷说得没错,我虽然不在战狼了,但永远都是战狼的人!以水代酒,敬大家,敬战狼!”

    “敬战狼!”罗宗盛、沈昕雨和余笑天都精神一振,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杯子。

    郭达宝按理说并不是战狼的人,但也是莫名其妙地感到热血沸腾,也跟着举起杯子:“敬战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