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奶爸的文艺人生最新章节!

    白天的时候,杨轶原本去接了墨菲,但在回家的途中,墨菲接到公司的通知,需要她下午回去拍几张代言照片给服装赞助商,杨轶只好掉头将墨菲送回公司,只是中午两人还是去吃了一顿西餐浪漫一下。

    不过,没想到的是,拍这几张照片也是够折腾,墨菲晚上回到家,已经是九点多了。

    “麻麻,你回来啦?”听到了动静,已经洗香香、穿着睡衣的小姑娘麻利地从床上溜下来,蹬蹬蹬地跑出来,激动地抱住了妈妈的脚。

    因为墨菲出差,曦曦已经好几天没看到过妈妈了!现在又习惯了每天和妈妈一起睡觉的小姑娘早就念叨了好几晚,今天晚上更是一直眼巴巴地望着楼梯口,望断了秋水都看不到妈妈回来,差点成了望妈石。

    “曦曦有没有想麻麻?”墨菲一脸倦意,她有些欣慰地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问道。

    “想呀!天天都想!”小姑娘蹦了蹦,撒娇道,“麻麻,我要抱抱!”

    “曦曦,你妈妈今天太累了,腰有点痛,你让她休息一下。”杨轶端了一杯牛奶走过来,还在拿着筷子搅匀里面的奶粉,责怪地说道。

    “没关系,曦曦过来!”墨菲放下包,笑盈盈地坐在沙发上,不在意自己高档的裙子会不会被坐皱,然后将曦曦拉上来,抱在怀里,母女俩亲昵地说起了话。

    “麻麻你的腰疼吗?为什么曦曦的腰不会疼?”小姑娘坐在妈妈的腿上,她扭头按着自己的小细腰,不解地问道。

    “噗嗤,你才多大?就长那么一丁点儿,哪有腰?”墨菲被小姑娘可爱的模样逗乐了,她伸出手指头刮了刮她的鼻梁,笑道,“麻麻是因为今天站得太久了,劳累过度,所以这腰有点受不了。”

    “那是不是特别特别疼呀?”曦曦听着妈妈后面的话,小姑娘眉头耷拉下来,忧心忡忡地拉着妈妈的手问道。

    “嗯,有点儿疼,不过,有曦曦的关心,麻麻觉得好了很多。”墨菲柔声说道。

    杨轶冲好了牛奶,他走过来,笑道:“没事,你这估计是陈年旧伤了,待会我给你按摩一下,保证你明天睡醒后,浑身舒畅。”

    “瞎说什么呢?”墨菲脸红了起来,她伸手捂住曦曦的耳朵,嗔怪地说道,“曦曦还在这呢!”

    “什么跟什么啊?我是说给你真的按摩,不是别的……你想到哪里去了?”杨轶有些哭笑不得。

    “哎呀,我都听不到啦!”曦曦摇了摇头,挣开妈妈的手,嘟着小嘴巴,不开心地说道,“粑粑麻麻你们在说什么呀?”

    “粑粑说,让你喝牛奶,然后该睡觉啦!”墨菲指了指时间,“都九点多了呢!”

    小姑娘一般九点半到十点睡觉,不过睡觉前,她要听一会儿故事。

    “那好吧!”曦曦没有黏着妈妈,她乖乖地下来,捧着杯子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

    睡前喝杯牛奶,不仅可以补充营养,还能睡得更香。

    “我等下也给你冲一杯牛奶,然后你喝完再去洗澡!”杨轶看着倦懒地缩在沙发里的墨菲,有些心疼地柔声说道。

    “嗯呢。”墨菲翻了个身,趴在沙发上,露出了优美的弧线,她揉了揉腰间,然后努力抬头,可怜兮兮地向杨轶求安慰,“真的好疼。”

    曦曦在旁边喝牛奶,但大眼睛还是睁着,在爸爸妈妈的身上看来看去。这会儿她停了下来,一边用小舌头舔着嘴唇上沾着的牛奶,一边将还剩小半杯的牛奶递了过来:“麻麻,要不我分你一块儿喝吧?”

    正在跟杨轶撒娇的墨菲愣了一下,她扭头看向了女儿,小姑娘嘴巴还水润润的,但可是很认真地将牛奶递到她的面前。

    墨菲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欣慰,她翻坐了起来,揉揉曦曦的道:“谢谢曦曦,你能跟麻麻一起分享,麻麻很开心!不过你粑粑说待会给麻麻再冲牛奶,所以这杯曦曦还是喝完吧,心意麻麻领了。”

    “那好吧!嘻嘻,我喝啦!”小姑娘甜甜一笑,脆生生地说道。

    曦曦其实并没有觉得自己的举动有多孝顺、有多优秀,她只是觉得跟妈妈分享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

    晚上,等曦曦睡着之后,杨轶把墨菲拉到自己的卧室。

    “在床上,面朝下地趴下。”杨轶说道,他还拿出了一瓶橄榄油。

    墨菲都羞红了脸,嗔道:“干嘛啊你!我都累成这样了,你还要折腾我!”

    “你想到哪里去了?”杨轶愣了一下,无奈地笑道,“不是说好了给你按摩吗?”

    “谁跟你说好了?”墨菲发现自己好像误解了,她吐了吐舌头,“真的不是要做坏事?”

    “当然,你今天累成这样,看得都心疼,我还能跟你做什么坏事?”

    墨菲今晚都不知道被感动多少次了,她上前一步,抱住杨轶的腰,脑袋搁在杨轶的胸膛:“你魂淡,为什么老是说让我感动的话?”

    杨轶轻轻地拍了拍墨菲的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柔声说道:“好啦,别感动了,快躺下来,我给你按摩一下,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应该就好了!”

    墨菲乖乖地按杨轶的指示在床上趴下,还拿了一个小枕头垫在骨盆间。

    一会儿,她忽然叫了一声:“哎呀,你给我擦的什么?凉凉的。”

    “橄榄油啊!”杨轶掀开墨菲的睡衣,也拉下睡裤,在她腰间抹上一层润滑作用的橄榄油,“别急,还没开始。”

    “嗯……”

    杨轶确实没有跟墨菲开玩笑,他确实是对按摩有一定的了解,以前是自学了给自己按,而且凭着对人体构造的熟悉,他的按摩技术也是无师自通,还摸索出了自己的独特技巧外散内功。

    “热热的,麻麻的。”墨菲在杨轶按摩的手法下,忍不住哼出声来,她有些不好意思,用说话来掩饰,“哎哟,有点疼……”

    “这里你忍一下,疼一下就舒服了。”

    “那,那你轻一点……”墨菲的声音有些颤抖。

    “疼……啊啊啊……”

    “好了,现在不疼了吧?”杨轶给墨菲揉捏了一会儿,才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道。

    杨轶这个独特技巧,虽然也仅仅是起到加热和促进血脉循环的作用,但还是很消耗内功,一会儿后杨轶自己也有点累。

    “嗯,舒服了好多。”墨菲有些害羞地说道,刚才那些对话,让她身体忍不住起了涟漪。

    “那我再给你按一下,这下应该不会疼了。”杨轶温和地说道。

    既然做了,杨轶便给墨菲一个全身按摩,彻底地消除她肌肉上的酸痛、疲劳。

    等杨轶停下手来,这些天实在是太疲倦了的墨菲,在他暖暖的大手按摩下,已经进入了梦乡。

    杨轶有些心疼地看着她睡梦中嘴角流露出的甜甜笑容,给她整理好衣服,盖上被子,收拾好东西,才关上灯出去。

    今晚他陪女儿睡。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