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五章 别忘了这里是苏维埃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36.html
    (上一章节忘了一件事,此时的圣彼得堡还是叫列宁格勒,改名是1991年解体之后的事情了,特此更正一下)

    让切尔那温有些愠怒的是,亚纳耶夫并没有直接到列宁格勒找上门来询问与对峙,而是在访问了北莫尔斯克海军基地和游历了乌克兰的尼古拉耶夫造船厂之后就返回了莫斯科。一点风声都没有,就像全然不在意海军高层背后的那点龌龊事情。

    就像他轻描淡写的就抹消掉了谢辽沙的存在一样,整个北方舰队没人敢反对总书记的决定。这让切尔那温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亚纳耶夫越是反常,越沉得住气,就让切尔那温越慌张,毕竟这位从来不安常理出牌,敢一个人单挑西方世界的疯狂领袖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果然几天之后就从莫斯科传来了一个对于海军来讲是噩耗的消息,莫斯科方面声明因为军费紧张的缘故,将一艘基辅号航母准备提前强行从北方舰队海军中退役,转卖他国。这或许也将成为苏联第一艘要出手到国外的现役航空母舰。

    这对于切尔那温来讲就是一个噩梦,他原本就是从北方舰队中走出来的海军总司令,亚纳耶夫的做法等同于挖动切尔那温的根基。他还用一种隐晦的手段警告切尔那温,搞清楚你的身份,跟我做对绝对没有好下场。

    而北方舰队中已经背叛了切尔那温的格罗莫夫也很识趣的配合亚纳耶夫的行动,向切尔那温大吐苦水,表明北方舰队不能被缩减,否则航母群将没办法形成足够的战斗力,虽然他们有库兹涅佐夫号但是再加一艘基辅级才能碾压其他的三大舰队啊。

    苏联海军四大舰队之间的勾心斗角可不亚于克里姆林宫内的尔虞我诈,所以面对自己大本营内裁撤的北方舰队,切尔那温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没办法,切尔那温只好亲自来一趟莫斯科面见国防部长亚佐夫同志,希望通过游说亚佐夫能让那位高层回心转意。当切尔那温踏入克里姆林宫的时候。突然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似乎这一切是某个人精心设计好的圈套一样。

    但是事已至此,切尔那温没有退缩的可能了,假如现在回去更坐实了海军目无尊长的罪名。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在亚佐夫面前扳回面子。让亚纳耶夫放弃掉裁撤基辅号的决定。

    “哼,我就还不信了,你一个新上任的亚纳耶夫能掰的动我在海军几十年的根基。”经历了戈尔巴乔夫时代的军队混乱之后,切尔那温已经抓牢了海军的最高权力,只要他一声令下。整个苏联海军都能拒绝执行亚纳耶夫的命令。

    当然这对于一心想抓住三军权力的亚纳耶夫而言,不是一件好事。

    双手负背走在克里姆林宫走廊上的切尔那温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几十年来养尊处优的生活似乎让他忘记了一件事,好像海军已经脱离莫斯科的管制和掌控好久了,只有他才是整个苏联海军的中心支柱和前进目标。

    不过很可惜,在亚纳耶夫面前,有这种想法的人往往活不了多久。

    “切尔那温同志,你还是过来了。”国防部长亚佐夫见到切尔那温之后,也顾不得跟他寒暄了,直接开口说道。“这一件事我还是劝你不要再去想了,中央已经决定要出售基辅号,你再这样下去小心落得螳臂当车的下场。”

    “那么瓦良格什么时候能建造好?”听到亚佐夫略带恐吓式的威胁,切尔那温也有些愠怒,“据我所知,瓦良格号和乌里扬诺夫斯克号服役之后都不会优先考虑北方舰队。这算是什么意思?专门针对我们北方舰队?总书记必须拿出一个说法,否则我今天哪里也不去,就等着莫斯科给我一个回复。”

    亚佐夫摇摇头,有些怜悯的看着切尔那温,叹一口气说道。“我已经劝告过你了,是你自己不愿意接受这个和解的机会。还是回去吧,趁现在还有机会。”

    “什么意思?中央已经开始做起威胁下属的事情了?”切尔那温冷笑着,他指着胸口的勋章。一字一句的用力说道,“我也算是苏联海军的元勋人物,什么时候一个新上任的总书记有了这么大的权利,就连戈尔巴乔夫同志也对海军将领表现出应有的尊重,他算什么?”

    “时代变了,切尔那温同志。这已经不是戈尔巴乔夫那个可以让你胡作非为的时期了。有时候不符合时代规矩的老古董。就要被淘汰。遵守制度的人,才能留下来。”亚佐夫摊开双手表示他跟切尔那温已经无话可说了。

    “是你老了,亚佐夫。”面对亚佐夫的好心好意,切尔那温不屑的说道,“变得小心翼翼,变得不敢反抗。苏维埃属于人民,不属于他总书记一个人。”

    切尔那温话音刚落,身后的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带着沉重的脚步声和一阵脊椎发凉的阴风。切尔那温回过头,看见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个男人正站在自己身后,用一种更有气势的眼神居高临下打量自己。而他的身后,内务部门的士兵鱼贯而入,形成一个包围圈将他团团围住。

    “是啊,苏维埃的确属于人民,不属于独裁者。但是他更不属于叛徒!”亚纳耶夫语气严厉的质问道。

    当切尔那温回过头望向亚佐夫的时候,对方依旧一片风轻云淡的样子,甚至说了一句我早告诉你了,总书记也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珍惜而已。

    “你们居然设局诱捕我?”切尔那温有些不敢置信中央居然会这么做,设局诱捕一位海军高层。

    “你以为现在是什么?还是八九年以后军队和戈尔巴乔夫决裂的时代?醒醒吧,你的美梦在八个月之前已经结束了,不会再有军队胡作非为,率先背叛国家的行为了。”面对切尔那温的指责,亚纳耶夫感到有些好笑。

    这次的行动是亚纳耶夫提出的,访问北方舰队也是为了与海军中反对切尔那温的那些人里应外合,再通过裁减航母的计划激怒这位已经目空一切的领导人,最后等他独身脱离了列宁格勒大本营之后兵不血刃的将他拿下。避免了一场可能发生的冲突和危机。要是出现海军叛乱和投敌的事件,亚纳耶夫的脸也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这一刻,切尔那温才体会到那种无助的孤独,骄傲与自大蒙蔽的他的双眼,盲目的认为就连莫斯科也无法撼动他在海军中的实际掌控权。

    亚纳耶夫特别欣赏此时切尔那温的落魄模样,他继续打击着眼前的可怜虫,“对了,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一下。就在你动身的这一刻,纪律委员会的‘屠夫’们也开始前往列宁格勒调查军官了,从去年十月份开始克格勃组织就在搜集你们的罪证,一大箩筐的人证物证足以让你们所有人下半辈子都在靠近北极圈的地方挖煤。”

    当海军那些卖官鬻爵,收取贿赂的证据呈现在亚纳耶夫面前的时候,连他也有些震惊。忠诚可靠的军队居然已经腐败到这种程度,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亚纳耶夫下定决心整顿军队,让苏联军队重新赢得人民的尊重。

    被内务部人员夹住了双臂的切尔那温愤怒的说道,“亚纳耶夫,你这是政治迫害,我不服!”

    “政治迫害?”亚纳耶夫冷声说道,“的确,在西方自由世界你可以用这样的理由去开脱你贪赃枉法的罪名,当然也会有傻瓜取信。但是……”

    亚纳耶夫微微停顿了一下,声色具厉的说道,“你永远不要忘了,这里是苏维埃,不是金钱特权至上的资本主义社会。背叛人民的家伙一定会受到惩戒,绝无例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