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七章 阅兵提议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38.html
    (第一更,还有更新留到1号晚上)

    “你是说在今年的五月九日举行卫国战争胜利四十七周年红场阅兵?”帕夫洛夫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亚纳耶夫的提案,“但是这会不会有些太仓促了,现在都已经到二月的下旬了,而且今年也不是重大的卫国战争纪念周年,所以我想……”

    帕夫洛夫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我的想法还是稍稍推迟一些,等到五十周年抗战胜利的时候再来举办红场阅兵如何?到时候我们的经济逐渐复苏,度过了最艰难时期的之后再来大阅兵也不迟。”

    “不不不,帕夫洛夫总理,我们不能等到那个时候在举办阅兵。”亚纳耶夫一连说了三个不来表达自己的重视程度,“你还记得1941年11月初,正值莫斯科会战的关键时刻。德国纳粹的部队已经兵临莫斯科城下,他们的坦克距莫斯科只有二十五公里,甚至在红场都能听到炮弹爆炸的声音。但是为了鼓舞士兵的士气,斯大林同志毅然决定阅兵,而且时间就在传统的十月革命节。”

    “现在我们的难道不像是当初最危急的时刻吗?只是敌人不在于外部,而在于我们内部。在他们看来,苏联就是即将倾塌的大厦,这些人巴不得我们自毁长城。所以我要在这里郑重的向他们宣告,我们只是经历了短暂的困难,并没有失败。”

    亚纳耶夫的做法就是要向西方表明一个态度,苏联没有倒下,就像当初步步紧逼的希特勒以为整个苏联搓手可得的时候,剧情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转。

    知道亚纳耶夫要举办阅兵的真实意图之后,帕夫洛夫也从反对变成了默认的形式,他还提出一个关键性的问题,“这次的卫国战争胜利周年纪念日,需要宴请其他的社会主义盟国吗?”

    捷克斯洛伐克的共产党合法性在天鹅绒革命中烟消云散,罗马尼亚也已经是救国阵线委员会的天下,匈牙利也是民主社会主义的摇篮。而南斯拉夫则在分裂浪潮的风雨飘摇中不知去向。

    越南,朝鲜,古巴,还有某个一直与苏联关系复杂的社会主义国家成为了这次阅兵邀请名单上的国家。前面三个的代表不出意外的话一定会出现在红场上,至于最后一个会不会过来,亚纳耶夫也不清楚。而帕夫洛夫欲言又止的,就是最后的那个国家。

    虽然在亚纳耶夫的努力之下,两国的关系渐趋缓和。原本一些有争议的边界也在苏联和南部邻居各自的退让之下选择了共同开发。但是在苏联,尤其是某些鹰派的将领眼中,他们依旧是所谓的北约外编人员,威胁苏联远东地区的一颗重磅炸弹。

    但是每次这样的言论被亚纳耶夫知道后都会遭到通报批评,情节严重一些的甚至会被当面警告批评。亚纳耶夫知道拉拢南边邻居的重要性,苏联已经没有办法独自面对日益跋扈的世界警察了,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在拉拢一个足够分量的盟友,一起对抗美利坚的邪恶宣传。

    “邀请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亚纳耶夫说道,之后他又加了一句话。“顺便给那些害怕我们的欧洲邻居也发一份邀请函,至于他们愿不愿意过来,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亚纳耶夫从来没对西方报过什么希望,事实上处于欧陆边缘的苏俄从一开始就是被孤立和欺负的对象,所以苏联才会拼命的发展,建造起最强大的战争机器,为的就是摆脱被孤立的局面。然而现实是残酷的,苏联的崛起引发了其他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恐慌,他们联合起来企图绞杀最伟大的革命政权,并将苏联称之为邪恶的红色帝国。

    这也同样让亚纳耶夫明白了一件事情。一个国家没有强大的综合国力,光是靠建立庞大的战争机器不过是揠苗助长的行为。只有拥有同样令人瞩目的经济实力,西方世界才会在苏联面前俯首称臣。

    “那南边的那位国家同样也发一份咯?”帕夫洛夫问道。

    “过几天会有一次出国访问他们的机会,那份邀请函我想让雷日科夫同志亲手交到他们的手上。”亚纳耶夫说道。在这个国家呆的太久,每天沉浸在政治阴谋的都心斗角之中,他都快忘记了穿越之前的懒散安逸生活。

    “我希望能跟他们继续加深落实改革开放,尤其是轻工业方面的支援和交易。虽然这对苏联落后的轻工业来讲不过是杯水车薪,但是所有项目慢慢的汇聚在一起将会成为不可小觑的力量。”

    由于在制度和经济各种方面的原因,苏联和南边邻居的谈判一直进行的异常缓慢。最终还是由雷日科夫建议在边境主要城市划出一片试点,来进行不同的商品交易制度,也就是所谓的经济自贸区先行试点,如果真的可以的话,那么将会陆续的推广到全苏联,甚至是加盟国。

    当然这个想法提出的时候,亚纳耶夫是绝对赞同的,现在他要做的,就是与中国进行贸易谈判,在经济自贸区内进行不一样的改革尝试。

    “你是说雷日科夫经济部长访问中方,顺便将邀请函亲自带过去。”帕夫洛夫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这份阵势未免也太隆重了吧。虽然最近两国之间谋求经济合作战略合作如火如荼,但是用这种方式实在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帕夫洛夫同志。”亚纳耶夫点点头,伸出手打断帕夫洛夫的讲话,他说道,“虽然我们之间有过龃龉,但是我也很清楚一件事,美国拥有着众多分量十足的盟友,而我们苏联呢?最后的盟友也在1991年分崩离析。这个时候,还同处于一个阵营的国家,更是我们要拉拢的对象。老盯着过去的那点恩怨,是不会有进步的。”

    亚纳耶夫有些感概的说道,“何况他们曾经那么的相信我们苏维埃,相信伟大的共产主义理想会实现。”

    “所以我们也决不能让他们失望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