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又是一周过去。

    《小三》这首歌,在刚刚开始发行的时候,因为它的题材就受到了极大的关注,但与此同时,这首歌和它的“创作者”鞠杰也受到了社会舆论极大的抨击。

    尽管人们心知肚明,都深懂这首歌唱的就是社会上最令人深恶痛绝的现象,但有时候把人性残酷的一面直接剥露出来,并不见得能让人能够接受!

    无论是乐评人,还是非音乐行业的娱乐圈人士,纷纷对这首歌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说蹭热点也好,他们反正是通过不同的渠道,包括最近新兴的微播,接二连三地踩这首歌一脚。

    尽管初期天美还在公关上动了一些手段,用钱去请一些乐评人来为这首歌站台,可是到后来,看到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骂声,他们也只好放弃治疗。

    这些评论的槽点也各有不同,甚至有一些形成了鲜明的对峙,像有的女权人士表示这是对女性的不尊重,感情的破裂,不能只归罪于第三者的插足,这个男方的责任应该更大!

    而可能受到过同样伤害的人也不喜欢这首歌,她们觉得这首歌不是在责怪小三,而是在维护小三!

    看那个歌词,“我也知道那不是因为爱”,这什么狗屁,不是在给小三开脱吗?

    而有一些男性的乐评人也很反感这首歌,他们觉得鞠杰在这首歌里,扮演了一个软弱无能的糟糕角色,作为男人,就应该敢爱敢恨,既然她敢给你脑袋上种下一片草原,你就应该让他看看什么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不过……

    有些诡异的是,尽管骂声一片,各大音乐网站上乐评区里几乎都是一边倒的骂声,但这首歌的评分却不低,给这首歌打高分的,和给这首歌打低分的人数几乎持平!

    这个数据曾遭到人们的质疑,但版权组织介入调查之后,却发现这首歌的评分并没有造假,而且他们摘选了一些咨询打高分的观众的回复公布出来,并且在版权组织微播公众号上发布,这些回复组合成的长文却得到了许多人的点赞。

    “我不知道这首歌好在哪,但我听了觉得很解气。”

    “有人将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都掏出来给你看了,给个五星好评不过分吧?”

    “没办法予以评论,好听就行,想那么多干什么?”

    “这首歌很有魔性,我单曲循环了好久,居然没有听腻。”

    “这首歌确实好听,不过得塞上耳机,塞上耳机有时候也不行,因为忍不住会跟着唱,声音一大,公交车上周围的人看着,那诡异的眼神,就尴尬了……”

    确实如此,不喜欢这首歌的人可以找到无数的理由来抨击它,但喜欢这首歌的人,也没办法找到理由来维护它,甚至都不太愿意告诉别人自己喜欢听这首歌……

    别人骂就骂吧,喜欢听的人继续听就好了。

    于是,这首歌在一片骂声中,越来越火,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尽管鞠杰参加了那些打榜节目却拿不到类似“音乐势力榜”等榜单的好名次,但在电台,这首歌居然被人疯狂点播,连续盘踞了电台点播榜榜首好久好久!

    而令那些乐评人大跌眼镜的是,《小三》单曲的销量也很诡异地持续上涨着。终于,在发布一周之后,它杀入了版权组织的新歌畅销榜的前十,也意外地将墨菲的《最初的梦想》挤出了前十,更令人惊讶的是,它还保持着很强劲的上涨势头!

    得知道这个消息,天美的人们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反正是哭笑不得。

    这个事情还被一些八卦媒体拿着调侃一波,甚至还翻出了墨菲之前那些绯闻,尽管已经被澄清,但它们好像都瞎了一样,还是吹嘘了一波,还好,这些八卦媒体还没玩上微播,影响力只停留在报刊亭的范畴。

    鞠杰的个性并不是那种被骂了还忍气吞声的,他当初看着那些乐评,就火冒三丈,砸着东西扬言要找媒体来跟那些人打嘴仗。

    还好,杜伦早就预料到了这个情况,及时地劝住了鞠杰,教他冷静看待这事。而随后,这首歌的成绩高涨,也让鞠杰心花怒放,忘记了跟别人理论这回事。

    紧跟着,此间大火的鞠杰,也接到了雪花般飞来的综艺邀约,每天忙于奔波赶场,十几个综艺节目轮番上阵,他都顾不上想别的!

    成名了,真的是痛并快乐着啊!

    反正鞠杰挺享受这种感觉。

    ……

    被挤下前十的墨菲多少还是有一些失落,只是她并没有太在意,因为一些粉丝的来信,还是让她感到欣慰,感到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杨轶,你来听听这一封。”墨菲正在书房里,乐不开交地给杨轶念着信,“墨菲姐姐,感谢你唱的《最初的梦想》,给了我追求梦想的力量!我也喜欢音乐,也参加过许多比赛,但我有个不好的地方,就是一走上舞台就紧张,发挥不出正常的水平,遭遇过很多次失败后,我去年放弃了这条道路,选择听从家人的安排,回到学校读书。但听到你这首歌之后,我忽然明白了,我不应该放弃,因为只有音乐才会给我快乐……”

    这个粉丝来信的时候,已经重新捡起了音乐,而且参加了一个唱片公司的选拔,成为了一名练习生,虽然距离出道还有些遥远,但她觉得自己已经走上了追求最初梦想的道路,内心里充满了喜悦和希望。

    “你看看,我唱的这首歌,还是有积极意义的,那些说我误人子弟的,我觉得他们应该看看这封来信!”墨菲有些小得意。

    “他们看了也没用。”杨轶耸了耸肩,将这个残酷的事实告诉墨菲,“有些人觉得自己才是对的,别人说什么都听不进去,你给他们看这封信,他们会说你还是误人子弟,当上练习生并不代表着什么,她那么胆小,害怕舞台,到时候依然不会有出道的机会。”

    “人都会成长的嘛!哎,你这个魂淡,都不愿意说一些好听的话哄哄我!”墨菲气恼地用粉拳捶打杨轶的胸口,嗔道。

    结果,她却被最近有点容易上火的杨轶给一把拉进了怀里,在一声尖叫之后,声音被堵住了。

    而此时,正在无聊地窝在床上玩手机的杨欢耳朵动了动,那声尖叫穿过了两堵墙,但在这寂静的夜晚还是格外清晰。

    “我的大哥!”杨欢哀嚎一声,把脑袋埋进了枕头里,捂住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