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受到舆论的影响,专辑销售成绩不是很理想,但后续随着口碑提升,无论是实体专辑的销售,还是网络单曲的销售都开始渐渐地展露出强势的后劲,墨菲的歌在新歌畅销榜上也是一路逆袭、追赶。

    终于,在一月九日,《我的歌声里》这首歌完成了强势登顶,成为这张专辑第二首斩获榜首的歌曲。

    而这还不算什么,令媒体们一片惊呼的,是这一天畅销榜上,排名前十的歌曲,居然有四首来自墨菲的新专辑!

    多少年没有见过这么强势的一幕了?前十的榜单里,四首歌写在了同一个歌手的名下!

    而且这四首歌,成绩都还不错!

    第一的《我的歌声里》,第三的《爱我别走》,第七的《逍遥叹》……

    还有一首被放在这张专辑的末尾的歌,一开始不被人重视,也暂时还没轮到它参与电视台的打榜节目。但自从墨菲在电台的邀请下演唱了这首歌,它在网络上的单曲销量立刻飙升,虽然今天刚刚挤进第十,但谁也不认为它只有第十的水平!

    乐评家们对这首歌的评价很高,甚至不比《漂洋过海来看你》差,有一个乐评家更是称这首歌是他的致爱:“墨菲这张专辑有两首关于海的歌曲都可以拿奖,但如果非让我选出一个第一,那我不会选《漂洋过海来看你》!”

    天美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个情况,所以经过沟通,明天墨菲在羊城陈奕捷的演唱会上演唱的歌曲,也不会再是《我的歌声里》,而是换成了这首歌。

    相信随着曝光率的增加,这首歌也会像《漂洋过海来看你》、《我的歌声里》,那样,成为新歌畅销榜的榜首,一张专辑三首榜首歌,这好像是要打破纪录了!

    ……

    暂且不谈影响力与日俱增的墨菲,杨轶今天又得头疼了,因为周六到了,也到了约好的孩子们拍电影的时间,杜媛蕾都已经跟学校借好了校医院的大厅,安排好了一切,就等着他和其他的小朋友了。

    杨轶不用去接人,殷勤的家长们早早地便把孩子们送了过来,除了工作繁忙的陈诗云的爸爸陈国强,还有只是让家里的司机送馨儿过来的兰州凯,其他的家长还都舍不得走,像伍玥,她就装病推掉了今天的课程,专门来看自家女儿演戏。

    南昭宇今天是他爸爸送过来的,南易云对孩子们第一次“触电”的表现也深感兴趣,他跟伍玥都决定留下来围观。

    “小宇,你可是要听杨叔叔的指导,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知道吗?”在咖啡店,南易云便当着杨轶的面,严肃地叮嘱着南昭宇,然后转头跟杨轶笑道,“这孩子,有些笨头笨脑的,他哪里做得不对,你尽管教训他。”

    “哪里,南昭宇挺聪明的,今天一定会表现得很好。”杨轶嘴上这么说,但他看向南昭宇的时候,却是展颜一笑,露出了牙齿,活脱脱地就像一个大号狼外婆。

    或许是南易云的教育方式太传统了,南昭宇在他爸爸面前确实是有些憨憨的样子,不过,到了小伙伴们中间,小男生就活泼了许多。

    五个小家伙叽叽喳喳的,好像话题超多,说个不停,咖啡店都被她们吵得热闹异常。

    直到杨轶喊了一声“出发”,五个小家伙们兴冲冲涌了出去,丁湘和杨欢的耳朵才得以清静一会儿。

    不过在路上,小家伙们也不安分,一开始还手拉着手并排走,没一会儿,陈诗云耐不住性子,开始松开手自己蹦蹦跳跳地跑在前面,然后所有的小家伙都跑了起来,咯咯笑着,围着杨轶转来转去,追打玩闹,精力特别旺盛。

    “你们都追不到我!”曦曦笑声如风铃一般,在校道上回响。

    “曦曦等等我。”杨珞琪也变得活泼了一些,小姑娘跟在后面小跑着。

    “跑慢一点!”杨轶连忙叫了一声,他都顾不上跟伍玥还有南易云说话,他得小心一点,不然一个不注意,可能就把哪个没看路的小家伙给撞翻了!

    “好啦,好啦,不要跑了,待会摔倒了怎么办?冬天擦破皮,待会疼得你们哇哇叫哦!”伍玥主动帮杨轶劝起了孩子们。

    南易云也板起了脸,冲南昭宇呵斥道:“跟你说了多少次,男孩子做事要沉稳,跑什么跑?”

    一顿折腾,好像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一样,他们终于来到了片场——校医院。

    “这是医院呀?”小家伙们在门口还犹豫了一会儿。

    “我不喜欢去医院,在医院要打针,屁股好痛。”兰馨有点畏缩了,她摸了摸小屁股,往后退了两步,躲在小伙伴们身后。

    “我也不喜欢打针。”曦曦小鼻子抖了抖,似乎在闻什么一样,她附和道,“医院也臭臭的,不喜欢。”

    “医院才不臭,我经常去我妈妈那个医院,可干净了!”陈诗云不满地反驳起来。

    “但陈诗云你不怕打针吗?”杨珞琪被小伙伴们说得有些胆怯,弱弱地问道。

    “我不怕打针啊!我就打过一次针,而且我超级勇敢的!”陈诗云得意地说道,“你们都没有我厉害。”

    “但……但……”南昭宇想说话,但吭吭哧哧了半天,最后气馁了。

    他想说自己也很勇敢,可是实际并没有,想到打针,小男孩想装勇敢都没有勇气。

    杨轶还好奇为啥她们不进来,回过头刚好听到她们的对话,他有些哭笑不得地揉了揉兰馨和曦曦的小脑袋:“好啦,好啦,不是过来打针的,你们是来拍电影的,你们忘了?不要害怕。”

    好说歹说,才把她们带了进来。

    杜媛蕾捧着一个板子走过来,互相认识之后,便蹲下来,态度难得很温和、很有耐心地给孩子们讲戏。

    有点出乎杨轶和伍玥意料的是,在导演杜媛蕾的面前,小家伙们不但没有再皮,反而都老实了起来,一个个安静地站在那听杜媛蕾说话。

    杨轶他们都不知道,这还多亏了曦曦之前的宣扬,杜姐姐可怕的形象已经在孩子们的心目中根深蒂固,一听是导演,她们就不敢再闹了——害怕被骂啊!

    好不容易听导演讲完戏,杜媛蕾转身走开,小家伙们才活泼了一些,但她们还是有点小紧张,兰馨偷偷地瞄了一眼杜媛蕾的背影,小声地问:“曦曦,那个漂亮姐姐就是杜姐姐吗?她看起来不凶啊?”

    “嗯嗯,杜姐姐很好的呀!”曦曦点了点头,不过又摇了摇头,她嘟着小嘴说道,“可是,可是杜姐姐有时候会凶凶的,演电影的时候,做不好就会变得凶凶的。”

    “有多凶?”陈诗云问道。

    “特别凶,超级凶!跟老虎一样凶!”曦曦还不容易找到了形容的句子。

    “好可怕啊!”杨珞琪一脸紧张,她有些担心自己一会儿会不会因为拍得不好被导演凶。

    “我也害怕,曦曦,你说,你说我要是演得不好,忘记词了怎么办?”南昭宇担心地拉住了曦曦的手。

    他压根没注意,此刻后面一道锐利的眼光已经扫了过来。

    “别怕啦!昭宇,你忘了,你没有词呀!”曦曦乐得笑了起来。

    “昭宇,你过来,我给你包扎一下。”杨轶这时候走过来,他手里拿着跟校医院要的一些绷带,向南昭宇招了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