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曦曦有些不高兴!

    一开始还是高兴的,妈妈出来的时候,曦曦可是一个劲儿摇着手里的荧光棒,满心欢喜,就期待着妈妈能看到自己。

    然而,墨菲压根就不往台下瞅一眼。曦曦哪里知道,墨菲唱歌的时候是最投入的,她哪有四处张望的习惯?

    “粑粑,麻麻都看不到曦曦!”曦曦看着妈妈在台上跟别人在说话,这个心情就好像吃醋一样,小姑娘终于忍不住,委屈巴巴地扭过头来,抱怨道。

    妈妈都看不到自己,哪还有什么惊喜?

    “没关系,我们可以待会去酒店找妈妈嘛!”杨轶小声安慰着,“现在这里人这么多,就算她看到曦曦了,也不能立刻跟曦曦打招呼啊!”

    杨轶带女儿来看演唱会,只是单纯地想看看墨菲登上演唱会舞台之后的表现,想听听墨菲唱歌,他原本的打算,就是等墨菲回去下榻酒店之后,他再带着曦曦过去敲门,给墨菲一个惊喜。

    上午知道墨菲下榻的酒店之后,他便已经带着曦曦离开原先安排好的只是暂时落脚的酒店,然后在四季酒店订好了总统套房,更是耍了一些前世的小手段,从前台那里盗取了墨菲她们的房间号。

    所有的计划都进行得很顺畅,他还巴不得墨菲没有在演唱会上发现他和曦曦,这样计划好的惊喜才能实施下去。

    可以想象一下,届时杨轶敲敲墨菲的房门,手里抱着曦曦,还有一束鲜花,然后故意压低声音:“喂,你有快递!”

    把曦曦当成快递送上门,多好玩啊!

    不过,现在他还得安抚好急切地想要和妈妈“相认”的曦曦。

    “可是,可是……”曦曦不知道说一些什么,事情发展得跟她想的不一样,小姑娘觉得很委屈。

    “好啦,好啦,咱们也不要太为难你的妈妈,是不是?全场四万多人,而且台下黑灯瞎火的,你妈妈想要发现你太难了。”杨轶说道,“不过爸爸给你保证,今晚一定能够让曦曦看到妈妈!”

    “那你要跟我拉钩钩,不许耍赖哦!”曦曦嘟着小嘴,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还是伸出了小手指,选择了原谅。

    “好,好!”杨轶跟女儿拉了拉勾,忍着笑说道,“拉钩钩,骗人的是小乖。”

    因为台上还没开始唱歌,杨轶又在曦曦的耳边说,小姑娘立刻听出了问题,她心里一乐,咯咯地笑道:“才不是小乖,骗人的是小狗啦!”

    安抚了女儿,杨轶心里暗想:“这样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他也抬起头来准备接着看演唱会的时候,眼神跟台上的墨菲对上了。

    没错!

    对上了!

    半分钟之前,墨菲刚刚和陈奕捷沟通完,然后一边拨弄着耳塞,一边走到自己下午和陈奕捷商定好的位置,两人要相隔出一定的距离,表现出遥遥对唱的架势。

    但很巧,也或许是心心相印,墨菲鬼使神差地扫了一眼台下,以一个母亲的直觉,她的视线直接落在了正在背对着舞台,翘着小屁股坐在爸爸大腿上跟爸爸说话的曦曦的身上!

    茫茫人海里,墨菲是很难认得出杨轶,但不知道为啥,或许因为她是母亲吧?墨菲看到曦曦的背影,就一下子认出是自己的女儿!

    这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她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但她视线往上一抬,便看到了正在和女儿拉钩钩的杨轶。

    有杨轶的正脸,墨菲那还能认不出来?

    真的是杨轶和曦曦?他们不是在江城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墨菲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揉了揉眼睛,但没有错,刚好,杨轶也抬起头,跟她视线撞到了一起,看到杨轶的表情,现在她可以确定自己的判断了!

    接着,墨菲看到了杨轶苦笑着将曦曦抱转了过来,小姑娘看到自己的视线,高兴地摇着荧光棒,那个激动的可爱样子,墨菲都忍不住心里一乐。

    “哎,这个家伙!”墨菲暗暗地嗔了一下杨轶。

    她大概能猜到杨轶的意图了。

    但现在不是寒暄的好时机,她已经呆站在那里快半分钟了,再磨蹭下去,恐怕会被人发现异常,再顺着她的视线找到曦曦,那就麻烦了!

    墨菲转过身,一边往自己的位置走去,一边用手在身后比划了一个六的手势。

    “6”?啥意思?

    难道是跟《西游记》里孙悟空在菩提祖师那里学艺一样?比划一个六,是让杨轶和曦曦凌晨六点去找她?

    又或者是“666”的意思?

    当然都不是,还是杨轶懂,他一看就懂,知道墨菲是要自己待会给她打电话!

    “麻麻看到我啦!嘻嘻,我就说麻麻能够看到我的嘛!”小姑娘此刻还沉浸在反转的喜悦中。

    杨轶苦笑着揉了揉小姑娘的小脑袋,他还在为自己计划失败而惋惜着。

    “粑粑,你觉不觉得超级腻害的?麻麻超级厉害!”曦曦还转头过来,兴奋地问道。

    “你开心就好……”杨轶耸了耸肩,微微一笑。

    还好,台上的音乐又开始了,墨菲和陈奕捷也要开始合唱,曦曦也专心地看了起来,杨轶才得以解脱。

    温和的前奏之后,墨菲先开始唱起来:“头沾湿,无可避免……”

    咦?台下的观众们都瞪起了眼睛。

    尽管陈奕捷之前早有铺垫,墨菲娴熟得不比纯正的港城歌手差的粤语唱腔,着实是给他们一个惊喜。

    而且,这首歌的唱法跟《听海》完全不一样,它的音调是完全沉下去的,并不适合原先墨菲的那种高音。

    但墨菲还是没有让他们失望,她展现出了同样令人惊艳的低音,而且同样情感丰富,将这首歌演绎出了不同于陈奕捷的另一种韵味!

    陈奕捷此刻好像一个完全的配角一样,呆呆地站着,任由墨菲继续唱下去:“……越渴望见面然后发现,中间隔着那十年,我想见的笑脸,只有怀念,不懂怎去再聊天。”

    如果说《听海》里的墨菲就好像一个微醺的女人在吐诉着自己的情感,受到酒精的影响,情绪波动很大,那么《不如不见》里的墨菲便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喝着咖啡的知性美女,在用淡黄信笺,用柔软的笔触来慢慢倾诉着自己已经失去的情感,冷静但又温情。

    春兰秋菊,说不出哪个墨菲更令人心动,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两首歌,墨菲都演绎得令人沉醉!

    终于,陈奕捷也开唱了:“像我在往日还未抽烟,不知你怎么变迁……”

    不愧是Eason,一开口,那深沉抒情,又极具辨析度的声音,便将观众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那成熟的情感释放,欲拒还迎,似乎又比墨菲还要优秀!

    或许是受到陈奕捷的刺激,墨菲也再度爆发,在两人合唱“成熟地表演,不如不见”的时候,墨菲竟然唱得和陈奕捷十分合拍,似乎实力上已经达到了同样的级别。

    当然,这些差别,很多人是听不出来的。

    那也没有什么关系啊!两个唱功顶尖的歌手一起合作演唱,多少年才能见到一次?就好像前世Eason和天后的龙年春晚演唱一样,墨菲的演唱还不会跑调,而她的唱功也要比天后巅峰时期强上一些!

    台下的观众们是听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