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原本,杨轶是想送曦曦去幼儿园回来,便去片场等剧组的杀青。但卢本杰的到访,让杨轶还是耽搁了一下。

    卢本杰就是之前撒哈拉出版社负责他的经理人卢先生,现在撒哈拉出版社重组,杨轶将卢本杰提到了副主编的位置,不过工作性质跟之前没有太大差别,主要还是负责他的作品。

    “请坐,有什么事情,电话里说就行了,还大老远跑来一趟。”杨轶笑着跟卢本杰说道。

    坐在杨轶面前的卢本杰,此刻手里握着一叠稿子,那是杨轶前几天给卢本杰的新书稿件,他苦笑着说道:“没法不来啊,看了您这本书,我心情很复杂,电话里说不清楚。”

    “看完了?”

    “看完了!”卢本杰何止是看完了,他还看了几遍,好不容易才将这个故事的脉络给弄清楚,也从中看到了许多第一遍、第二遍看不到的细节。

    “怎么样?客观地评价一下!”杨轶兴致勃勃地问道。

    这本书,杨轶花了大量的精力去改编,也不知道自己改编的效果如何,他很想得到卢本杰的反馈。

    “很可怕的一本,老实说,我看得毛骨悚然,但……也是欲罢不能。”卢本杰叹息一声,“杨总您的构思果然是无人能及,而且,相比起您之前的作品,就算是比起现在大火的《越狱》,这本书的情节更加缜密,逻辑更经得起推敲。”

    卢本杰迟疑一下,然后坚定地说道:“是我读过的最特别、最精彩、最扣动人心的悬疑!”

    杨轶松了一口气,他笑道:“有你这样的评价,我就放心了。”

    至少,他没有毁掉一部经典。

    “可是,问题是,这部,跟您原来的风格差别太大了,我怕,您的读者会难以接受啊!”卢本杰其实这次来,想跟杨轶说的就是这个问题。

    “你的意思是?”杨轶皱了皱眉头。

    “这无关题材,只是您原来的风格还是比较正面的,《士兵突击》、《亮剑》都属于劝人积极向上的,那本您写给女儿的童话故事书就不说了,《余罪》虽然也游走在黑暗边缘,但整体而言还是好的,即便是《越狱》说的是一群罪犯的故事,但故事的风格还是以打击邪恶为主。”

    卢本杰叹息一声,说道:“可是这一本,您的主角都是十足的反派。即便我也承认他们有阳光的一面,可是……做的一切都不能说是好事啊!”

    “然后呢?”

    “然后,我怕你原先积累的那些读者接受不了。”卢本杰小声地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这本写反派人物的书不能出了?”杨轶还有些诧异。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本书很好,将人性剖析得入木三分,喜欢它的人会很喜欢……只是我觉得你是不是考虑一下,换一下笔名,专门写这种类型的书?以免流失原来的读者。”卢本杰婆婆妈妈的,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杨轶一乐,他说道:“原来你是这个担忧啊!那我问你,假如我换了笔名,读者的人数,是比我现在的多,还是少?”

    “在初期肯定会少,但在后期,不好说,我觉得这本是悬疑中不可多得的顶尖作品,喜欢悬疑的读者们会很忠诚地追读你的,所以这个人数到后面也会很多,只是不知道具体会有多少,难以比较!”卢本杰说道。

    “那就不改了啊!”杨轶摆了摆手,说道,“我又不是就写一种题材的作者,军事、童话、犯罪,这些题材,每个都跟其他的有很大的差别,然后读者群体也不一样,但那又有什么关系?不需要在意读者的流失,流失的空隙,会被新的读者补充,只要作品质量有保证,那就不怕!”

    “那,那好吧……”

    卢本杰意志并不坚定,杨轶提了一下反对意见之后,他便没有再说起要杨轶换笔名的事情,只是和杨轶商量一下新书的计划,不久便告辞离开。

    ……

    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它们的拍摄并不是按照剧情的走向为顺序。因为考虑到成本,导演会打乱拍摄的剧情顺序,会尽量将在同一个布景里的剧情放在一块拍完。

    《童话》剧组就是这样,杀青前的最后几个镜头就不是大结局时候许诗诗躺在病床上无力地垂下了手的那一幕,而是阿光和许诗诗在练琴室里,阿光弹奏,许诗诗昏迷摔倒的那一段剧情。

    “咔!”杜媛蕾再次喊停。

    她顿了顿,看向还躺倒在地上的“许诗诗”,轻轻说道:“秦雯,你先起来。”

    秦雯叹息一声,从地上爬起来,嘴上抱怨着:“哎,还不行吗?再摔下去,我就要被摔死了!”

    就最后的这个镜头,杜媛蕾都已经NG了好多次,她想要拍得尽善尽美,想要将许诗诗摔倒的那声巨响带来的震撼感拍出来,更想要拍出正在弹奏的阿光听到声音转头过去,那个发懵、不知所措、不敢相信的表情。

    杜媛蕾将每一个细节都抠的很死,所以她一次次NG,要求郭子意将普通的呆滞表现成复杂的呆滞,要求秦雯晕倒得更真实……

    在一旁看着的杨轶都为秦雯感到心疼,这个小明星,演戏的时候还真的拼,一次次摔倒,压根都不拖泥带水,别说她疼,看的人都为她觉得疼!

    其实杨轶觉得郭子意和秦雯拍得已经很好了,尤其是刚刚那一条,看得他都觉得心里一颤。不知道为啥杜媛蕾还觉得不行,他心里疑惑着,但没有干涉杜媛蕾的导演。

    杜媛蕾等所有人都看了过来,以为她要讲戏的时候,她微微一笑,难得一见的俏皮地眨了眨眼,飞快地说道:“我宣布,我们这部名字叫《童话》的微电影,杀青啦!”

    “啊?”众人一阵儿呆滞。

    反应似乎有点慢,场面有点尴尬。

    怎么没反应?杜媛蕾有些窘迫地摆了摆手:“Surprise?”

    “真,真的结束了?”汪超有些捉摸不定地问道。

    “真的结束了!”郭子意反应了过来,他激动地从钢琴凳上跳了起来,挥了挥拳头。

    这会儿,大家才真的欢呼了起来。虽然刚才有些尴尬,但完成的喜悦,还是让他们欢喜地跳了起来。

    严肃了大半个月的杜媛蕾也露出了笑容,尽管之前很凶,尽管刚才还糊弄了大家,但她还是被大家拥起来,抱起来,甚至,还被抛了起来。

    “走,杀青了,自助餐走起!”杨轶一会儿,也被大家围住了,他豪迈地挥了挥手,“我也给你们准备好了香槟,我们今天,可得好好庆祝庆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