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小辛好伤心啊,她还要做很多事情,也不能去玩,噢,粑粑说她太脏了,大家叫她灰姑娘。”曦曦讲的故事,当然没有杨轶说的那么有条理,但她能复述出来,已经很不错了!

    杨欢还在地上呜呜地哭着,但机灵的眼睛压根没有泪水,一直往曦曦那边撇去。

    “然后,然后有个小仙女出来啦!我是小仙女,小姑姑,我来找你了!”曦曦咯咯笑着,从沙发上又下来,蹦跶着来到小姑姑身边。

    “啊,小仙女。”杨欢很配合地转头望着曦曦,一脸惊讶,同样的浮夸,嘴巴都张得好大。

    “不要害怕,灰姑娘,我是来帮你的啦!”曦曦低头看着杨欢的眼睛,小手拍了拍自己身体两侧,说道,“你想不想去跳舞呀?”

    “想,做梦都想!”杨欢吸了吸鼻子,假装柔柔弱弱地说道。这次倒没有那么浮夸了。

    “那我让你去吧!变变变!”曦曦小手在空中挥舞,可爱地画了一个圈,这是杨轶教她的变魔术的姿势,就是少了一个小魔法棒。

    杨欢迷茫地眨了眨眼睛。

    变了啥?

    “我把大南瓜变成了马车,还给你变了漂亮的裙子,还有超级漂亮的水晶鞋!”怕小姑姑理解不了,曦曦还学着爸爸那样解释,“水晶鞋就跟玻璃一样啦,超级漂亮的。”

    杨欢还第一次听这么神奇神奇的故事,她有点被吸引了,还好,她也是背过演员的自我修养,很敬业地从地上跳起来,假装捏着裙子,踮着脚,转了一圈,叫道:“哇,真的好漂亮啊!”

    “嘻嘻!”曦曦眉开眼笑地退后,她爬回到沙发上,不过没有好好坐着,而是跪着直着身子,接着兴致勃勃地说道,“好啦,你可以去跳舞了!”

    “嗯,我去跳舞!”杨欢佯装坐在马车上,颠簸了一下,到了舞会,然后开始转身跳起舞来。

    “等一下哦,你要十二点钟前回来哦!”曦曦想到了什么,又跳下来,跑到小姑姑身边说道,“因为,因为后面就变不出来了,就也不能回去。”

    “嗯嗯!”杨欢猛点头,她越来越觉得这个故事有意思了。

    ……

    杨欢这边在跳舞,郭子意他们也在跳,好一会儿,才心满意足地从舞池里回来。

    大冬天的,跳一阵子,居然热得不行,郭子意和汪超都解开了拉链,敞开外套,朱立扬更是将外套脱了,搭在肩膀上,很潇洒、很酷的样子。龙霓也是跳得脸红红的,还带着兴奋的神采。

    这么一折腾,原本喝了几杯酒的醉意,也被汗给蒸了出去,他们又点了一些喝的。

    “玩得尽兴吗?”杨轶看了看手表,微笑着问道。

    还有半个小时,再玩半个小时就得回去了。杨轶心里还是惦记着女儿,不知道她在妹妹那里会不会不开心……

    “特别开心!以前我都觉得酒吧乱糟糟的,不敢来,现在觉得,好像也没有什么啊!”朱立扬说话也没有之前那么小心了,眉飞色舞的。

    “乒!当啷!”

    朱立扬话音未落,后头便传来了酒瓶碎裂的声音,舞台上的音乐一滞。

    朱立扬吓得缩了缩头,其他人也紧张了起来。

    出事了?

    不过,不是他们这里。

    杨轶眉头微微一皱,寻声望去,声音是从舞台那边传来的。

    只见舞台上,林幕安正抱着吉他,有些迷茫,有些惊惶地站在那,他的身前,是碎裂了一地的酒瓶碎片。

    “啊?是那个林幕安。”丁湘掩嘴,惊呼出声。

    “林幕安是谁?”郭子意扭过身,跪在卡座的沙发上,翘着屁股往舞台上望着,他倒是想看热闹。

    “你这个乌鸦嘴!”汪超小声地埋怨着朱立扬,他这回也老实了,他缩了缩脑袋,还将头上显眼的红色发带扯下来,揣到裤兜里,就生怕因为这个东西被爆头。

    那边丢酒瓶的人也站了出来,一个喝的醉醺醺的皮夹克男,喷着酒气,指着舞台叫道:“唱,唱你MP,好好的,中华人不,不唱中华歌,你唱,你唱的什么鸟语?”

    舌头都打卷了!声音传过来,也幸亏是音乐停了,大家都在看着,杨轶才听到一些。

    “我唱的是粤语歌,也是中华歌啊……”林幕安有点不服气,他忍着,小声地说道。

    “MP,在江城,你唱个,唱个什么鬼,粤语歌!你以为,以为是你港城呐?你特么的,是不是,是不是瞧不起我?”那个皮夹男估计是喝多了,挥舞着另一个酒瓶子,叫嚣着。

    有种一言不合就要往林幕安身上砸酒瓶子的意思。

    “啊!”丁湘紧张又害怕地捂住了嘴,担心地看着林幕安。

    郭子意转过身,看了看丁湘,挠了挠头,跟杨轶说道:“杨大哥,那个人好像是丁湘姐的熟人,要不你帮帮他吧?”

    “……”杨轶无语地瞥了郭子意一眼,他很想说,其实丁湘跟那个林幕安的熟悉程度,还不见得比杨轶他高多少。

    杨轶淡淡地说道:“别急,酒吧也有自己的保安。”

    “对,咱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朱立扬害怕地说道。

    不出杨轶所料,两个别着对讲机的保安出现了,他们在劝说着那个皮夹男。当然,是劝说还是警告,那就听不清了。

    “MP,叫我们出去,你们酒吧不要开了是不是?知道我是谁吗?”皮夹男挣脱了两个保安的手,叫道。

    皮夹男的同伴也站了起来,是两个西装男,他们也喝得差不多了,醉醺醺地说道:“我们黄总你都不认得了?”

    “把你们老板叫来!”

    皮夹男被提醒了一下,他挥舞着酒瓶子,叫道:“把你们老雷给我叫来,MP的,劳资每次来,不都是花了上万块酒钱,他老雷就敢把我这个贵客给往外推?”

    两个保安对视了一下,对方叫出了自己老板的姓,说不定还真的是认识的,他们不敢怠慢,一边通过对讲机告诉领班,让他帮忙通知老板,一边低声下气地赔罪,安抚对方的情绪。

    只留下林幕安呆呆地站在舞台上,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以前还真没碰到这样的事情。

    不是说酒吧就从来没出过事,但这样的事,还确实是头一回落在他的身上。林幕安就一个唱歌的,哪里知道怎么办?

    这边,杨轶看着那两个保安的做派,眉头微微一皱。

    “汪超,小朱,你们俩,带龙霓先回去,打的吧,直接回学校。”杨轶掏出了几张百元大钞,递给汪超。

    “好,好!”朱立扬担心出问题,胆子小的他连忙点头,但又紧张地问道,“那杨大哥,你呢?你们呢?”

    “不用担心我,你们先走,反正我的车也坐不了那么多人。还有,小郭,你和丁湘去停车的地方等我,车钥匙在这,先上车,发动机开了。”杨轶把钥匙塞给郭子意,“我等会就来。”

    郭子意没有喝醉,他眼睛还很清明,只见那两个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转,然后支支吾吾地说道:“杨大哥,我现在喝了酒,不能开车,我等你一起吧?丁湘姐先带钥匙上车!”

    “哎,我也不会开车啊!”丁湘推开他的手,鼓起勇气说道,“我跟你们一起吧!”

    这两个,还真是讲义气!装得破绽百出。

    “行了,我又不是去干什么,你们别担心,赶紧去车里等我!有你们在这,我顾头顾尾的,反而更麻烦!”杨轶好气又好笑地挥了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