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章节目录 第353章 路见不平飞把刀(为盟主乌龙铁观音加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42904.html
    看着郭子意他们从酒吧门口出去之后,杨轶才将视线收了回来,他起身,慢慢悠悠地往那边走去,经过吧台,他还悄无声息地顺了两把细长的水果小刀。

    现在酒吧里的音乐又响了起来,几个保安围着那一块,不影响到别的地方正常营业。

    不过,似乎那个黄总确实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酒吧的老板过来,一直在陪着道歉。

    “老黄啊,我知道小林刚才确实是有很多得罪之处,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得罪您,您也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把小林当一个屁,放了吧?”那个雷老板拿了酒过来的,正弯着腰,给那个黄总倒酒。

    “小林,过来,给黄总道歉!”雷老板朝林幕安使眼色。

    在后头的林幕安有点憋屈,但他也知道,雷老板其实已经是在帮他开脱了。

    “对不起……黄总……”林幕安背着吉他,走过来,抿着嘴,好一会儿才说出声。

    “哧!这就叫道歉了?什么时候,我黄某人要的道歉就这么廉价了?”那个黄总大马金刀地坐在那,不屑地说道。

    “老黄,您要小林怎么样给您道歉啊?他也没几个钱,要不然也不会来这个酒吧唱歌。”雷老板举起杯子,笑着说道,“要不,我陪您喝一杯,就算我替小林给你赔礼道歉了!”

    “停停停!老雷,没你的事,谁让你喝了?”黄总今天酒意上来,话也多起来,“我跟你说,今天,我不是冲你来的,你知道我这人最大度。”

    “对,对,黄总是出了名的大方、慷慨!”雷老板笑道。

    “但,我跟你说,为什么我发脾气!就是因为他,他MD唱什么粤语歌!”黄总喷着酒气叫道,“上个星期,我TMD在港城谈生意,几个小兔崽子居然敢拿巴掌打我脸,要不是他们是港城豪门的公子,要不是因为在港城,人生地不熟,如果是在江城,咱们的地盘,我非得把他们削了不可!”

    “所以,我最不待见就是听,听谁特么地在我这里说粤语,唱歌也不行……”黄总说着,雷老板连忙点头。

    黄总竖起两根手指头,叫道:“所以,今天这事,你让我善罢甘休,可以,两个条件,第一,你特么把这个小子给我开了,就算不唱粤语歌也不行,看着心烦!”

    “啊?”雷老板看了一眼林幕安,还是转过头,陪笑着说道,“好好,没问题,哪能让你黄总膈应,对不?明天小林,你就别来了,以后也别来了,我另外找一个唱国语歌的!”

    杨轶站在外围,默默地看着事态发展,他看到了林幕安欲言又止,最后无奈、黯然的神情。

    “第二!拿我的酒来,别用你这个黑方糊弄人,我又不是不懂酒。”

    黄总一边叫嚣着,一边砰砰砰地摆下六个八角杯,然后拿着别人给他递过来的酒,倒满了六个杯子。

    杨轶能够看到那个酒瓶,应该是俄国的伏特加!

    这个酒就烈咯!

    “喝,让那个小子把这个赔罪的酒喝完,这事就算了!”黄总倒完酒后,又坐了回去。

    雷老板一脸难色:“这,这小林他不会喝酒啊!”

    别说林幕安,就他雷老板喝完这六大杯没兑过其他东西的伏特加,估计都得趴下。

    “老雷,你这是瞧不起我咯?”黄总哼道。

    林幕安脸色变幻,他知道自己不会喝酒,酒量非常非常差,但自己今天不喝,恐怕也逃不过这一劫,他咬了咬牙,准备走上来的时候,一个声音斜地里插了上来。

    “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位老哥,你都断了人家的前途,就不要再咄咄逼人了吧?”

    大家转头看了过去,一个身材高大、穿着休闲装的男人走了过来。

    林幕安张了张嘴,他认了出来,是那个咖啡店老板。

    杨轶一眼都不瞅林幕安,也是大马金刀地在那个黄总面前坐下来,众目睽睽之下,似乎一点也不违和。

    “你又是谁啊?老雷,你店里,怎么那么多奇怪的人?”黄总不爽地问道。

    “我?跟你一样,是一个普通的客人,路见不平,来吼一声而已。”杨轶微微一笑,他看向了雷老板,“怎么,雷老板不轰这个闹事的,还想把我轰出去不成?”

    雷老板还是一脸笑意,但眼珠子一直在转悠着,心里一直在琢磨。

    他有些看不透杨轶,从外表来看,杨轶也仅仅是普通的有钱人,但气势上却一点不像普通人。而且,这个人看着这么乱的场面,几个保安站在这,也一样有恃无恐,雷老板更不敢轻易得罪。

    只要弄不清楚对方的背景,还是不要招惹为妙!雷老板这个也算是老江湖了,他笑着说道:“哪里哪里?来者是客,开门做生意,怎么会随便轰人?”

    “老雷,你这是在别人面前甩我面子吗?”那个黄总不快地说道,“这个人都坐到了脸上来了,你赶紧给我轰走?”

    雷老板脸色变幻,他在权衡着事情的轻重。

    “黄总是吧?听说过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吗?”杨轶缓缓地开了口。

    那个黄总本来就不爽了,而且喝了酒后又易躁易怒,顿时便勃然大怒,他抡起那个还有一点酒液的伏特加酒瓶,指着杨轶:“我听你M……”

    还没说完,杨轶手中白光一闪,晃了一下那个黄总。

    “噗……”一把小刀,狠狠地钉在了黄总耳边,正确说是脑后的木柱子上,刀身全部没入了木头里,刀柄没有一点动弹!

    黄总把剩下的脏话噎了下去,他机械地转过头,眼神呆滞地看着那刀柄,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但背后已经是惊出了冷汗,酒意也吓散了大半。

    那些保安都惊慌地掏出了橡胶棍,如临大敌地看着杨轶。但雷老板反应及时,他连忙拦住自己的人,呵斥道:“收起来,收起来!”

    雷老板刚才心里也是大吃一惊,他虽然还是摸不透杨轶,但就杨轶来的这么一手,雷老板就知道自己根本不能招惹这类人。

    雷老板就是一个开门做生意的酒吧老板,而且又是很干净的慢摇吧,又不是混黑的,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杨轶又慢慢地亮出手里另外一把水果刀,他手指头摩挲着冷光四射的刀身,微微一笑,说道:“黄总,大家都是文明人,没必要闹得你死我活,你说是不是?”

    黄总终于找回了吓丢了的魂,他紧紧地看着杨轶,正确说是看着杨轶手里剩下的那把刀,牙齿有些颤抖地说道:“你,你想怎么样?”

    刚才那把刀,差一点就直接插在他的脑门上了,黄总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故意的,居然能做到这么巧地避开他的脑门。

    但黄总怕了,酒醒了一半,理智也回来了。他也不是混黑的,虽然有钱,但家大业大,小命也格外宝贵。他可不想剩下那把刀不偏不倚地插在自己的脑门上。

    现在他小心地打量着杨轶魁梧的身材,和略显“凶恶”的面孔,心脏狂跳着。

    “我没想怎么样啊!只是,我看啊,你都已经断了人家的前途,再逼人喝这六杯酒,伏特加那个酒精浓度,喝了我估计不死也半死。你不觉得这样做很过分吗?”杨轶微笑着问道。

    “那你说怎么办?”黄总咬了咬牙。

    “还请黄总看在我的面子上,高抬贵手啊!我说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杨轶拱了拱手,很江湖地说道。

    “好!这事,看在你的面子上,就算了!”黄总站起身,叫着同伴,“我们走!”

    这几个人,看起来吓得不轻,倒也是够光棍,丢下一句话,就麻利地溜了。杨轶倒是看到一个细节,那个黄总走的时候,腿还在发抖,但为了面子,也是强撑着。

    等他们走了,杨轶才转头看向那个雷老板。

    那个黄总,大概不会再来他的店消费了。雷老板强笑着,跟杨轶说道:“谢谢您,帮我们解了围。”

    是不是真的要感谢,杨轶不知道,他只是知道,以雷老板今天的表现,应该不会再为难林幕安了。

    他将水果刀留在了桌子上,拍了拍手,跟雷老板笑道:“那行,既然事情都解决了,那我也要走了。雷老板,这个刀是你们的,就留给你们善后了,抱歉啊,破坏了你们酒店的装饰。”

    “没,没事,您慢走啊……”雷老板连忙点头哈腰地送着杨轶。

    杨轶施施然地离开了,不过,他整个过程,一直没有看林幕安一眼,似乎,他根本不认识林幕安,只是真的路见不平一声吼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