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章节目录 第355章 绝望中的呐喊(2/4)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42906.html
    杨轶拉开吉他包,取出了林幕安的吉他。他没有经过林幕安的同意,不过,林幕安就坐在身边,并没有说什么。

    这个吉他还不错,杨轶拨了一下弦,音质还很好。当然,跟胡颂南老爷子留给杨轶的那把比起来,还是差多了,但对于林幕安来说,应该也是他身上最贵的东西了吧?

    “杨大哥,你要唱歌吗?”郭子意兴致勃勃地说道。

    “嗯,忽然想起一首粤语歌,唱给你们听啊!”杨轶笑了笑,他手上已经开始弹起了前奏。在封闭的车厢里,尽管是轻轻的弹奏,那声音也是格外的清晰嘹亮。

    粤语歌?林幕安诧异地看了一眼杨轶,他之前还以为杨轶说理想和面包冲突,是要劝说他直面现实,放弃对粤语歌的坚持。

    前奏很慢,也并没有咋那么一听就很让人惊艳的感觉。

    “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杨轶一开口,林幕安便惊了,这个粤语口音,一点也不比他这个粤省土生土长的人差啊!

    难道老板是粤省人?

    看不出来啊!

    “怀着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风雨里追赶,雾里分不清影踪……天空海阔你与我可会变……”

    杨轶的声音有些沧桑,但并不浑浊,反而给人一种感情丰富的透澈感,很好听,比林幕安自己还要好,林幕安有些惭愧。

    不过,相比起杨轶的嗓音,林幕安却是更加关注歌词表达的意思。

    这首歌他应该是没有听过的,在记忆里没有一点印象。

    但三四句唱下来,林幕安的触动很大,他虽然认真小心地开着车,但已经隐隐约约地觉得,老板唱的这首歌,就是在唱他此刻的境遇。

    不是吗?

    虽然今夜没有飘雪,可是,寒夜的风,就好像冰雨一样刮在他的脸上,冻到了他的心里,如果不是杨轶出现,他的心,可能真的要冷却了!

    “多少次迎着冷眼与嘲笑,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一刹那恍惚若有所失的感觉,不知不觉已变淡心里爱……”

    杨轶慢慢地哼唱,起伏的旋律就像是蜿蜒扭动的蛇一样,渐渐地将林幕安的心脏给缠绕起来,那歌词里折射出来的无奈,令感同身受的林幕安有些窒息。

    在酒吧驻唱,他努力地唱着粤语歌,虽然是因为老板的要求,可是冷眼和嘲笑,还少了吗?

    确实,他未曾放弃过,可是,有多少次,他也对自己产生过怀疑,恍然间,若有所失……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林幕安紧紧地盯着前路,虽然回去大学城的路上车辆渐渐变得稀少,但他也要认真地开车,不能被心中的波澜影响。

    “仍然自由自我永远高唱我歌走遍千里……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oh~no……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这个歌词,真的是写到了林幕安的心里,他只能咬着下唇,将几乎滚出眼眶的泪水忍了回去。

    真的好想,跟歌里唱的那样,一直唱着他中意的粤语歌,一直走下去……

    不,不能忘记自己的梦想,哪怕跌倒一万次。

    林幕安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被这首歌给点燃了!

    同样被点燃了热血的,还有郭子意,他听得懂粤语,也是一个逐梦的骚年,哪能不同样为之感慨?只不过,他遭遇的挫折比林幕安少很多,那个激动程度,也没有那么严重。

    “杨大哥唱的歌是什么意思啊?听起来,还挺好听的!”唯一一个听不懂的是丁湘,她忍不住小声地跟郭子意嘀咕起来,声音压得很低,还担心打扰了杨轶。

    “必须好听啊,我估计是杨大哥写的新歌,内容是关于理想和坚持的,不知道是不是即兴的,这个歌词写得太符合这个林幕安现在的情况了!”郭子意不禁为杨轶感慨,“杨大哥果然还是杨大哥,摇滚的歌都能写出来,而且写得这么好!我跟你说,刚才偷偷看到林幕安擦眼泪了。”

    “这么厉害?”丁湘不明觉厉。

    其实,郭子意说得还不准确,这首歌之所以打动人心,并非是因为它的主题是理想和坚持,而是歌词里体现出来的挣扎!

    就好像“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上一句还是意志坚定、放荡不羁,表现出一股积极向上、勇往直前的冲劲,但下一句,又是急转直下,仿佛回到了现实,惶恐充斥了心怀。

    这歌词写得太真实了,完美地刻画出了林幕安的自我鼓励和自我否定的反复。

    这才是最让林幕安触动的地方……

    “仍然自由自我……永远高唱我歌……走遍千里……”在杨轶的前世,这句歌词是被人誉为是在地狱里发出的喊声。

    为什么是地狱里?

    因为黄家驹是在遭受到自己的创作自由被剥夺,自己的编曲被修改得面目全非,在长期的压力和对自己的质疑中发出的呐喊,他在最绝望的时候,喊出了自己对自由的渴望!

    这跟林幕安此刻的境遇何其相似?林幕安同样是不想为了唱片公司所追求的商业利益而改变自己对粤语歌的坚持,但他同样受到物质和现实的压迫,迷茫中,需要一股力量让他喊出自己的心声。

    或许这样,才能让他更加坚定自己的音乐之路……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哪会怕只有一天只你共我……”杨轶唱完了这首歌,并没有吭声,只是手指停在了琴弦上,任由车厢内安静了下来。

    郭子意也没有吭声了,他知道林幕安现在需要时间去自我思考。

    良久,车缓缓地开进了大学城,也离江城传媒大学更近了。

    “老板,我送你们回咖啡店?”林幕安轻轻地问道。

    杨轶抬起眼,看了看他,问道:“你住哪?”

    “没事,没事,其实就在江传的教师公寓,我女朋友有分了一个宿舍。不是太远,送你们到那之后,我自己走回去就好。”林幕安连忙说道。

    其实说起来很不好意思,这么大的男人了,还跟女朋友住在一起。

    “那去教师公寓吧,我妹妹也住那,顺便我去把我女儿接回来。”杨轶微微一笑。

    “那好吧。”林幕安点了点头。

    车内又安静了下来。

    “林幕安,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啊?”郭子意忍不住问道。

    “嗯……还没想好……应该是先去再找一个酒吧驻唱,然后跟你说的那样,去参加一些比赛吧……”林幕安还是想再坚持坚持。

    “不如你来我咖啡店吧!反正去酒吧也是唱歌,来我咖啡店也是唱歌,以后店里的钢琴归你管了。不过,你可不能只唱粤语歌!”杨轶忽然说道。

    支持和推广粤语歌,是个不错的理想。但只唱粤语歌,这是个毛病,得改。

    “啊?老板,你的店里不是不缺钢琴师吗?”林幕安又惊又喜地问道。

    “呵呵,以前是不缺,现在,缺了。”杨轶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