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杨轶给孩子们准备的好吃的可不只有布丁和烧烤,他还精心制作了譬如豌豆黄、南瓜饼、芒果千层和加了蓝莓和蔓越莓的蛋挞这样的糕点,还有芒果西米露、双皮奶等等甜品。

    可以说又好看,又好吃,别说小家伙们,大人们都看得食指大动。

    不过,小孩子们的食量毕竟是少,就算是小胖妞兰馨,她吃了几块烧烤,跟喝了点西米露,也饱了。

    就在杨轶跟几个家庭主妇级别的妈妈介绍制作美食的小窍门的时候,曦曦又带着吃饱喝足的小家伙们吵吵闹闹地跑到楼上去玩,她说要给她们展示自己的玩具呢!

    兰馨油腻腻的嘴巴都不抹,也是咯咯笑着跟了上去,兰馨的妈妈连忙喊着今天要全程当小保姆的丁湘,拜托她帮忙叫女儿去洗手、擦脸。

    孩子们有孩子们的精彩,大人们也有大人们的话题,除了一些放心不下的妈妈会上楼去看孩子,其他大人都在楼下聊天。

    就在杨轶在人群中周旋的时候,地产大亨兰州凯一边特别没形象地吃着烤鸡腿,一边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杨轶的这个店铺。

    “杨老弟,你现在的产业就是这个咖啡店吗?这个选址不是很好啊!”兰州凯忽然叫住了从自己身边经过的杨轶,呵呵笑道,“我没有别的意思,你的店布置得很有感觉,只是我从一个商人的角度来看,在江城传媒大学这个门开店,并不是很好的选择。”

    “兰大哥有什么建议?”杨轶问道。

    “要开咖啡店,特别是你要打造具有自己个人特色的品牌,就要考虑到你客源的问题,你目前咖啡店的客源有两个问题,第一是这个后门的人流量少,从一开始便对你的销售额有了很大的限制。”

    “其次!”兰州凯这回终于像一个生意人了,有条不紊地说道,“学生的购买能力毕竟要差很多,除非你卖便宜的咖啡,以量取胜,但你现在卖的是手工咖啡,价格不可能定的太低,那么你应该考虑收入比较高、对生活有质量要求的白领阶层。”

    兰州凯对杨轶的印象不错,他不仅对杨轶的生意经进行指点,还跟他拍胸脯保证,只要杨轶想,他可以随时给杨轶提供一个在滨海商业区的门面,成本价租给杨轶。

    但杨轶还是婉拒了,他稍微透露了一下自己写小说的主业,然后笑道:“开个咖啡店只是我的个人爱好,开在大学这里,可以享受一方安宁,也可以蹭一蹭江传的艺术气息,并不是为了赚钱。”

    兰州凯对文学兴趣不大,没有追问,不过他还是表示了对杨轶这份单纯的心的赞赏,还让杨轶冲一杯咖啡给他喝。

    “不错不错!你这手艺,比我秘书的好太多,奶奶个腿的,我看我要让他过来跟你学两手。”兰州凯品尝了杨轶特别给他冲泡的蓝山咖啡,哈哈大笑道。

    这时候,小家伙们又一窝蜂儿跑了下来,一脸兴奋的曦曦蹦蹦跳跳地跑到爸爸的身前,拉着爸爸的手,期盼地说道:“粑粑,粑粑,你可不可以跟孙悟空那样,呜呜那个金箍棒一下给我们看?”

    小姑娘还嘟着嘴学着棍风的“呜呜”响,手上也似乎握着棍子一样摆动,给爸爸做示意。

    杨轶被缠得没有办法,只好向兰州凯做了个歉意的手势。

    “去吧,去吧,你不用招待我们,把这群小的祖宗伺候好就行!”兰州凯哈哈大笑。

    店里太挤了,施展不开,杨轶便被小家伙们簇拥着来到店外面草坪的空地上,他的手上拎着一根“金箍棒”。

    没错!

    不再是当初那把可怜的扫帚,自从杨轶表演过一次之后,曦曦就特别喜欢,有时候晚上听西游记的故事,她都兴致勃勃地要杨轶再表演一遍。

    所以,杨轶就找人特别订制了这样一根“金箍棒”,按照他的身材,对应比例和他画的图样打造出来,上面都有流云的纹路,还上了色,特别好看!

    “我也想玩。”有点暴力倾向的陈诗云一脸羡慕地说道。

    “这个特别特别重,你拿不起来的呢!”曦曦摆手,跟她解释道,“我的粑粑都不让我动,说砸到脚就疼死了。”

    小朋友们挤在一块,嘻嘻笑着围观杨轶,杨轶也不怯场,摆出了一幅上台表演的姿态,先握着棍子抱拳向小观众们致意。

    “嘻嘻,好好玩!”小朋友们先乐了起来,一切对她们来说都好新鲜呢!

    杨轶摆好架势,便开始了表演,没有什么铺垫,一上来便是用最酷炫的转棍吸引小家伙们的眼球。

    “哇!”杨轶双手转棍的时候,大风车一样的棍影便让兰馨她们惊呼连连,她们哪里见过这么耍的?

    而在杨轶开始单手转棍,还扭着身子,右手转完交到左手接着转,那呼啸的风声,那强大的气势,直接让小家伙们看花了眼。

    陈诗云更是大声尖叫着,她看得最激动了,恨不得自己也能下场,代替曦曦的爸爸做这么酷炫的动作!

    如果是这样,她一定就能成为春天幼儿园最受欢迎的小朋友呢!

    不过,杨轶在舞着棍子的时候,脸上的笑意有些挂不住了。

    他看到了这群小朋友中唯一两个男生,南昭宇和另一个小男孩,他们站哪里不好,居然站在曦曦的身边,一左一后!

    更让杨轶眼睛喷火的是,曦曦一边拉着杨珞琪的手,一边还拉着南昭宇的手!

    他几岁了?还要别人拉手!幼不幼稚啊?!

    警报,一级警报,红色警报!

    杨轶此刻只恨自己手中的金箍棒不是青龙偃月刀……

    “咳咳!”杨轶还是停了下来,他佯装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过去,指挥着小朋友们,“待会叔叔要表演一个大的哦,你们站开一点,中间留一条通道,对,来,昭宇和那个小朋友,你们站在这边,曦曦,你跟琪琪站到那边……”

    为了让曦曦隔离危险源,杨轶还让自己的铁杆粉丝陈诗云小朋友牵着曦曦空下来的手。

    这就顺眼了嘛!

    杨轶不动声色地又开始了他的表演,一会儿来个“乌龙绕柱”,一会儿来个“暴喝天惩”——拿着金箍棒往地上砸。

    小朋友们看得津津有味,都没有发现杨轶刚才耍的小心眼儿。

    当然,杨轶也真的利用上了刚刚疏散开来的通道,只见他来了一个“虎跳前扑”,在草地上翻个小跟斗,然后再手搭凉棚,来个经典的回头望月。

    这个架势还有模有样,就连走到店门口围观的家长们也纷纷喝彩。

    “年轻就是好啊!”已经有五十岁的南易云感慨。

    “就是觉得他学猴子上蹿下跳的,有点太不正经了!”有个家长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站在一边的杨果反驳道:“怎么能说不正经呢?这是猴戏,是以前汉朝开始流传下来的耍猴艺人在历史长河里,渐渐摸索出来的一门艺术。”

    这个世界也是有类似的呢!(不要较真)

    兰州凯也是笑呵呵地说道:“甭管是不是艺术,我现在都羡慕杨轶这小子能有这么好的身手,你看,他多受孩子们的欢迎啊!这是我们这些当父母的,做梦都想要达到的成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