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九章 红色暴君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50.html
    (第三更完毕)

    在格鲁吉亚与车臣交接的山区之中依旧活跃着残余的车臣武装分子,不过经历了格罗兹尼的大屠杀之后,这群分裂分子的气焰遭到苏联军队的极大打击。而且更悲剧的是还未分裂的格鲁吉亚边境现在驻扎着大规模的苏军部队警惕着这群人。

    亚纳耶夫是打算彻底铲除车臣的毒瘤,因为现在的格鲁吉亚还是加盟国的缘故,所以亚纳耶夫采取了驻扎部队围追堵截的政策。既在边界重兵把守,又派出部队游猎躲藏在大山深处的车臣武装,苏军表示跟我们玩游击战是吧,我们侦查部队发现你们之后可以呼叫战斗机空袭,而你们却只能挨打的份。

    吃过了阿富汗游击战的亏之后,苏联甚至将石勒喀河当做平射的机炮,用来对付躲藏在崇山峻岭之间的武装分子。想想那些大口径的机关炮打在身上的感觉都让人起一阵鸡皮疙瘩。

    终日东躲西藏的车臣武装在重重打压之下规模越来越小,从一开始的一千多人最终被压缩到只剩下了四五百叛军,失去了资金支持和武器支持,车臣武装的斗争之路仿佛越走越窄,而内部的矛盾也开始在现实面前展现出来。

    哈塔卜拿着一根撬棍,撬开了放在地上的一个木箱。里面摆放着几支用油纸包裹着的卡拉什尼科夫步枪,另外一个木箱里存放的则是黄橙橙的子弹。这些东西都是西方刚刚支援的军火,缓解了车臣武装这段时间以来日渐弹尽粮绝的局面。

    “感谢真主安拉,我们的战斗还没有结束。”哈塔卜小心翼翼的拿起步枪,上面油纸的味道还未散去,他轻轻的拉动了一下卡拉什尼科夫步枪的枪栓,清脆的钢铁撞击声令人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再看看自己手中快要磨损的不成人样的aks74u,哈塔卜果断丢下旧枪,拿起了新的武器。

    “怎么样?哈塔卜,这可是经历了重重封锁包围才搞到的武器,有了他们。这段时间我们都不怕苏军的游击战术了。”巴萨耶夫拄着拐杖,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上次的空袭将他左脚小腿肚子以下的部分炸成了血肉模糊的肉块。幸好几时截断了腿才保住了巴萨耶夫的这条命。

    “呵呵,武器不过是点缀而已。从我们手中射出的子弹和从苏军手中射出的子弹口径都是相同的,差别在于拿着武器的那个人。”哈塔卜将步枪放回箱子里,叮嘱下属要将他们存放好。车臣边境山区道路崎岖,一般的载具都很难在这个地方行驶,只有当地的毛驴才是运输武器物资的重要交通工具。

    “马斯哈多夫怎么样了?还是像以前一样不肯跟我们合作?”哈塔卜捡起一根野草。拧断了根部,含在嘴里打发时间。在没有香烟的日子里,他一直靠这种方式缓解自己的烟瘾。

    巴萨耶夫叹了一口气,耸耸肩说道,“还能怎样,他依旧不愿意和我们合作呗。而且他的武装力量都分散在车臣各处,只有通过他的影响力,才能将那些人召集起来。”

    当初马斯哈多夫带着一些人跑到巴萨耶夫这边来投靠的时候两人是关系友好密切的,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方的意见发生了分歧。马斯哈多夫坚持在车臣国内发动游击战争打击苏军,企图用这种方式将苏军拖垮在这里。毕竟当年阿富汗的帝国坟场就是这么对待苏联军队的。只是巴萨耶夫这一方面打算采取更加极端的方式,利用炸弹袭击和恐怖袭击苏联的大城市,企图达到让对方屈服自己的地步。

    就因为这个原因,马斯哈多夫开始与巴萨耶夫疏远,在某些重要行动上甚至阳奉阴违的反对对方,处处下绊子。忍无可忍的巴萨耶夫在一次政变之后血洗了马斯哈多夫的近卫武装力量,将马斯哈多夫囚禁在监牢之中,企图让对方屈服。

    “可惜了,马斯哈多夫没有儿女和亲人,否则我们还可以通过这个要挟他。不过现在也没所谓了。有了这批武器之后,我们的计划就可以付诸行动了。”哈塔卜诉说一些残忍血腥的阴谋时总是一副轻描淡写的表情。

    上个月车臣企图将炸-药混在白糖之中运入莫斯科,却不知为何被克格勃的特工截获。作为苏联最可怕部门的报复,与那批炸-药白糖混运的车臣人无论与恐怖分子有没有关系。全部遭到特工的绑架,几天之后那些被火烧焦的恐怖分子尸体被依次的吊在了一棵树上,用来警告车臣叛军,这就是敢向莫斯科下手的后果。

    镇压车臣的极端分子,亚纳耶夫告诉克留奇科夫一个最简单的方法,你杀我一个。我杀你全家。直到最后一个可能存在极端主义的教徒被消灭,那么就再也没有所谓的恐怖袭击了。

    在共产主义专制铁拳面前,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这一次的袭击分开两边进行,我们打算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那一天袭击苏联大城市的公共场合,以及利用炸弹袭击苏菲派的卡德罗夫父子,给社会造成巨大的恐慌,这样迫于压力他们就不得不坐下来跟我们谈判了。”哈塔卜阴森的笑道。

    “城市的话,我们需要挑一个苏联最意想不到的地方下手。”哈塔卜将目光瞄向了北奥赛梯,目前那个地方的政局不太平稳,苏联也无法分担出一部分的精力去管理。所以哈塔卜认为在北奥赛梯搞一个大新闻是一件非常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刺杀卡德罗夫父子倒是比前面那件事要为难的多,除非收买卡德罗夫父子身边的人,否则很难知道这两个人确切的行车路线。当然,刺杀他们最好的方式还是利用路边炸弹袭击。

    “卡德罗夫父子的路线就交给我,说起来他身边的心腹中还真有我的线人,所以你只要准备好炸药就行了,哈塔卜。”巴萨耶夫神秘一笑,“我保证,卡德罗夫父子绝对不会活下去的,这一切都会布置得天衣无缝。”

    哈塔卜点点头,说道,“希望最终结果如你我所愿,巴萨耶夫。”

    商讨完毕之后,哈塔卜特地去关押的监牢中探望了一下马斯哈多夫,说是牢房其实只是临时搭建的棚子而已,只不过棚子的四周围设下了数十名守卫的严密看守。马斯哈多夫透过窗户,看着一脸淡漠的哈塔卜,冷声说道,“怎么了?我都成为一副阶下囚的模样了,还让你感觉到不安心吗?”

    哈塔卜摇摇头,“安心,除非能将你手中的那些人牢牢地掌控在我手中,那才安心。”

    “呸,做梦。”马斯哈多夫啐了一口,表情非常不屑的望着对方,“怎么了?没我的士兵你就不成完成伟大的事业了?我告诉你,哈塔卜,你自己去送死我不反对,但是如果你要我的人陪你一起去死,我绝对不会同意!”

    “怎么了?不就死了几个人而已。这样你都紧张了?”哈塔卜呵呵笑道,“再过一个月,就会有一场异常精彩的劫持人质事件发生在苏联境内,到时候我们的总理杜达耶夫等人都会被释放,重新回到车臣一起战斗。”

    “你真是愚蠢的想法。真以为杀几个平民就能让苏联政府屈服?”马斯哈多夫想起苏联军队在格罗兹尼所犯下的“暴行”,就感到一阵恶寒。那可是一场针对车臣,针对瓦哈比派教徒的大屠杀,放下武器的人被浇上汽油活活烧死,一些士兵将投降的俘虏直接枪杀,因为政委向他们下达过命令,不留一人。

    之后苏联报道声称盘踞在格罗兹尼三千叛军被彻底的歼灭,那可是真正的歼灭,从肉体到心灵,从子弹到履带,抹消掉车臣人的抵抗意志。

    马斯哈多夫每次都会在大屠杀的噩梦中醒过来,他总会梦见苏联领导人那张冷漠的,不带半点感情的脸,忠实的下达一道道针对车臣叛军的大屠杀命令。而那写命令都只有一句话,碾碎他们的抵抗意志。

    就在哈塔卜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马斯哈多夫幽幽的警告声,虽然声音不大,却像一根细针深深的扎进他的心脏之中。

    “你这是在玩火,而且一定会后悔的,哈塔卜。惹恼了克里姆林宫的那位暴君,会让我们所有人死无葬身之地。”马斯哈多夫浑身颤抖,之前他一直以为钢铁男人斯大林的残暴与铁血不过是后人添油加醋描绘的东西,而当马斯哈多夫真正见识到亚纳耶夫的手段之后,他才知道原来苏联的领导人,真的是一位性格凶残的统治者。

    最可怕的是,这样一位统治者,却拥有着众多的追随者,他们狂热的崇拜这个视为国家象征的男人,就像崇拜当初的斯大林一样。

    马斯哈多夫望着哈塔卜远去的方向,喃喃自语的说道,“哈塔卜,你不过是一个凶残的匪徒,而莫斯科的哪一位,才是真正的红色暴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