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杨崇贵带着曦曦在演武场中间穿过,曦曦小步子细碎,紧跟着爷爷,有些紧张地望着这些持枪挥斧的人们。

    经过几番询问曦曦身份的对话后,杨崇贵带着曦曦来到一个空地处。

    “杨曦,爷爷给你耍一个把戏,好不好?”杨崇贵一扫刚才威严的模样,带着笑容,和蔼地跟曦曦说道。

    “好呀!”曦曦欣喜地拍起了小手,捧场王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杨崇贵满意地点了点头,他指了指地上那个看上去要往六七十斤去的大石锁,说道:“首先,曦曦,你先拿一下这个石锁,看能不能提起来。”

    曦曦好奇地端详一下,她真的按照爷爷教的,抓着石锁的把,想要提起来,但那怎么可能?

    “噫……”小姑娘用上了吃奶的劲儿,这大石头依然纹丝不动。

    “抓不起来吧?”杨崇贵笑眯眯地跟孙女说道。

    “这是大石头,好重的!”小姑娘嘟着嘴,跟爷爷摇了摇头。没能提起来,曦曦有点不开心。

    “爷爷能抓起来,你信不信?”杨崇贵拍了拍胸膛,问道。

    然而,曦曦没有摇头,反而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你真的信啊?”小姑娘不按套路出牌,杨崇贵准备好的话都噎在了喉咙里,很难受。

    “爷爷很厉害!”曦曦还是一如既往地捧场,她还补充了一句,“我粑粑也超级厉害的!”

    算了,直接上真功夫吧!

    只见杨崇贵让曦曦站开,他走到石锁更强,弯腰用右手抓着石锁的把。

    “喝!”一声沉稳的吐气声,杨崇贵将这六七十斤重的大石锁,一只手拎了起来。

    “哇!”曦曦好像忘记了她刚才的话,有些惊讶地叫了起来,紧紧地看着。

    孙女的叫声,让杨崇贵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心情激荡起来。

    “起!”他再一声暴喝,将石锁高高地举了起来,举在了脑袋上面。

    暴喝其实并不是因为这石锁太重了,杨崇贵故意的,他估计摆出一副很艰难但最后还是举起来的架势。

    效果也是很显著的,曦曦都看直了眼,小姑娘双手握在了身前,有些紧张地看着爷爷,生怕石锁会砸下来。

    接着,杨崇贵真的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一个石锁,被他玩出了花来。

    什么举高、砍高,那都还是小儿戏,单花、翻花、飘花、别膀、偏马等等,一连串的招式,一个沉甸甸的石锁,上下翻飞,重若泰山、轻如蝴蝶,这看得人眼花缭乱!

    曦曦看得都忘记了喝彩。

    最后,杨崇贵来了一个高难度的锁上肘,他用力将石锁扔起来,然后用手肘接住了石锁,这一动作十分惊险,总有种石锁要把这个白发老人砸成肉泥的危险感!

    曦曦又是害怕,又是惊讶地看着,到后面看到爷爷接住了石锁,才松了一口气。

    但周围围观的村民的喝彩声,传入了曦曦的耳朵,小姑娘又高兴了起来。

    “贵叔依然老当益壮啊!你们这些整天瞎玩的混小子,还不赶紧跟贵叔多学一点!”之前那个中年汉子笑着在一边说道。

    曦曦大概听懂了他带着一点方言口音的普通话,不由地挺了挺小胸膛。

    “怎么样?爷爷耍的这石锁,好看吗?”杨崇贵放下了石锁,抹了抹额头的汗水,笑着问道。这一顿耍,让他觉得有点吃不消,毕竟快七十岁了,身体虽然还很硬朗,但早已经比不上以前。

    “好看!”曦曦在地上蹦了蹦,喜悦地说道,“爷爷超级厉害的!”

    杨崇贵终于在孙女的眼里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崇拜,老怀欣慰,抚着胡子笑了起来。

    ……

    晚饭还是杨轶和墨菲来准备,墨菲能帮的忙又多了一个——看火!

    本来杨轶不让墨菲做这个的,坐在灶口,烟熏火燎,但墨菲学会了怎么样塞柴禾、怎么样疏通通风口让柴火烧得更旺,她便喜欢上了这个工作,非要帮杨轶看火。

    杨轶将拔好毛、清理完内脏的一整只鸡放进锅里煮,然后看了一眼正盯着柴火看的墨菲,说道:“中午你跟妈在厨房干活,后来,你知道妈怎么评价你的吗?”

    “怎么评价?妈跟你说了?”墨菲紧张了起来,她慌忙站起来,看着杨轶问道。

    杨轶故意面无表情,说道:“不是跟我说,杨欢帮你探了口风,然后告诉了我。”

    “怎么说的?是不是说我好笨,什么都不会?”墨菲看着杨轶的脸色,有些难过地问道。

    “当然不是,妈夸奖你了,她说你勤快,是个过日子的好女人!”杨轶忽然笑了起来,他用掌心揉了揉墨菲的脑袋,手指不太干净。

    “啊?”墨菲有些不敢相信,傻傻地问道,“真的吗?妈没看出来,我都不会做饭吗?”

    “她看出来了,就你那三脚猫功夫,哪能看不出来?但我妈没有在意这些,她看到你这么努力,所以给了一个及格分。”杨轶的手在胸前划了划,表示中等水准。

    “你骗人,才不是及格分!”墨菲这回变聪明了,她羞恼地锤了锤杨轶的胳膊,嗔道,“你刚刚都说,妈夸奖我了!”

    “我是一个过日子的好女人!”墨菲念叨着这个评价,脸上洋溢出了欣喜的笑容。

    “我一直都觉得你会过日子啊!所以才这么喜欢你!”杨轶故意表现得很吃味,“都没看到你为我的评价感到欣慰!”

    “你就是一个大坏蛋!还骗我!”墨菲嘻嘻地笑着,调皮地扭了扭身。

    这会儿,曦曦跟着爷爷从演武场回来了,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小姑娘迫不及待地跑到厨房,跟妈妈和爸爸说起了下午的经历。

    什么演武场,什么舞石锁,什么耍大刀,对曦曦来说都非常新鲜。

    墨菲对杨轶的父亲会功夫一点也不奇怪,但她注意到了一个问题,跟杨轶问道:“爸还是老师?”

    杨轶点了点头,说道:“差不多是二十多年前吧,镇里说我们村的孩子到镇上读小学太辛苦,每次都要走十几里山路,不现实,就让我们村用空房子弄了一个村小学,也派了老师过来,但缺了一个体育老师。”

    “咱爸原本在村里,就经常教那些人练武,所以这差事就落在了他的头上,又有工资拿,他也就同意了。所以,现在很多人都叫我爸杨老师……”杨轶摆了摆手。

    “那爸还挺厉害的啊!”墨菲感慨地笑道。

    “他自己倒是挺享受这个叫法的。”杨轶苦笑着摇了摇头。

    ……

    晚饭吃完,杨欢和墨菲正在收拾着碗筷,准备拿去厨房洗的时候,董月娥和杨崇贵对视了一眼,开口说道:“铁子,墨菲,有个事情,我一直想问一问。”

    “妈,您说。”杨轶点了点头。

    “这个,你和墨菲的酒席,在城里办过了吗?”董月娥担心墨菲多想,她摆了摆手,说道,“我没别的意思,在我们村里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结婚还是要摆一次酒,请亲朋好友过来聚一聚,这个关系,才算是确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