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吱啦……”祠堂的门被打开了,杨崇贵慢慢地走了过来。

    “你有一个好女儿。”杨崇贵假装没有看到杨轶身上披的衣服,哼了一声说道,“起来吧!”

    杨轶慢慢地从地上起来,跪了一个小时,膝盖有些酸痛。他心念一动,有股暖流从丹田涌出,冲击了一下那里的血脉,酸痛感顿时消散开来。

    女儿?杨轶心里头有些疑惑,难道曦曦做了什么?

    杨崇贵却没有理睬他,自顾自地打理着供台,好一会儿,才缓缓地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跪吗?”

    杨轶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道:“责任感缺失。”

    “这是一个原因。”杨崇贵抽出几根香,凑在煤油灯上,将香点着,“还有一个原因,是你现在挣了大钱,给家里的电话还比不上你在部队那时候……”

    老爷子感觉很准,他虽然没有怀疑这个大儿子的身份是否有变化,但能够察觉出杨轶看似亲近的外表,内里却与家、与这个地方保持着莫名的疏远——能不疏远吗?这货又不是真的杨轶。

    杨崇贵这会儿话多了一些:“……这人啊,不能数典忘祖,甭管你挣了多少钱,也不能违心背德,不能忘记你是杨家的子孙!我们杨家世代忠良,上则为国为民,抛头颅洒热血,下则答报乡邻,义薄云天相互扶持。让你在祖宗面前跪下,也是想让你收收心,不管是媳妇儿女,还是父母弟妹,亦或是受过恩惠的乡邻,挣再多的钱,也不能忘本!”

    “我明白……”杨轶看着这位父亲的背影,沉思着,也是慢慢地点了点头。

    “你也两年没回来……”杨崇贵终于转过了身,注视着他,将手里点燃的香递过来,缓缓地说道,“给列祖列宗上一下香吧!”

    ……

    杨轶回来了,出现在墨菲和曦曦的面前,他还是跟平常一样,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似乎刚才跪了快一个小时对他没有一点影响。

    “粑粑,你回来啦?”曦曦欢喜地扑上来,在爸爸的怀里,喜滋滋地邀功说道,“我跟爷爷说,说不要把粑粑关起来,粑粑知错就改,是好孩子,爷爷就不生气了!”

    “曦曦今天特别棒,很懂事。”墨菲走过来,轻轻地摸着小姑娘的头发,跟杨轶说道。

    “谢谢曦曦,多亏了你帮忙。”杨轶在女儿的脸上亲了一口,将小姑娘亲得咯咯笑。

    夜也深了,杨轶抱着曦曦,带着墨菲回到楼上。

    刚刚开灯进入房间,杨轶便迫不及待地空出一只手,轻轻地拉起墨菲的柔荑,他眼神柔和地看着墨菲亮晶晶的眼眸,说道:“今晚委屈你了,其实是我的不好。”

    杨轶知道墨菲背后肯定是做了什么,不然曦曦不可能跑去找了自己父亲。

    “你不要再说了。”墨菲伸手按住杨轶的嘴巴,嗔怪道,“咱们你一个我一个是我的不好,还有完没完了?”

    曦曦看着妈妈的姿势,眼睛一亮,似乎解锁了一个新动作。

    “不是,我是想说,之前都是我考虑不周,我爸骂我,骂的也是对的!”杨轶却将她的手拉下来,认真地说道,“现在,我想告诉你,我要娶你!”

    墨菲呆住了,这句话对她的冲击,并不亚于那天杨轶的表白。

    虽然她并不怀疑杨轶会娶她,两人的感情也到了水到渠成的时候,但哪个女人不期待亲耳听到自己爱的人说出这句话呢?

    只是,这个时候说?

    “我是认真的!虽然有点仓促,但我明白自己不能再置身于事外,要对你负责,所以我想跟你说,我要娶你!这不算是求婚,以后我还会给你补一个求婚的仪式,一个浪漫的求婚仪式,现在,只是想告诉我的承诺!”杨轶看着墨菲的眼睛,很坚定地说道。

    然而,杨轶这个耿直boy,还没搞清楚。

    这不是求婚,还能是什么?

    他都如此明确地表态了,墨菲还得做出回应。

    这难道还不是求婚吗?

    杨轶知道很仓促,可这何止是仓促,就从来没有人这样笨拙地求婚,这样简陋地求婚!

    刚刚还狼狈地被关在祠堂罚跪,现在上来就说出这么一番话,在这个简陋的房间里,没有玫瑰花,没有钻戒,就抱着一个曦曦——曦曦确实是漂亮得跟花儿一样,但她终究不是花啊!

    曦曦眨了眨眼睛,有点听不懂,她歪着小脑袋,一会儿看着爸爸,一会儿看着妈妈。然而,尽管她还是被爸爸抱着,但爸爸和妈妈都没有在意她,他们两人的眼里,只有彼此……曦曦可怜地被忽视了!

    墨菲也有点儿懵,幸福和慌张的情绪交杂着,感觉智商有点不够用了。

    她压根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不可能会想到杨轶会这么忽然地说这事啊!只见她有些意乱心慌地说道:“我知道,我,我很开心!我,我也没有在意那些仪式……”

    其实,不可能不在意?哪个女人没有在年少的时候幻想过?类似于百花盛开的花园一样浪漫的场合,自己的情郎打扮得跟王子一样帅气,然后单膝下跪,向自己求婚……

    结果现在,什么都没有,连单膝下跪也没有,杨轶就这么霸道地说:“我要娶你!”

    让墨菲慌得都忘记了自己曾经的美好幻想,脑子一片空白。

    “会有的,一定会有仪式,我会在真正的求婚时候,给你补上!”杨轶还不觉得自己是求婚,认真地跟墨菲说道。

    甭管别人怎么想,杨轶就是认了这个理,以后还会再给墨菲补上自己认为的浪漫。

    然而,墨菲也是不知所措,只能羞涩地点了点头。

    一个不按常理出牌,一个脑袋断了线,两人都是极品,刚好凑了一对。他们俩就呆呆地站了一会儿,就这样对望着,眼中情愫涌动,不知道说一些什么,可是那也不重要了。

    “粑粑,我要洗澡了,我都两天没洗澡,要变得臭臭了!”被忽视了的曦曦终于忍不住了,她嘟着小嘴巴,委屈地叫道。

    “噢!对,对!给你洗澡!”杨轶连忙将曦曦放下来,他说道,“拿衣服,楼下烧了水,在楼下的卫生间洗。”

    杨轶带着歉意地跟墨菲说道:“家里条件不好,没有热水器,只能煮水洗澡,委屈你们了。”

    “没有啦,我没关系。”墨菲眼里还有一些羞涩。

    曦曦倒是兴致勃勃,她对新鲜事物保持着旺盛的好奇心,在爸爸给她拿衣服的时候,就跟在爸爸的身边,绕来绕去:“粑粑,煮水洗澡是怎么样的?是不是要把曦曦放在大大的锅里,然后,然后烧很大很大的火?”

    “那是要把你煮了!”杨轶闻言一乐,笑道,“你看到今晚的鸡汤吗?那样煮的话都煮熟了!”

    “那不要煮曦曦,我不好吃的!”小姑娘慌忙摆手。

    ……

    晚上要睡觉了,墨菲终于才从那晕乎乎的状态里恢复过来,她伸出手指头,戳了戳杨轶的腰,嘟囔道:“其实,你也不用这么着急啦!”

    “嗯?”杨轶放下了手中的书,转头看了一下洗过澡后肌肤尤其光滑的墨菲。

    “我都跟妈解释过了,是因为我工作的原因,我们暂时还不能曝光我们的关系,但是我们一定会尽快地公开,不让妈她们等太久。”墨菲其实都已经想好了,等她和天美解约,就正式公开她和杨轶的关系,正好也可以介绍出她和杨轶的工作室。

    “妈她老人家也表示理解,说已经耽误了四五年,也不在乎这一时半载,等到我们真的可以公开了,再回村里,办一个风风光光的喜事。”墨菲说得还有一些羞涩。

    “好吧,不过那也没关系啊!我也只是告诉你我下定了决心!”杨轶笑道。

    “才没有,你把我吓坏了,你这个坏蛋,忽然跟我求婚!”墨菲嗔怪地锤着杨轶的胸膛,“哪有人这样求婚的?”

    “不是求婚,我都说以后还会给你补一个求婚的仪式!”杨轶叫屈道。

    “就是求婚,你逼我表态了!”墨菲噘着嘴巴说道。

    “那你同意了?”杨轶却坏笑着问道。

    “不要不要,我要你给我一个超级浪漫的求婚,不然我不开心了!”墨菲在枕头上扭着头,还好曦曦在里头睡得比较沉,不然可能都要被弄醒了。

    “会有的,会有的!”杨轶将她搂在怀里,不给她乱动,然后宠爱地亲了她一口额头,满是爱意地笑道。

    “哼哼!”墨菲跟小猪一样哼哼着。

    一会儿,她才依靠在杨轶的怀里,小声地说道:“不过,不过,还是可以先领证啦……妈偷偷跟我说了,婚礼什么的,后面再补,就是咱们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在一块。”

    杨轶不知道,他妈心疼这个笨笨的媳妇,担心杨轶变卦,像他爹一样,还倒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