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篡改宪法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6.html
    签约状态改了,补充两更!顺便我会在十七章和十八章对所谓的“军队经商”问题做出解释,反驳某论坛里讨论的文中自相矛盾问题,反正现役军队是不可能经商的!

    不光是整个西方世界,就连波罗的海三国的最高领导人也在焦急的等待着克里姆林宫的态度。八一九事件到现在已经过去四天了,苏联政府高层依旧是一片缄默,似乎对当初拟定的新联盟条约签订有一方废止的嫌疑。

    反应最大的爱沙尼亚总统阿诺德·吕特尔到现在还在芬兰躲着,关注苏共中央的动向,着手准备建立流亡政府。而拉脱维亚代总统,阿纳托利·瓦列里扬诺维奇·戈尔布诺夫和立陶宛的最高委员会主席维陶塔斯·兰茨贝吉斯则秘密聚在一起商讨如何对付来自俄罗斯的威胁。苏联虽然十面危机,但是对付他们三个国家还是绰绰有余。

    一场秘密会晤的结果除了调动三个国家所有武装力量抵御苏联之外,就是求助北约,当然西方世界也信誓旦旦的许下承诺,一旦苏联军队入侵波罗的海三国,北约也会立马派驻部队进入三国进行维稳。当然这份承诺有多大的水分,三国领导人也是心知肚明的。加盟国领导人之所以敢在此时流露出背叛的意愿,完全是因为苏联在这几十年都没有通过一场血腥的战争展现出自己的武装力量。

    就在这边热火朝天的讨论苏联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的时候,克里姆林宫里,亚纳耶夫正在做两件重要的事情,第一是修改苏联关于加盟国的宪法,根据苏联宪法的规定,各加盟共和国都有自己的宪法,但不得与苏联宪法相抵触。有自己的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和最高国家管理机关。有自由退出苏联的权利。有自己的领土,其领土未经它的同意不得变更。有自己的国籍,各共和国公民同时也是苏联公民。有权同外国发生关系,同外国缔结条约及互换外交和领事代表,以及参加国际组织。

    就是那一条有自由退出苏联的权利让他觉得格外的刺眼。在斯大林时期,这条法律条文形同虚设。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时期出现了松动,到戈尔巴乔夫时期,那些跃跃欲试的民族主义分子终于能将这条条文扯来虎皮当大旗,用来对付软弱的苏联总统。

    是时候该让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废物吸取教训了。亚纳耶夫拿起钢笔,在这条法律条文下面打了一个叉,然后钢笔又在那条同外国发生关系,可以自由缔结条约法律条文之下犹豫了一会儿。

    他是打算将加盟国变成民族区域自治,将十六个加盟国变成苏维埃真正的版图。但这一定是一个长期和伴随着血腥的过程,以现在苏联动乱不安的内部局势还不适合进行这种复杂的外科手术式的改造。所以亚纳耶夫最终还是将笔从那条法律条文之下挪开了,有点不舍的多看了几眼,哎,就暂时这样吧。

    “所有事情都得一步一步的进行,要是操之过急的话指不定会出现什么问题。要是这群人妥协了,那么我就又可以再得寸进尺一步了。”亚纳耶夫将笔从宪法本上放下,然后准备先秘密召开一个苏联方面的政治局会议,将这条足以让友邦惊诧的消息私下讨论一下。

    反正到现在为止政治局会议只是过场,无论他们同不同意,亚纳耶夫都要一意孤行。在私底下的会议上所有人的表现可能各不相同。除了各大加盟国的第一书记和还在进行甲状腺手术的苏共中央副总书记伊瓦什科之外,其他人都参加了这场秘密会晤。

    当然亚纳耶夫说出要将加盟国宪法修改成没有退出苏维埃权利的决定的时候,底下一片哗然。有些人都认为亚纳耶夫疯了,他是想将苏维埃彻底滑向内战的深渊。

    但还是有部分人忠诚的执行了亚纳耶夫的提议,比如《共产党人》主编弗罗洛夫就第一时间表示在需要的时候,他们会第一时间将消息发布出去。虽然他的话招来部分人的白眼,但一切都被亚纳耶夫收入眼中。舍宁作为新任的书记处书记,在福罗斯别墅事件之后就彻底站在了亚纳耶夫这一边,他也赞同亚纳耶夫的建议,只是委婉的问了一句,“要是事情闹大了怎么收场?”

    “而且我们还没有做好跟加盟国之间的全面战争。”全军党委书记苏尔科夫说道,他指出现在军队中的的确出现了思想分歧,部分人更偏向于民主思想,甚至阳奉阴违,拒绝服从中央的调令。而这些错误,都是戈尔巴乔夫时代遗留下来的烂摊子。

    亚纳耶夫神秘的一笑,为了对付这一局面早已想好了计策。只不过接下来的走向他还需要跟亚佐夫,苏尔科夫和瓦伦尼科夫大将商量一下而已。有些事情不能带到台面上讲解,需要在私底下商讨才行。

    “难道各位就眼睁睁的看出苏联加盟共和国分崩离析,就此倒台?还是说各位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换一重身份,不再为我们曾经的理想而奋斗了?”亚纳耶夫的声音不大,说的话却像重锤一样字字敲打在所有人的心头上。

    原本熙熙攘攘的讨论渐渐安静下来,都望着亚纳耶夫。其中一些人脸色苍白,换一重身份的含义谁都清楚,但没敢说出口。

    亚纳耶夫继续说道,“诚然,我们也认为很多事情是不可能的,比如1812年的时候,我们认为莫斯科阻拦拿破仑的铁骑是不可能的,1942年的时候,我们躲在战壕里认为阻拦纳粹的脚步是不可能的。现在呢?这些还不死心的侵略者却在我们喀秋莎瞄准的方向。而现在,只是小小的波罗的海三国,却阻拦了所有人的决心?”

    所有人都沉默了,苏共最高领导人修改宪法的意愿已决,他们也是多说无益,做一个不知好歹的螳臂当车比如跟随领袖。只是接下来怎么走,大家心里都没底,只希望亚纳耶夫不仅仅只是一头热血的去做而已。

    “真没想到啊。”扎索霍夫把笔一丢,偏头对舍宁嘲讽道,“没想到我们的军队居然会把枪口对准那些曾经为之保护的人民。入侵波罗的海三国的事件传出去,苏联人民会怎么看待我们?一群战争疯子?”

    舍宁推了一下眼镜,望着扎索霍夫表情严肃的说道,“或许苏共高层就是有太多像你这样畏手畏脚的家伙,才会让无孔不钻的西方有机可乘。”

    “舍宁同志,我可没说不赞同战争收复。”扎索霍夫举起手做个无辜的手势,“但是打仗起码也要考虑一下我们现在的状况吧,四处动乱,各大城市都爆发了不同程度的骚乱,虽然暂时性的镇压住了,但保不准哪天就会反弹,所以维稳才是重中之重啊。倒不如暂时主和稳住他们,等到时机成熟了再下手。”

    或许觉得扎索霍夫说话是在太过聒噪,舍宁直接把本子一合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跟扎索霍夫划清楚界限,不再想跟这个纸上谈兵的书呆子多说一句,“你的敌人从来不会让你有时机成熟的机会。扎索霍夫,或许你在对外问题这方面,还真的不太成熟。”

    一向主和的扎索霍夫努努嘴,“随便你,舍宁同志。不过亚纳耶夫总书记这一步棋我想会彻底点燃所有加盟国,将苏维埃,我们父辈的心血彻底燃烧殆尽。”

    “你错了,扎索霍夫,一场革命的烈火燃尽旧社会的桎梏,苏维埃将会在灰烬中获得重生。”舍宁微微笑道,而扎索霍夫也没注意到舍宁眼神中包含的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