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杜媛蕾在本科期间谈过一场恋爱,男朋友是高中时候的同学。那时候的她,还很单纯,觉得爱上一个人便是一始而终,而那时候的爱情也确实是美丽!

    大三的时候,杜媛蕾忙于纪录片那个项目的拍摄,顾不上风花雪月,但她蓦然回首,却发现男朋友和别的女人牵手走进了一个小旅馆。

    真的是巧遇,但也如晴天霹雳,让她对爱情失去了期盼。

    这段恋情自然是以杜媛蕾提出分手而结束,尽管前……男朋友哭着求她原谅,但杜媛蕾始终冷漠着,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冷漠的表情下面,是滴血的心。

    为了忘掉他,杜媛蕾还把自己的长发给剪了,从此杜师姐就是一个短发、素面朝天的形象。

    后来,那个前男朋友在大四期间,还是交往了几个女生,没有一段恋情持久,到毕业的时候,他喝得醉醺醺地跑来跟杜媛蕾说他还是爱着她的!

    但杜媛蕾早已经被他伤透了心,不可能原谅。

    讽刺的是,就在春节期间,杜媛蕾通过高中一个闺蜜了解到,这个考回老家当公务员的前男朋友,在这个春节期间办喜事,结婚了!

    才半年多功夫,他又交往了一个女人,而且还让别人怀上了孩子,匆忙地结婚……

    得知这个消息的杜媛蕾,莫名地又难过了起来。

    她以为自己对这个渣男死心了,对这个过往已经放下了!但听到他结婚的消息,杜媛蕾还是恍惚了几天,眼泪不知道怎么就掉了下来,然后茶饭不思。

    这么折腾,怎么能够不憔悴?

    现在,杜媛蕾重新翻出了这张照片,看着照片上曾经还长发飘飘的自己,恍如隔世。

    但杜媛蕾眼神忽然又坚定了下来,她掏出一把剪刀,没有犹豫,开始将照片一点点剪碎,一片片,犹如秋天的落叶一般飘然落下。

    “阿良……谢谢你给我好的、不好的回忆。不过,我要向前看了!”杜媛蕾看着桌上照片的碎片,怔了一下,还是将它扫入了垃圾桶里,“再见……”

    杜媛蕾起身,去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她决定要好好睡一觉,也跟杨轶说的那样,好好地出去玩几天,等恢复过来,早点开始她的新电影!

    杜媛蕾走开了,桌子上的台灯还亮着,之前夹着照片的那本书下面,压着一叠厚厚的剧本,不过不是《童话》的,而是改编之前,杜媛蕾自己写的那个《爱的胡同》。

    郭子意和杨轶不是曾经问过杜媛蕾,为什么要非得把阿光写死吗?

    他们都不知道,阿光,还有之后追求许诗诗的那个男一号,其实是杜媛蕾前男友阿良身上拆分出来的两种美好形象。

    男一号是阿良苦苦追求杜媛蕾的那个阶段,而阿光,是阿良和杜媛蕾相处得最美好的那一段记忆。

    阿光死了,是因为杜媛蕾情愿这段记忆能彻底死去,不想他变成那个后来她憎恶的阿良。

    而男一号,尽管诚恳、努力甚至想着花样地追求许诗诗,但杜媛蕾知道,这个在追求阶段表现得好得不得了的男人,到得手之后,并不会珍惜……

    所以,杜媛蕾情愿许诗诗不接受,也不想让她的伤心重蹈覆辙。

    这个脑回路很神奇吧?这就是艺术啊!

    只是可惜,杜媛蕾玩得了艺术,却写不出好的故事,她还是专心地去当自己的导演为妙。

    ……

    且不谈杜媛蕾的自我调整,杨轶回去后,也开始忙了起来,他在筹备着要给墨菲搞一个浪漫的求婚仪式,当然,墨菲还不知道他打算什么时候求婚,杨轶却早早地提上了日程。

    之前两人就商量好,等墨菲过几天,从魔都录完《知歆访谈》回来,又还没开始准备公司安排的演唱会,在这个短暂的空档期,他们就去民政局领证。

    而杨轶则打算在这前一天的晚上,也是墨菲录完节目回来的那天晚上,向墨菲求婚!那么,在此之前,杨轶就要做好一切的准备,想好给墨菲怎么样的一种浪漫的求婚。

    不过,暂时这些准备还只能在脑袋里进行,为了不让墨菲察觉,刚回来的这几天,杨轶先不购买所需的物资,等墨菲去录节目了,自己再行动起来。

    这天,杨轶在咖啡店里擦拭着吧台,街角的咖啡店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有开了,光是搞卫生,就花了杨轶一天的功夫,今天才正式重新开业。

    不过,学生们还没返校,应该是没有什么客人。

    杨轶一边擦着吧台,擦着咖啡杯,一边笑眯眯地看着旁边正在逗猫的女儿。

    曦曦穿得没有在老家时候那么多,因为江城比起沛郡还是要稍微暖和一些,再加上春天姑娘已经悄然流露出了它的倩影,那件厚厚的羽绒服都可以挂了起来。

    只见曦曦上身外面就套着一条长袖的毛衣,毛衣上面是纯净的粉红色,而下面靠近小肚子、包括同一水平线的袖子这一块,则是黑底白点的配色,还有一只优雅可爱的白色猫姑娘带着黑色的蝴蝶结印在中间,横跨了两个色调区域。

    在咖啡店里面,一件毛衣足够保暖,而且不穿得太臃肿,小姑娘看起来也是俏皮可爱。

    “小乖、哆哆,还有小灰,快跟姐姐过来呀!”曦曦摇着逗猫棒,逗着三只胖了一圈的小英短。

    还好,也只是胖了一圈,在暖和的咖啡店里,它们还是乐意活动一下,在逗猫棒那个棉线球坠子的挑逗下,三只小英短前仆后继地在地上跳起来,然后翻身落地。

    曦曦眨了眨大眼睛,一心想要小乖它们减肥的她觉得这点运动量还不够,于是,小姑娘踩着脚跟,脱掉自己的小球鞋,然后爬上了卡座的沙发座椅,她穿着卡通小袜子的脚丫踩在沙发上,发出了吱吱的声音。

    “嘻嘻,小乖,上来!小灰,哆哆,你们也上来!”曦曦自己踩着都觉得很好玩,乐不开交地笑着,一边用手招呼起了它们,一边摇动逗猫棒。

    三只小英短望着小主子一会儿,最后还是小乖最听话,它纵身一跃,跳上了沙发。

    毕竟从身形来看,三只六、七个月大的小英短也发育完全,跟成年猫差不多,跳上这个沙发还是很简单的事情。

    看到率先跳上沙发的小乖得到了小主子的抚摸,小灰和哆哆也争先恐后地跳了上来。

    “哎呀,你们等一下,我要站不下了!”曦曦咯咯地笑着,连忙向后退去。

    “站稳点啊,扶好沙发背,别摔着!”杨轶看着也觉得有意思,不过还是有点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声。

    这时候,咖啡店门口走进来两个人。

    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