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章节目录 第385章 千里川树被冷藏(4/4,为我是醉月啊的万赏加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61862.html
    从门口进来的两人,杨轶当然认识,他们离开的时候,还特地来咖啡店告别。不过,此刻时隔近半年再度相见,两人已经大有不同。

    衣着上还算简朴,不过不像以前那样落魄,不算昂贵的风衣,看上去齐整许多。精神面貌上,却也没有离开的时候那样踌躇满志、朝气蓬勃,两人的脸上多了一分沧桑,还隐隐地给人一种落寞感。

    但不论其他的,杨轶看到他们还是很高兴,笑着主动招呼:“千里川树,卢小树,缪川!啧啧,稀客,好久不见啊!”

    确实是卢小树和缪川,两人腼腆地冲杨轶笑了笑,卢小树也是拱了拱手,跟杨轶拜了个晚年。

    两人准备掏钱点咖啡,但杨轶摆了摆手,笑道:“都这么久没见,还是老一套,我请你们喝咖啡,你们给我唱一首歌,嗯,就那首《我在北方的冬天想她》,或者你们有什么新歌?”

    卢小树和缪川愣了一下,他们相互对视,却面露难色。

    “怎么?不想唱?该不会是现在出道了,唱一首歌可不止一两杯咖啡的钱了吧?”杨轶知道两人不是这种人,只是开玩笑调侃着他们。

    “不是,只是,我们现在不允许在公共场合唱歌。”卢小树苦笑着摇了摇头。

    杨轶皱了皱眉头,他摇头说道:“现在这店里就我们几个,也算是公共场合?你们经纪公司也真的是,规矩太多。算了,我请你们喝咖啡吧!”

    旁边的缪川欲言又止。

    卢小树倒是咬了咬牙,说道:“老板你说的也是,反正也不是公共场合,反正也没有其他人,唱首歌算什么!不过今天没带吉他,得给老板你清唱一遍了!”

    “会弹钢琴吗?”杨轶就喜欢卢小树这个干爽劲,他笑着指了指旁边摆着的钢琴,示意道,“那个你们可以弹。”

    “我会。”缪川点了点头,他说完,便往钢琴走过去。

    “西奥多三角钢琴?”缪川这时候才反应了过来,诧异地望向了杨轶。他有些爱不惜手地摸着,黑色烤漆的琴身,摸起来就好像牛奶一样细腻。

    接下来,缪川弹起钢琴伴奏,卢小树唱歌,缪川也会穿插着唱上几句,两人配合默契地为杨轶再度演绎了这首《我在北方的冬天想她》。

    虽然冬天已经只剩下了户外的最后一点寒峭,但卢小树的声音依然清澈如冬,而他和缪川此刻的沧桑、无奈,却是给这首歌增添了几番悲情的色彩。

    很好听,曦曦都忍不住驻足望了过来,她站在沙发上,小屁股倚在靠背上,安静地听着,虽然不懂歌词的含义,但旋律却是很美妙的。

    是那两个叔叔!小姑娘此刻也认了出来。

    她没有动弹,倒是给了三只小英短一个机会,小灰趁机按住了那个逗猫棒吊着的棉球,啃咬了起来,而小乖和哆哆也不甘示弱,跟它争抢玩闹在了一块。

    长大了的小乖没有再跟原来那样娇小柔弱,它现在也跟小灰的体型差不多了,所以打起架来也不示弱。

    这边,杨轶听完他们的歌,才开始给他们做咖啡。一边摇着磨子,他一边笑道:“对了,你们现在不应该在湘南吗?怎么又回来江城?”

    卢小树和缪川却沉默了好一会儿。

    杨轶见他们不吭声,只好自顾自地说下去:“上回你来跟我告别,我还挺高兴的,因为你们终于走上了自己想要走的路,而且,我还想着,什么时候你们的单曲,或者专辑出了,我买一个回来,放在架子上。”

    杨轶还伸手指了指店里那些架子,上面都是这个世界优秀的音乐专辑,有不少已经很难在外面的音像馆买到。还好,他有关系,通过撒哈拉网上商城的采购,让他们帮忙弄到一批绝版的专辑。

    然而,杨轶这番话,更是让卢小树和缪川脸色愈发黯然。

    直到杨轶将咖啡端了上来,卢小树才下定决心,叹息一声,跟杨轶说道:“老板,我们被公司雪藏了。”

    “雪藏了?”杨轶睁大了眼睛,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是说先去做练习生吗?”

    讲道理,千里川树他们这首歌也不算差啊!虽然还没有经过市场的考验,但杨轶喜欢的歌,怎么可能差?

    哪有公司这么脑残,签了歌手回去,就把人冷藏起来?

    “这个签约就是一个骗局。”缪川忍不住说道。

    卢小树问道:“老板,你知道荣华达经纪公司吗?或者,你听说过今年江传有一个新生叫汤开泰吗?”

    杨轶怎么可能没听过,这个家伙,曾经坑过杜媛蕾和郭子意他们,要不然他也没机会让杜媛蕾把《童话》拍出来。

    “他骗了你们?”杨轶皱起眉头问道。

    “荣华达就是汤开泰家的,把我们签了过去,一开始说的是看中了我们唱的这首歌,准备请老师给我们培训,然后再安排我们出单曲!”卢小树说道。

    “但只是口头承诺,压根没有把这个写进合同里。”缪川握了握拳头,说道。

    “嗯,我们也是傻,那个时候,以为自己要出道了,很开心,糊里糊涂的,便把这个合同签了。”卢小树叹息着说道,“谁知道,培训了一个月后,忽然变卦。”

    荣华达那边的经纪人告诉他们,公司想要跟他们商量,把《我在北方的冬天想她》这首歌给汤开泰唱,然后作为报道,公司会帮他们邀歌,用别人的歌来给他们出唱片。

    “你们没同意吧?”杨轶皱了眉头。

    “没,没同意!”卢小树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

    当时他们还和经纪人吵了一番,还有些学生气的他们眼里揉不得沙子,怎么会同意?

    或许是当初他们刚刚签约的时候,还没有谋夺他们歌曲的想法,荣华达的合同里没有相关的条约,但荣华达又不是拿千里川树这两人没有办法!

    培训停了,安排他们住的宿舍也停付租金,也限制他们参加商业活动的权力,彻底地将他们冷藏起来。

    “合约有七年。”缪川叹息道。

    新人合约其实都差不多,但卢小树和缪川却是一步踏进了坑里。他们不愿意妥协,就必须和荣华达抗争七年……

    “之前我们都是回家住,现在跟学校商量了之后,虽然休学还要等到下个学年才可以恢复学业,但学校说是可以住宿舍,所以暂时回来,再想想办法。”卢小树咬牙切齿地说道,“不管怎么样,就算熬七年我们也不会把我们的歌送给那些骗子!”

    缪川也是用力地点头。

    他们现在商量的结果就是,先回来读书,一边读书,一边写歌,然后也一边寻找解决的办法,就算等七年,也要继续走自己的音乐道路。

    “那你们的经济来源怎么办?你们又不能去商演,哪有钱生活?”杨轶问道。

    “公司虽然雪藏了我们,但按照合同规定,我们还算是练习生的资格,所以每个月还有一点工资,虽然不多,但还够生活。而且之前签约还给了一笔钱……我们没花,都省着了!”卢小树说道。

    “走一步,看一步。”缪川端着咖啡半响,都没有喝,幽幽地说道。

    杨轶看着这两个梦想的翅膀被折断的大男孩,沉默不语,他有些唏嘘,也有些愤怒。不过,现在他有一定的资源和社会地位了,杨轶不想袖手旁观,他琢磨着,想找一个办法帮卢小树和缪川走出这个困境。

    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