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一章 别斯兰事件(2)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62.html
    (第一更)

    不单单是苏联人民关切着别斯兰中学人质的安危,就连车臣武装领导人卡德罗夫也在自己的安全别墅内密切的关注着此次的事件的发展。因为这一件事极有可能影响到接下来苏菲派系在车臣的合法地位,以及莫斯科对于车臣武装力量的态度。

    所以卡德罗夫不顾其他人的反对,坚决要出现在电视台面前,发表一份词措强烈的谴责极端武装力量的声明。虽然这种做法对于人质事件来讲效果微乎其微,但最重要的还是向莫斯科表明一个态度,自己的武装派系是站在莫斯科这一边的,跟那群瓦哈比恐怖分子没有半点的联系。

    “我的父亲,这种声明的话由我或者阿赫马多夫叔叔出面就行了,你露脸太危险了。你是知道的那些极端武装力量, 尤其是多克?乌马洛夫对你下了三万美金的悬赏令。这个时候你要踏出安全屋,无亚于是为这些人提供了一个袭击的机会。”

    小卡德罗夫站在自己父亲的面前,看着他脱下那一身象征着反抗的迷彩服,第一次穿上了深灰色的西服。从服侍的转变小卡德罗夫可以猜测出,父亲这么做意味着将彻底以和谈的手段与莫斯科进行交流,解决这半年多来无休止的战乱和爆炸。

    “机遇和危险是并存的,我的孩子。”卡德罗夫系好领带之后回过头,笑呵呵的说道,“虽然苏联武装解决了绝大多数的车臣极端分子,但是他们现在已经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牢牢的操控我们的生死了。莫斯科替苏菲派解决了最难缠的对手,那么接下来无论如何他们都会扶持一个亲苏的车臣代理人。”

    “从真正意义上来讲,我们已经脱离了苏联的控制,变成一个独立的国家了。而且苏军控制车臣之后也没有再进攻苏菲派的地盘,那么再任由那些极端武装力量闹腾下去,恐怕会对我们不利。”

    卡德罗夫最忧心忡忡的是这件事,瓦哈比派系越来越极端的做法将会对车臣的穆斯林造成极大的误解,再接下去?忍无可忍的亚纳耶夫估计会用炸弹毁灭掉整个车臣。

    所以此时的卡德罗夫必须第一个跳出来支持莫斯科。并且谴责极端分子的做法,这也是为了向亚纳耶夫示忠。

    “这些道理我都懂,父亲。”小卡德罗夫帮父亲挂上防弹背心。检查没有任何的疏忽之后才帮助他将西服披上。他站在卡德罗夫的身后,小声说道,“其实最好的示忠方式就是在这次事件结束之后,将我们手中所有的极端分子情报作为筹码送给莫斯科。这样的话克里姆林宫至少会心存一丝的感激。”

    “你千万不能这么想。”卡德罗夫回过头,语气有些不悦的责备小卡德罗夫,“将情报当做筹码上交是正确的,但是政治利益之间可没有什么感激。苏联原本就不想将战争继续下去,而且当看到我们识大局的态度,自然会更偏向和谈多一些。但是我们不应该放弃对苏联武装的戒备。武力是最迫不得已的手段。”

    “我知道了。父亲。”经历了之前的一系列事件之后,小卡德罗夫明显要比之前成熟了一些,没有再想着反驳父亲的话。

    此时小卡德罗夫身后的门被轻轻的推开,卡德罗夫的助手阿赫马多夫走了进来,他对卡德罗夫说道,“可以准备出发了。我安排了将近四十多名守卫护送车队。”

    卡德罗夫摇头否决掉这样的做法,“他们真要杀我,一颗子弹或者一个简易炸弹就足够了,根本不需要采取这么兴师动众的形式。我很理解那些极端分子的想法。”

    听到卡德罗夫的话。阿赫马多夫连忙低头说了一声对不起他会再去重新安排人手。

    不过卡德罗夫也并没有责怪他,只是挥挥手打阿赫马多夫的行动。他摸了摸儿子的头发,笑着说道,“别担心,我的孩子,很快我就会回来的。”

    “请你一定要小心。”小卡德罗夫又强调了一遍,不知为什么,自从父亲决定出发前往电视台的时候,他就有一种越来越不详的预感。尽管小卡德罗夫一再安慰自己这只是错觉,但是望着父亲远去的背景。小卡德洛夫居然害怕起来。

    他当初一个人前往前线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恐惧过。假如自己的父亲真的这么走了,那么留下来的一大笔政治遗产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到平稳交接,有没有把握控制住那些军队中老资历的将军,还有能不能躲过武装分子的刺杀袭击。

    小卡德罗夫摇摇头,尽量让自己抛开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只要自己的父亲还没倒下,就还轮不到自己来担忧这些事情。尽量做好一个继承人该做的事情,将来的事情卡德罗夫自然会为自己安排好。

    在黑色的轿车里,卡德罗夫正和阿赫马多夫商讨接下来的应对情况。因为卡德罗夫知道光是向苏联提供情报是不够的,他还需要做一些讨亚纳耶夫喜欢的事情才能保证苏菲派系的执政地位,对此,阿赫马多夫给出的看法是让苏菲派的车臣武装协助苏联军队在高加索山区中打击极端分子。

    “这倒是一个好主意,阿赫马多夫。”卡德罗夫望着窗外不断倒退的荒凉景色,慢慢说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我们会成为车臣穆斯林眼中的卖国份子?”

    “所以我们还要在宣传上下足功夫。”阿赫马多夫说道,“比如这一次的别斯兰人质事件就是最好的机会,利用此次事件大力宣扬我们与那些极端主义份子的不同之处,他们利用民族独立来团结教徒,我们就利用反对极端化来抵抗这股思想入侵浪潮。”

    “话是这么说,但是论起凝聚民心,显然民族独立更有说服力吧……”卡德罗夫的话还没说完,最前面的那辆武装皮卡突然从地步窜起一团璀璨的火球,将一辆重大几顿的汽车掀翻在地。

    看到这个场景,阿赫马多夫连忙捂住卡德罗夫的头,大喊一声遇敌,将司机将车其他地方躲避。可是话还没说完,他只觉得有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汽车底部升起,哪怕是穿着厚实的军靴也能感受到那股磅礴炙热的力量。他只觉得眼前的世界好像旋转了起来,有一种轻飘飘被人捧上天,然后再被人狠狠的摔在地上的感觉,阿赫马多夫的脊椎和左手都在下落的时候受到了极大的撞击,他只觉得耳朵里全是嗡鸣声。

    他从被爆炸掀翻的汽车里爬了出来,此时的汽车已经开始着火,他不顾左手伤口的疼痛,用力的踹开已经变形的车门,将浑身是血的卡德罗夫往外拉扯。他将卡德罗夫的左手横搭在肩膀上,然后扶着卡德罗夫一瘸一拐的离开这里,还没走出二十米远,身后又是传来一阵心惊胆战的爆炸声,没有遭到损坏的汽车在这一瞬间变成燃烧的焦铁。

    阿赫马多夫抬头警惕的望着四周围,除了自己乘坐的车辆之外,还有三辆车受到了袭击。这显然是极端分子一次有针对性的阴谋,他们不单单袭击中学,甚至想刺杀维护车臣和平的卡德罗夫。

    “还发什么呆,赶紧叫救护车。”阿赫马多夫忍着剧痛指挥着卡德罗夫卫队的成员,声嘶力竭的大吼道。

    这时卡德罗夫像是恢复意识般的睁开眼睛,他抓着阿赫马多夫的衣袖,轻声的说道,“照顾我小卡,咳咳,还有不要放过一个极端,极端分子。”

    还没等阿赫马多夫回复,卡德罗夫的声音就变得越来越虚弱,他又重新昏迷了过去。

    这一次,他的双眼再也没能睁开过。(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