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莫斯科的复仇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69.html
    (第一更)

    在别斯兰惨剧发生之后,亚纳耶夫签署了一道特殊的命令,一道几乎等同向全世界的苏维埃敌人宣战的命令。只是薄薄的一张纸却左右和掌握了太多人的生杀大权。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甚至还能隐约想起亚纳耶夫总书记因为愤怒而颤抖的声音,以及他将信封交给克留奇科夫时说的那句话。

    “与别斯兰事件有关的人,宁可错杀也不要放过,哪怕他躲在中情局和军情六处,也要揪出来杀掉。”

    这道签署令被直接下达到克格勃对外第一总局,从叶夫洛耶夫口中套取出来的情报再根据境外特工人员提供的情报分析,几乎已经可以确定参与或者涉及到这项计划的秘密人员。名单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几乎超过了两百人,囊括了多个国家,尤其是西方的间谍,游走在法律边缘的军火商人,甚至还有中东王室的某位成员资助商。克格勃像摩萨德对待巴勒斯坦武装分子一样,将这些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揪出来杀掉,甚至连他们的家人也不放过。

    这是对自由世界毫无理由的全面开战,爆炸,绑架,枪袭,所有践踏他国法律与道德的形式,亚纳耶夫全部用上。你们怎么培养武装人员,怎样资金支持极端组织,我们就怎样报复你们的国家。

    就这样几乎在一夜之间驻扎海外的情报特工都接到了一项黑色行动,游猎苏维埃的敌人!无论使用怎样的手段一律铲除。毕竟当他们针对苏维埃政权发动袭击,挑衅人民容忍底线的时候,就该做好面对狂风暴雨的报复准备。

    没人能在损害了苏维埃的利益之后,还能功成身退的躲在角落里偷笑。例如大不列颠和法兰西,两个怂恿和指使恐怖组织的间接推手,当军情六处特工参与车臣武器运输的情报摆放在亚纳耶夫桌面上的时候,他就知道让英法两国付出鲜血代价的时候到了。

    “卑劣的小人勾引对弱者下手的废物一起,企图在苏维埃制造事端,如果连这样的人都还能继续隐姓埋名的活下去。那才是对党和国家忠诚卫士的羞辱和挑衅。与这件事有关的间谍和特工全部杀掉,克格勃杀人的时候从来不用看别人的脸色。”

    亚纳耶夫拨通了一个秘密号码,这是只有当他做好准备的时候才会使用的手机号码。

    对面接线的是卡拉季奇,当他听到亚纳耶夫那副万年不带感情的嗓音时。几乎激动的差点丢掉手中的笔。现在克罗地亚武装人员现在的武器是越来越精良了,前期占尽优势的波黑塞族与其他两族之间变成了一场耗时耗财的拉锯战。

    “你是说要在法国巴黎发动一场爆炸袭击,以此来要挟北约退出波黑战争?怎么做不是等同于向北约全面开战吗?”如果刚才是接到亚纳耶夫电话的激动不已,那么现在的卡拉季奇心中只有害怕和恐惧。

    一方面是世界上最残暴政权的咄咄逼人,一方面是北约部队永无休止的轰炸空袭。夹在中间两头的卡拉季奇无论得罪哪边,都没有好下场。

    “难道北约现在不是你们的敌人吗?谁说你们政府一定要介入这件事,这件事是你们塞尔维亚极端民族主义者自发所做的,与塞尔维亚政府没有半点的关系,只要北约不停止空袭,你们就会在整个欧洲种满烟花。”亚纳耶夫声音低沉的问道,“还是说卡拉季奇你希望看到波黑塞族在战争中被一支钢铁洪流队伍踏平到体无完肤的地步?”

    “可是……”卡拉季奇想说假如他这么做的话,苏联会不会出面保全波黑塞族在战争中所获得的利益,如果苏联愿意答应这个承诺的话,那么他将坚决的执行来自莫斯科的最高指示。

    “没有什么可是不可是的。你只要记住一句话,不愿意遵循苏维埃旨意的国家,会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没有例外!”

    然后是啪的一下电话挂断的声音,之后嘟嘟的忙音。只剩下快要被抽空灵魂的卡拉季奇一个人坐在办公桌面前,心烦意乱的挠着头发。相比起还有理性可言的北约,蛮不讲理的莫斯科似乎更加的可怕一些……

    没有办法的卡拉季奇拿起另一部电话,拨通了一位波黑塞族将军的电话号码。

    另外一方面,濒临大西洋的爱尔兰共和军从维克多的手中低价购买到一-4炸药,在这位口才卓绝的军火商人教唆之下。他们准备在伦敦,在伯明翰,在利物浦发动爆炸袭击。在铁娘子退位之前,一直被压制的爱尔兰共和军总算迎来了复仇的机会。他们要让伦敦笼罩上一层鲜血淋漓的阴影。

    你们的国家。你们的人民要为苏维埃那些死去的无辜平民付出惨烈的代价。我们的怒火将燃烧整个世界,红色的恐惧笼罩欧陆天空!

    这一天是英国最血腥星期一,军情六处的大门口被放置了奇怪的包裹,等到他们拆开包裹的盒子,里面是扑鼻而来的血腥味还有三颗鲜血淋漓的人头,每个人的口中都衔着一颗7.62mm的m43子弹。被挖空的空洞的眼眶里塞着军情六处的特殊徽章。仿佛是对情报局的无声嘲讽。

    “他们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惨烈的代价,而你们这群刽子手呢?”

    压放在头颅下面的信笺上只有聊聊的一句话,挑衅意味十足。

    很快军情六处就查清楚了这三个人的身份,他们分别是为车臣武装力量购买武器,运送武器还有提供资金支持的特工,也是高加索地区的军情六处间接代理人。自从别斯兰事件之后军情六处就紧急召回了这三人,但是他们昨天却在土耳其失去了音讯,而今天军情六处门口就收到了三颗脑袋,这效率恐怕连剧情流出最优秀的特工也难以企及。

    不过这样一来谁都清楚了痛下杀手的人,到底是哪一方的势力。

    事件发生之后,苏格兰警场也接到了三起血腥的凶杀案,伦敦城内有三户人家几乎在一夜之间同时被杀害。凶手手段干净利落没有留下半点证据,让伦敦警察头疼万分。而且凶杀案造成的社会恐慌也在新闻联播中愈演愈烈。

    只有军情六处明白这次的袭击是对他们在别斯兰事件中推波助澜的报复,一时之间情报局涉及到车臣问题的特工纷纷辞职,要求情报局改名换姓离开这座人心惶惶的城市。

    一位带着宽大毡帽的男子坐在露天的桌子上,他的手中拿着一份报纸,尽情欣赏自己昨晚的杰作,那嘲弄苏格兰警场的嘴角慢慢上扬。

    伟大的意志永垂不朽。

    他匆匆写下这一行字,然后帖在伦敦日报的头条之上。就像最忠诚于苏维埃的爱国主义者,他愿意为了伟大的政权做任何卑劣的事情,哪怕是背负上新一任开膛手杰克的罪名。所以当接到来自克格勃第一局的命令时他没有恐慌,只有的激动和颤抖。

    “呵,我是多么热爱这个伟大的国家。”

    行色匆匆的路人像河流一样的包裹了他,男子摘下帽子抬头仰望证券交易所的似乎永远不会停歇的灯光,然后匆匆赶路。

    谁都不会想到这个口音纯正而又迷人的伦敦腔男子,是亲手策划了伦敦惨案的幕后主谋。而现在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为潜入伦敦城内的爱尔兰共和军献上一份特殊的,让整个国家都颤抖的礼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