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对啊,南昭宇去哪儿了?

    兴奋地围在一块嘀咕的小姑娘们现在才发现了这个问题,然后杨轶看到,先是曦曦,然后是杨珞琪,接着兰馨、陈诗云,一个有一个小脑袋抬了起来,迷茫地看着他。

    杨轶觉得奇怪的是,刚才负责点名的申老师还说人齐了。

    于是,他便走过去问了一下,然后犹豫着回来。

    “咳咳,我们不用等南昭宇了,他家里有点事,来不了,我们出发吧!”杨轶给小家伙们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南昭宇逃跑了,他是大逃兵!”陈诗云嚷嚷道。

    “昭宇说要和我们一起爬山的!”曦曦嘟着嘴,不开心地说道。

    杨轶欲言又止,刚才申老师告诉他的消息可不只是有点事那么简单。兰州凯看到了,他挑了挑眉头,察觉到不对劲,便凑过来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杨轶压低了声音,说道:“南易云昨晚忽发脑梗塞,现在还住在医院里,一家子现在都陪在医院里。”

    这个坏消息,杨轶不想告诉孩子们,坏了她们今天的好心情。

    兰州凯猛然一惊,他也压低声音说道:“不是吧?现在情况如何?”

    兰州凯对南易云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他们头一回见面的时候,是在杨轶的家举办party的时候,南易云老爷子还在钢琴前弹奏了一首古典曲子。虽然年纪有点大了,但看起来精神奕奕,怎么忽然就脑梗塞了?

    “还好,申老师说,现在人已经抢救过来,意识也清醒了,只是……”杨轶叹息一声。

    “只是还没恢复过来对吧?”兰州凯似乎很了解,他摇了摇头,说道,“很正常,意识清醒说明还是轻微的脑梗塞,要拖着迟迟不清醒,那就真的麻烦了!但就算是轻微的,也要在病床上躺十天半月,也不见得能彻底恢复,要看他的造化。”

    杨轶惊讶地看着他,兰州凯叹息一声:“觉得我知道这么多,很神奇对吧?馨儿她爷爷就是脑梗塞走的。”

    杨轶明白了,他轻轻地拍了拍兰州凯的肩膀。

    兰州凯笑了笑:“放心,都过去好多年了。南易云的情况,等爬完山再说,今晚,如果没什么事,我们一块去探望一下他,你觉得如何?”

    “我觉得还OK!”杨轶点了点头。

    ……

    南昭宇父亲的遭遇,暂时放在了一边,活动开始了,杨轶他们也领着小家伙们,沿着修好的山路台阶,拾阶而上。

    无知是福,小家伙们还不知道自己小伙伴家里发生的情况,她们还很高兴,叽叽喳喳地一边说话,一边登山。

    刚开始的时候,她们还精力充沛着呢!

    “我和我爸爸来过这里。”陈诗云小跑着到前面,还想倒着走,但被她的爸爸喝止了,只好撅着嘴巴归队。

    “我也跟我的粑粑来过,我们还做烧烤吃!”曦曦想起了去年的那一幕,她也高兴地跟小伙伴们分享,“我的麻麻也有去哟,然后我们还在大河里玩水了!”

    “咳咳,只是小溪,如果是大河,爸爸可不能让你下水。”走在后边的杨轶哭笑不得地纠正道。

    曦曦眨了眨萌萌的大眼睛,看了爸爸一眼,然后又扭头看向自己的小伙伴。

    “但我想吃烧烤!”兰馨爬了一会儿山,已经有些微微喘息,但她还是一脸兴奋地叫道。

    “我也想吃烧烤!”陈诗云跟着嚷嚷起来。

    “今天不行,今天叔叔没带烧烤的工具,只是给你们带了一些点心。”杨轶告诉了她们一个残酷的现实。

    “啊?没有烧烤啊?”兰馨失望了起来。

    “我粑粑做了好好吃的蛋糕,馨儿不要难过,真的好好吃的。”曦曦贴心地拉着兰馨的手,安慰道。

    “我还是想吃烧烤!”陈诗云继续嚷嚷着,她的脾气比兰馨还要烈一些。

    “陈诗云,不可以!你杨叔叔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还叫!给人添麻烦!”陈国强瞪起了眼睛,呵斥道。

    “我就是要吃啊!”然而,陈诗云是遇强则强,撅起嘴巴冲她爸爸叫了一声,气呼呼地扭过了头。

    “你!”陈国强气坏了,他本来是拳击教练,习惯了拳击台上直来直去的感觉,哪里忍得了火气,要不是在外面,他都想拎起这么不听话的女儿揍上一顿。

    还好,杨轶拦住他,笑道:“陈哥,别急,那是什么添麻烦!再说了,孩子不懂事,你要慢慢跟她讲道理。”

    “诗云,叔叔今天不是不想给你们做烧烤吃,而是实在不方便,你看,咱们要去爬山,到山上,风那么大,也生不起火来,做不了烧烤,对不对?”杨轶给陈诗云耐心地解释着。

    陈诗云得到了尊重,虽然小姑娘还不能理解这里面的逻辑,但她心情好了不少,也没有刚才那样摆着执拗的表情。

    不过,或许她还对爸爸刚才的呵斥耿耿于怀,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还是自家的闺女好啊!听话,懂事!”杨轶看了看旁边担忧地看着自己小伙伴的曦曦,心里暗想着。

    不过,这边兰州凯豪迈地摆了摆手,说道:“想吃烧烤算什么?我们爬上了山,然后下去之后,叔叔带你们去吃大酒店的烧烤!”

    “哇!大酒店的烧烤!”顿时,四个小姑娘都惊喜地叫了起来,陈诗云忘记了跟她爸爸置气,就连曦曦都跟着小伙伴们一块,欢喜地围着胖叔叔蹦了起来。

    兰州凯这个遇事不惊的亿万富翁,此刻也跟一个小孩一样乐呵呵地笑了起来,还得意地看了杨轶一眼,似乎在表示:“看,我比你还受欢迎。”

    杨轶哭笑不得,恨不得说:“给你,给你,除了我女儿,其他的全给你!”

    ……

    不过,他们高兴得太早了,登山没有那么简单!

    走了几公里山路,不仅孩子们,就连大人都开始气喘吁吁,更别提说话了。

    杨轶和陈国强还好,他们俩都练过,身体素质很好,还不喘气,但杨果是大学教授,平时没有怎么运动,他跟兰州凯都喘着粗气,累得额头上都冒起了汗。

    要知道,现在海拔越高,也是越来越冷了!

    小家伙们更加吃不消,杨轶早在二十分钟前就把体质娇弱的杨珞琪抱了起来,其他三小只还在坚持着。曦曦跟陈诗云体质好一点,虽然喘着气,但应该可以继续爬下去,可是兰馨就不行了,她胖乎乎的小腿都在颤抖着,要不是曦曦牵着她的手,一直在叫着“馨儿加油”,小胖妞估计也早就爬不动了!

    “大家先休息一下,喝点水,吃点水果补充营养,我们等下再继续爬!”还好,这个时候申老师组织大家休息了。

    兰州凯累得都想直接坐下来,还好杨轶眼疾手快,伸手搀扶住了他:“这么累,不能坐,你慢慢走两步。”

    “小杨……小杨啊!还有多远啊?”兰州凯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

    这盘山而上的石阶,虽然不算陡峭,但似乎根本爬不完,前面山路又拐了过去,似乎根本看不到尽头!山顶也望不见,因为满山的密林、大树,遮住了他们的视野。

    不得不夸奖一声的是,江城在亭山景区的投入的资金是很庞大的,沿路的山坡,不仅边缘修起了结实的围栏,在靠山的这边,还用扎实的铁丝网钉起来围着植被,防止出现小规模的滑坡,或者石块滚落伤人。

    大规模滑坡的地质现象在亭山很罕见,要真来了,什么预防措施都挡不住。

    因为这样完善的措施建设,亭山景区已经对外开放的几个山峰,吸引了许多登山爱好者和慕名而来的游客,平时都不少人,今天周末,前来爬山运动的市民更多。

    所以不仅是春田幼儿园亲子活动的这群家长孩子们,一路上还有很多人在向山顶爬去。

    有个四十多岁、但看起来经常爬山、身体很健康的市民从旁边经过,听到兰州凯的问题,他笑着指了指围栏,说道:“还有将近两公里,你们现在才爬了四百米不到,后面两百米,才是最难的!”

    这时候,杨轶他们才注意到,原来他们说说笑笑,都没有留意,围栏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个柱子上面刻着字,写着登山完成的距离和高度。

    “还,还有这么远?”兰州凯脚一软,还好杨轶扛住了他,为了扶着他,杨轶还把杨珞琪放了下来。

    “兰伯伯,你要喝水吗?”曦曦正一口一口地吮吸着爸爸从背包里掏出来递给她的水壶的吸管,看到兰馨的爸爸狼狈的模样,小姑娘乖巧地跑过来,将自己的水壶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