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章节目录 第408章 不可以突然死掉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72468.html
    山顶的风景很美,缓过了劲的兰州凯也带着女儿去看了几眼,望着远方,他拍了拍女儿的后背,温和地笑道:“怎么样?登上山顶的感觉不错吧?”

    “爸爸,我没有跟曦曦一样爬上来,我是杨叔叔抱上来的。”兰馨却很诚实,嘟着小嘴巴说道。

    “但你在之前就很努力啊!现在以你的能力,还爬不了这么高的山,不过,要记住现在的感觉,以后也要像今天一样,遇到事情,不要轻易说放弃,你喜欢成功,不喜欢失败对不对?”兰州凯给女儿灌输起了鸡汤。

    好一会儿,他们才开始下山。

    下山就轻松多了,和掉队的大部队会合,花了比上山还要少半个小时的时间,杨轶他们便到了山脚。

    兰州凯没忘记自己的承诺,请兰馨的几个小伙伴和她们的爸爸一起去酒店吃饭,吃烧烤。

    中午在酒店的大包厢里,已经很疲倦了的四个小朋友们吃完了盼望已久的烧烤后,便横七竖八地躺在包厢的大沙发上睡起了午觉。

    “也真的是累了,馨儿她最挑床的,现在躺下来就睡着了。”兰州凯过去,给女儿盖了盖大衣,才回来饭桌,几个大人一边喝茶,一边闲聊。

    因为下午要去探望南昭宇的爸爸,南易云的病情,杨轶也告诉了他们。

    “所以说,这人啊,年轻的时候,就要多健身、锻炼,老南他好像是书法家吧?一看那个身板,就是文弱书生,从来不运动,等年纪大了,就各种病痛!”陈国强是健身中心的拳击教练,他对这个最有发言权。

    “那国强,你跟我说说,我这样胖的,应该做什么运动?打拳击?”兰州凯到很感兴趣地咨询了起来。

    ……

    下午,小家伙们起床,睡饱了的她们又活蹦乱跳了起来,只是有些运动过度的曦曦小腿感到酸痛难耐,让爸爸给她按摩了好一会儿,才能慢慢地走动起来。

    在车上,杨轶告诉了曦曦,南昭宇今天没有来的原因。

    “南伯伯生病了呀?”小姑娘有些惊讶,不过,很明显,她并不能够意识到南伯伯那个病的严重性。或许,在她的世界观里,生病就跟感冒一样,会难受,但没有什么大事。

    “对啊,所以我们要一起去探望他,你到时候要安慰南昭宇,跟他说:昭宇,你不要怕,你爸爸会好起来的。”杨轶一边开车,一边叮嘱着女儿。

    “好吧!”曦曦乖巧地点了点头。

    然而,到了医院,隔着玻璃窗,看着南易云躺着IcU的病床上沉睡着,鼻子上还带着呼吸机的面罩,曦曦才意识到有些不对。

    “他现在需要继续观察,凌晨意识就清醒了,医生说这是好兆头,对脑部的损伤会比较小,但到现在,他还是说不出话来。”南昭宇的妈妈其实已经很坚强了,眼眶红红的,强忍着泪水跟来探望的杨轶他们介绍道。

    “没关系,医生不是说能好起来吗?”杨轶见惯了生死,但也是第一次接触普通人面对亲人生死时候的情绪,他不由地暗暗叹息,小声安慰着。

    “南家大嫂子,我知道老南是你们家的顶梁柱,现在家里要是有什么困难,你尽管跟我提,毕竟南昭宇跟我们家馨儿是很好的朋友、同学,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帮!”兰州凯拍着胸膛说道。

    “谢谢,谢谢馨儿的爸爸!”南昭宇的妈妈抹了抹眼角的泪花,感动地说道,“其实现在家里还没有什么困难,以前昭宇他爸爸也攒了点钱……现在我们什么都不想,就想他能早点康复,昭宇他不能没爸爸啊!”

    “可别这么说,南老师也一定会康复的,我相信他,吉人有天相。”杨果说道。

    大人们在说话,小朋友们也在围着南昭宇。

    或许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对劲,看到了小伙伴难过的表情,就连大嗓门的兰馨也不敢大声说话,她小声地问道:“昭宇,你的爸爸怎么了?”

    曦曦看着低着头很难过的南昭宇,她贴心地拉着他的手。

    “我爸爸生病了。”南昭宇啜泣着,然后抬起有些泪水迷糊的眼睛,看向曦曦,“曦曦,我好害怕,昨天,昨天他差点死掉……”

    曦曦有些惊讶地看着南昭宇。

    “怎么会死掉?”杨珞琪怕怕地看着南昭宇,小声问道。

    旁边的陈诗云也用力地点头,她和其他小朋友,都根本想不到这样的可能。对于死这个概念,她们看了那么多动画片,还是知道的,死的话,就好像怪兽一样,永远不会回来的!

    “就是,就是忽然摔倒,然后不说话,我和妈妈好害怕。”南昭宇啜泣着说道。

    曦曦很难过地摇着小伙伴的手,说道:“昭宇,你不要哭了,你粑粑不会死的啦,我粑粑说,我粑粑说他会好起来的!”

    “真的吗?”南昭宇吸着鼻子,揉着眼睛问道。

    “嗯嗯,我粑粑说的!”曦曦用力地点头。

    在曦曦的心目中,爸爸比什么神仙、上帝还要厉害。他说的话,自然是会应验的。

    陈诗云不喜欢这种愁云惨淡的气氛,她说道:“昭宇,你知道吗?我还以为你当逃兵了,不过你爸爸生病了,我也原谅你啦!不过,我们今天有去爬山,爬很高、很高的山。”

    话题稍微被陈诗云带偏了一下,兰馨也便跟着问道:“昭宇,你还会去幼儿园吗?”

    南昭宇瘪着嘴,点了点头。

    “太好了!你粑粑一定会好起来的,昭宇不要哭了。”曦曦为小伙伴高兴,不过她察觉到有些不对,又连忙安慰起来,但小姑娘不知道说一些什么,只能重复着。

    ……

    探望了南昭宇之后,杨轶便带着女儿回家了。

    不过,曦曦一直表现得闷闷不乐的样子,根本没有爬山和下山时候那个快乐的模样。

    杨轶还以为她是因为南昭宇爸爸的遭遇而伤心,一直在逗她开心。

    “哎,对了,曦曦,你妈妈今天要开演唱会哦!晚上,你跟妈妈打电话,要问她:妈妈,给那么多人唱歌,好不好玩啊?”杨轶一边准备晚餐,一边笑着给在旁边的曦曦说道。

    然而,小姑娘只是嘟着小嘴巴,闷闷地点着头,不吭声。

    “怎么了?”杨轶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转过身,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说道,“爸爸不是跟你说,南昭宇的爸爸一定会好起来的,所以你也不要为南昭宇感到伤心,也不用太担心,怎么还难过啊?”

    小姑娘感受着爸爸大手的温暖,顿时,压抑着的情绪忍不住爆发了起来,她抱住了爸爸的腿,呜呜地哭道:“粑粑,我不想,不想你突然死掉。”

    “哎,傻瓜,你在说什么?”杨轶被小姑娘哭得有点发懵,不过,他不用等曦曦解释,也很快明白了原委。

    只见杨轶关掉灶火,又好笑,又感动地蹲下来,将小姑娘搂在怀里,溺爱地亲了亲她的小脸蛋:“爸爸不会忽然死掉,你这个小傻瓜。”

    “南昭宇的爸爸忽然生病,那是因为他的年纪大了。但你的爸爸还很年轻啊!不会生病的!”杨轶解释道。

    小姑娘却听不进去解释,她紧紧地搂着爸爸的脖子,抬着小脸蛋,如梨花带雨,粉红的小嘴一抽一抽的,啜泣道:“我不要你死掉,你不要死掉好不好?”

    杨轶的心都被触动了,此刻他感受到了女儿深深的依赖感,但他感动是感动,也很无奈,只能柔声安慰:“爸爸不会死掉的,爸爸要陪着你,慢慢地长大,然后……”

    然后陪她,送她走上婚礼的红毯吗?然后看她有自己的婚姻和幸福,最后自己的孙子或者孙女出生,自己慢慢老去?

    不知道为啥,杨轶想到这一幕幕,鼻子就有些发酸。

    才不要,这么久远的事情,杨轶不想去想。

    而且,别说结婚了,他喵的!自家闺女还小,谁敢打她主意,杨轶用小乖来发誓,绝对打断他的狗腿!

    不不,打断腿这个惩罚太轻了,丢去大运河里喂鱼算了,反正这样的角色,是不可能出现的!

    这时候,曦曦打断了杨轶咬牙切齿的遐想。

    “要拉钩钩哦!”只见曦曦迷糊着泪眼,嘟着小嘴,伸出了小指头,“不可以突然死掉。”

    杨轶愣了一下,才幸福地笑了笑,他伸出尾指,勾住女儿的小手:“好,拉钩钩,爸爸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