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一十一章 他还没有死
    亚纳耶夫用强大的气场和灵活的外交政策告诉保加利亚总统,你要是不愿意放弃反导系统的建设计划的话,就等着成为苏联核武器打击的目标吧。★这是亚纳耶夫在波罗的海谈判之后次展现出强硬的政治风格,不需要任何的阴谋阳谋,就是实力上的碾压,我看你不服,我可以用核武器要挟你,只要你敢投靠北约,你就是苏维埃的敌人。

    既然知道东欧现在都是一群喂不熟的白眼狼,那么亚纳耶夫也没必要跟他们客气。就像中国的南海问题一样,既然跟周围的国家谈不拢,那就直接军事威胁,将航母开到你家门口,让舰载机直接威胁你的空域,到时候看看还有哪个国家敢说一声不?

    大国崛起的过程是血腥的,苏联这么大的地盘,几乎都是当初用士兵的鲜血和生命换回来的,所以亚纳耶夫在今天的谈判桌上才有这样的底蕴,敢跟保加利亚总统叫板。

    “离保加利亚最近的不是德国,不是英国,也不是法国,更不是美国。”

    “而是我们苏联。”

    “所以我希望保加利亚总统在与其他国家签订合约之前最好想想自己处于什么样的位置,苏联从来不会对背叛者有太大的耐心容忍。”

    从总统府出来之后,亚纳耶夫已经不再去想对方会有怎样的表情了,从最后一眼的惊恐和颤栗中,胜负已经知晓。亚纳耶夫凭借着强硬的外交手段硬是让保加利亚总统从原本的墙头草,成为了苏维埃的盟友。毕竟身边有一位实力强大的邻居,而且他还拥有着反制美国的武器,所以史托亚诺夫再怎么傻,也应该考虑一下苏联的实力。

    返回下榻酒店的时候,亚纳耶夫一直在考虑另外一件事,最近访问保加利亚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开始出现了不适应的情况。亚纳耶夫开始担心自己是否会向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和契尔年科一样,病死在自己的岗位上。他咳嗽了一下,隐约感觉肺部有一股疼痛感。他恍然想起之前历史上的亚纳耶夫也是因为长期的肺病折磨,在2o1o年9月24日逝世。

    不过不论如何,他都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亚纳耶夫决定通知外交部人员,结束接下来的访问安排,迅回国接受治疗。起码在任期结束之前,亚纳耶夫还不能从苏共总书记的位置上倒下去。

    关于亚纳耶夫仓促结束访问行程的安排,助理感到有些意外,但还是按照亚纳耶夫的意愿,给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的外交部布了一份声明,亚纳耶夫总书记取消接下来的行程。

    在离开保加利亚之前,亚纳耶夫给普-京同志打了一通秘密电话,作为基本上被亚纳耶夫钦定的下一任苏维埃总书记,他先给****透露了自己的身体的健康状况。

    原本这应该是作为总书记的忌讳,因为下一任的继承人很有可能会以此为缘故,动政变推翻亚纳耶夫的统治。不过亚纳耶夫向普-京提及的内容却更让对方感到吃惊。甚至忽略了亚纳耶夫身体健康的问题。

    “关于某些莫斯科的同志,可能对我的做法一向存在着不满。这是我执政这么多年的感觉,我也不希望内部埋下不安定的种子。”

    亚纳耶夫将自己锁在下榻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对着普-京沉声说道,“所以我希望你接下来能够完全记住我所说过的话,一字不漏的记住。”

    “是的,亚纳耶夫总书记。语气变得非常严肃,现在他已经是内务部和克格勃的一把手,掌管着内务部的军队和克格勃的边防部队,甚至是捷尔任斯基师也掌握在他的手中,可以说****拥有着一支非常强悍的武装力量,来维持着莫斯科周边的稳定。

    “当年参与九政变的一些同志思想上已经生了变化,最明显的是普列汉诺夫,我隐约感觉到他的野心不仅仅只是成为一名领导人保卫局局长而已,但是这只是我个人的感觉而已,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更多的拥有同样想法的人潜伏在暗中等待时机,所以我选择了视而不见。”

    如果连亚纳耶夫都这么说的话,那么风平浪静的政治-局就显得有些危险了。一旦有人滋生了叛变的念头,那么这种念头就会想扎根芽的种子一样,不断地蔓延。

    “所以我想借助这次的身体状况,引诱出躲在背后所有的不安定因素。我不希望自己会落得跟前任总书记同样的下场,你懂吗?普-京同志。”

    亚纳耶夫越来越感觉到克里姆林宫里还隐藏着另外一股势力,但是他并不确定有谁参与到反对他的行列之中,或许昔日的九委员会的革命友谊,早就已经变得不牢靠了。

    “我懂,总书记同志。”普-京握紧了话筒,他明白就是利用亚纳耶夫的身体状况制造出一场莫斯科政治危机,好钓出所有藏在暗处的鱼。只是这场赌注风险非常大,并且一旦失控的话,很有可能让亚纳耶夫七年来的改革成果付诸东流。

    但是不试图钓鱼的话,政治-局的隐藏势力将会一直暗流汹涌,就算到亚纳耶夫退役之前没有作,那么可能普-京接手的时候也无法幸免于难。

    “但是医生不是说你需要返回莫斯科才能确定具体的病情吗?现在真的需要用自己的身体去做这场赌局吗?”普-京问道,“而且就算他们想要动政变,也没有领导人,凭借普列汉诺夫的资历,他可没有资格做这场政变的领导人。”

    “你懂就最好了,那么我现在返回莫斯科接受治疗,咳咳。”亚纳耶夫咳嗽的时候都感觉到了肺部的疼痛,不过他还是坚持把话说完。

    “听我说完,还有一件事,普-京同志,他并没有死。”

    亚纳耶夫非常冷静的说道,“如果非要为这场政变推选一位领导的话,那么那个人将是不二的人选。”(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