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章节目录 第419章 帮它找回来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76579.html
    暂时不用去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傍晚,杨轶去幼儿园把曦曦接了回来。

    小姑娘太关心小乖它们了,她今天跟小伙伴们谈论的话题,也是它们。所以杨轶在幼儿园接到曦曦的时候,还被杨珞琪、兰馨几个关心则乱的小孩子围着,关心地说:“杨叔叔,你要给小乖买好吃的,让它快点好起来哦!”

    回到家里,曦曦跟妈妈打了招呼后,便提着自己的小裙子,急急忙忙地来到客厅。

    “喵!”小乖现在知道小主人的好了,一看到,便从猫爬架上跳了下来,抬起套着伊丽莎白圈的圆脸蛋,可怜兮兮叫了一声。

    “小乖,你有没有好?”曦曦拢起裙摆,兜在怀里,蹲下来,忧愁地耷着眉头,抚摸着小乖的脑袋。

    “喵……”小乖脑袋蹭了蹭小主人的手掌,大圆脸有种憨厚的样子,英短的表情倒没有其他猫那么丰富,但还是用它弱弱的叫声,搏得了曦曦的疼爱。

    看着小乖这么舒服地被摸着,小灰也从旁边的沙发上跳了下来,尾巴翘着,卷向小主人的胳膊。

    哆哆是母猫,它的恢复期要比公猫长,所以还是在猫爬架上慵懒地趴着,只是抬头看了一眼。

    “它们没什么大碍了,本来中午就可以解开这个罩子,但是要等你回来,才拖到这个时候。”杨轶放下了女儿的书包,笑着说道。

    这边,墨菲也拿了一把剪刀出来,递给杨轶。

    正好,小乖自己趴在了地上,杨轶也省得麻烦,直接按住它,准备上手。

    小乖可能还有些术后阴影,被杨轶按住的时候,它紧张地挣扎起来。

    “没事,没事,我只是要帮你解开这个罩子。”杨轶只好先摸了摸它的毛,安抚一下它。

    曦曦有些紧张地蹲在爸爸的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有些担忧地说道:“粑粑,要轻点,不要弄疼小乖。”

    杨轶笑了笑,说道:“怎么会?你看!”

    伊丽莎白圈解开还是很容易的,用不上剪刀,杨轶只需要将粘着的魔术贴撕开,罩子就从小乖的脑袋上取了下来。

    取下来之后,小乖还有些不适应,就跟当初刚刚给它戴上一样,它扭着脑袋,感觉好像少了什么。但自由的感觉还是好的,小乖有些不安分地想要起来动一动了!

    “还不行,还要给你解开猫裤子。”墨菲连忙帮忙安抚小家伙。

    猫裤子其实就是用纱布绑起来的,怕小乖挣脱,杨轶打了死结,现在它的使命完成了,杨轶就用剪刀咔嚓一下,剪断,然后往后一拉,整个纱布便脱离了出来。

    “好了吗?”曦曦看到小乖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情绪终于高了一些,她忐忑地问道。

    杨轶松开了按着小乖的手,拍了拍它的后背,笑着说道:“好了,你跟它去玩吧,不过还是要小心,别让它挠了你!”

    “小乖才不会挠我!”曦曦嘟着嘴,不服气地说道,“小乖可乖了!”

    杨轶还是想要看看它的恢复情况,所以没急着给下一个猫解开束缚,而是关心地看着。

    只见小乖抖了抖身子,浑身舒畅地站了起来,当然,重新恢复正常走路,它还有点不适应,走动的时候,身子歪斜,它也很聪明,索性蹭着曦曦的脚,钻来钻去。

    “嘻嘻,小乖好了!”曦曦看到自己的小猫活蹦乱跳的样子,担忧的情绪终于一扫而空,小姑娘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瞧小姑娘笑得眼睛咪咪、合不拢嘴的样子,真的好像小天使!

    “喵!”小乖抬起头,也是很有灵性地冲小主人叫了一声。

    看到曦曦和小乖玩得开心,而且小乖也没表现出异常,杨轶也便放下心来,他起身去将小灰抓了过来。

    小灰有些害怕这个铲屎官,看到杨轶过来,想躲,但它哪里是眼疾手快的杨轶的对手,刚刚跳开,在空中就被杨轶的大手给抓住。

    然后杨轶抓着颈后的毛,拎了回来。

    “小灰越来越调皮了。”墨菲看着还在扭来扭去的小灰,她笑着跟杨轶抱怨道,“三只猫里面,就它最不粘人,我想跟它玩都不理我,它都忘了,当时还是我救了它,而且还给它起了名字!”

    “猫是这样的,有多少猫会主动地跟人亲近?小乖倒是一个异类,不过就算是小乖,也不见得什么时候都搭理曦曦。”杨轶跟墨菲的谈笑间,就已经将小灰的束缚给解开了。

    接下来换哆哆,女王猫没有挣扎,只是懒懒地看了铲屎官一眼,然后眯起了眼睛,任由杨轶解开它的伊丽莎白圈。

    好像一切都理所当然,杨轶该为它服务的一样。

    杨轶轻车熟路地剪开猫裤子,一边也在跟墨菲继续说着:“相比起猫,狗就忠诚许多,等再过几个月,回老家把曦曦定下的那只狗接回来,你肯定会喜欢。”

    “我其实还是比较喜欢猫,我粑粑的农场那里养了很多狗,都很吓人的,站起来,又一个人那么高!”墨菲心有余悸地说道。

    “家里的那种土狗,长不了那么大,而且很听话,你叫他趴下就趴下。”

    “希望能听话一点,而且不要很凶!”墨菲偷笑着说道,“不然,到时候家里猫狗打起架来,就不得安宁了!”

    “你说这个倒也有可能,不过好像狗都是被猫欺负的。”杨轶想起了前世网上那些狗被小自己好几倍的小猫欺负的视频。

    说话间,杨轶已经帮哆哆解决好了猫裤子,哆哆慢慢悠悠地踱了回去,跳上猫爬架上,身姿还是很矫健的,说明它有可能只是懒,并不是恢复得慢。

    这时候,曦曦踩着她的塑胶鞋子,吱吱吱响地跑了过来,焦急地摇了摇爸爸的手,叫道:“粑粑,你看,小灰它是不是生病了?”

    小灰怎么了?

    杨轶和墨菲走过去,看到躲在角落的小灰,它窝在软软的棉花垫子上,跟人一样翻着肚皮,然后低头望着有些微红的屁股部位。

    或许是听到了主人的动静,它抬起头,看了主人一眼,然后又低下头,爪子伸过去碰了碰。

    “喵!”小灰又抬起头,看着主人们,一脸困惑,张开嘴叫了一声。

    杨轶和墨菲的表情有些古怪,他们对视着,都看出了对方都在憋着笑。

    小灰低头去舔了舔自己手术的部位,但明显是不对劲,原来两个球球的地方,现在平坦得跟某位公主的名号一样。

    “嗷……”小灰又抬起头,好像有些绝望地又叫了一声,这一声何等凄凉。

    叫声倒没有什么了,有趣的是它那大圆脸,还有那副生无可恋的坐姿,墨菲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麻麻,小灰怎么了?”曦曦不明所以,她还担忧地问道。

    “没什么。”杨轶看到墨菲笑得都不好意思地扭过了头,他便帮忙解释,“它只是可能发现自己什么不见了,有些惆怅。”

    “啊?”曦曦有些困惑地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

    “就像是你的布偶娃娃如果弄不见了,你也会伤心啊!”杨轶举了个例子,“不用担心啦,猫适应能力很强的,过两天自己习惯就好了!”

    这么一说,曦曦就明白了,但小姑娘扭头看了看怀疑猫生中的小灰,似乎有点感触,她忧伤地跟爸爸说道:“粑粑,小灰它什么不见了,你帮它找找好不好?”

    杨轶哭笑不得地看着女儿,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这东西还能找回来吗?就算找回来,还能装回去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