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章 大屠杀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81.html
    (第三更)

    波黑边境,代尔文塔,一座波黑塞族人聚集的城镇。

    这几个月来连天的炮火将这一座城市变成了一片沉沦的废墟,人民步履匆忙的穿越在建筑瓦砾的断臂残痕之中,寻找着能够充饥的食物。北约的经济封锁和军事包围让居民丧失了最后一丝存活的希望。至于美国运输机空投的那些食物往往也是被那些民兵组织掠夺过去,成为军队的口粮。

    不但如此,这些平民依旧生活在阴影之下,塞尔维亚族的猛虎,白鹰等不受正规约束的民兵组织,甚至用运动小口径步枪装上狙击镜,射击去河边打水的克罗地亚族小孩为乐。只要枪声响起,便会有一个孩子永远的倒在河边,身边滚落一个小小的水桶,还有一滩渗入泥土深处的血渍。

    没有人敢去救他,因为狙击手的瞄准镜依旧在河边搜索猎物,就连他的母亲也只能躲在远处捂着嘴痛哭流涕,看着小孩的尸体被野狗撕扯和啃食。一个动乱的国家,受到损害的,永远是那些无辜的平民。

    这不但是一个国家的内战,更是每一个人的战争。

    战争放大了人性的阴暗面,存活的幸存者开始每天经受道德的考验,是去抢救那些不幸的人民,还是去洗劫无辜幸存者的粮食,药品或者子弹。有人为了活下去摒弃了良知,有人为了一口粮食倒在了枪口之下。战争是政治残酷的延续,未曾经历过那些阴暗时光的人,永远不知道和平的珍贵。

    代尔文塔远比其他的城市要不幸的多,因为它是克罗地亚军队和波黑塞族反复争夺的一座城市,往往是今天穷凶极恶的塞尔维亚人刚刚来过,第二天又被克罗地亚人争夺过去。区别在于克罗地亚会将塞尔维亚居民的口粮洗劫的一干二净,而塞尔维亚军队则假装没看见而已。

    克罗地亚人占领代尔文塔已经五天了,这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久远。而塞尔维亚居民在想这次代尔文塔应该不会再反复易手了吧,说实话他们根本不在乎是哪支军队占领了这座城市,他们只想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让这该死的战争早日结束。

    只是此时活下去也变成了遥不可及的奢望。

    难得没有炮声和枪声的日子,那些塞尔维亚居民悄悄的从废墟里探出了头,他们惴惴不安的走在街上。在废墟中,破败的商店里寻找着一切可以充饥的食物。哪怕是一个已经过了保质期的罐头,亦或者是一小盒压缩饼干。

    可怜的居民寻找食物的时候,突然响起的枪声让他们瞬间警觉起来,抬起头看见一个手持枪械的男人抢劫了另外一人的包裹。然后将他当街射杀在路上。而当地的居民仿佛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况,他们只是默默地摇摇头,冷眼的观望了一下那个男人在绝望中慢慢断气,然后继续在废墟里发觉想要找到的食物。战争已经让他们变得麻木,让自己活下去才是唯一的希望。

    就在他们暗自庆幸今天能够填饱肚子的时候,两辆军绿色的卡车突然冲了过来,居民以为克罗地亚的军队又来洗劫他们,惊慌的四处逃窜。然而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军队却用步枪将他们的脚步逼听。

    等到这些人镇定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些军队都是塞尔维亚人。塞尔维亚居民暗自松一口气,看来今天手中的食物是能保留下来了。

    不过他们想错了。一切都没有这么简单。为首的一个军官从士兵身后走了出来,他望了一眼这些灰头土脸的塞尔维亚居民,语气有些不友好的问道,“你们都是塞尔维亚人吗?”

    当然这纯粹是一句多余的废话,但是人民依旧在枪口的威胁下用力的点点头,不承认塞尔维亚人身份他们就没法活下去了。无论是哪一支武装力量,处决平民的方式都是简单粗暴的,不会有半点拖泥带水。

    “你们有多少人聚集在这里?”军官继续询问,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人回答,他有些不耐烦了。直接掏出手枪对准其中一个人的脑袋,逼问他,“我重复一遍,你们这里有多少人?如果你不回答。我就让你去死。”

    “三,哦不,四十二人。”被威胁的那个人几乎是闭着眼睛咬牙回答,深怕自己慢了一步就直接被枪毙。

    “很好。”军官满意的点点头,他转过身对身边的士兵的下达屠杀这群同胞的命令。他近乎冷血的说道,“把他们全部干掉。不要留下一个活口。”

    一时之间枪声四起,火光飞溅,站在枪口面前的人如同被收割的麦田一样不断的倒下,鲜血与被击穿的罐头一起飞洒起来,中枪的人带着胸膛一腔的炽热,倒在废墟之上。而那位不带感情下达屠杀命令的军官则抽着香烟,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等到没人能站起来的时候,他又让士兵仔细的搜寻了每一具尸体,补上几枪,确认所有人都断气之后,军官才让士兵坐上卡车离开。

    今天这里不会出现巡逻的克罗地亚部队,被买通的克罗地亚军事人员将对这场屠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有那位被称之为卡维拉夫的南斯拉夫志愿兵上校军官才清楚上级下达这道屠杀自己族人的命令。

    “没什么好可怜的,他们都是战争的牺牲品。而且这些人的死还能换来给波黑塞族在谈判桌上增加筹码的机会,何乐而不为。”当身边的副官问起为什么要这么做的时候,卡维拉夫漫不经心的说道。

    他将快要燃尽的香烟抛出窗外,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污水会泼到克罗地亚军队的身上,到时候我们就能塑造成一群邪恶的军队暴徒形象。这也是上级为什么明令禁止正规军队在未遭到袭击的情况下,对平民发动战争的原因。我们不但要在军事上彻底的击垮他们,甚至在道德上占据批判的制高点。战争是肮脏的,只要能够获胜,手段根本不重要,知道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