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天美内部查了几天,没有查出任何线索,鞠杰很是自责,他都停下了《那一夜》的录制,一直在神神叨叨地在自己办公室里,透过门缝,用一个镜子瞄着同一条走廊另一边简绰的办公室。

    “你有这个闲工夫盯人,不如听我的安排,去参加这个月大火的综艺节目。你要开口,玲姐肯定能帮你安排上去!”杜伦在一边玩着手机,抬了抬头,无奈地说道。

    “你懂个屁!”鞠杰头也不回地说道,“我这是要给木子昂一个交代。”

    “他不是已经给你歌了吗?管他呢?先把这首歌唱好,该赚的先赚下来。”杜伦将手机插在旁边的充电线上,站起来伸伸懒腰,说道。

    “我说好的,要帮他解决这件事,结果,这照片不知道被那个混蛋捅到媒体那里,事情没解决,还给他弄得一团糟!”鞠杰口渴了,他关上门回来,倒杯水喝,解释道,“要是没帮他把那人找出来,我这歌能唱得心安理得吗?更何况,我还想要他第二首歌。”

    “那你盯着简绰干什么?不是都已经排除了她的嫌疑吗?”杜伦问道。

    “我反正觉得她可疑,U盘在她的手上时间最长,最有可能监守自盗的就是她!”鞠杰站得累了,索性,搬了一张椅子,坐在门边接着偷看。

    杜伦揉了揉眉心,无奈地说道:“我觉得你给那个木子昂,嗯,现在叫杨轶了,给他那个口老师的邮箱就好,咱们能查到的就这么多。反正事情也解决了,八卦新闻也消停了,没必要继续追究嘛!”

    鞠杰摆了摆手,说道:“你别跟我说风凉话,不帮忙就滚蛋,哎,杜伦,我怎么觉得你最近架子越来越大了?平时,你可不是这样的!”

    ……

    鞠杰还在“忠心耿耿”地帮杨轶追查凶手,然而,杨轶却并不知情,刚刚从魔都回来的他,对鞠杰和天美那边传来的反馈很不满意。

    他甚至觉得鞠杰和天美的人是不是在耍他!

    诚然,逐利的狗仔猎人有不小的嫌疑,但杨轶觉得,天美的人嫌疑也不小。

    “外人总是靠不住的,想要查出真相,还是得自己动手!”杨轶回来江城之后,哄得舟车劳顿的曦曦去睡觉之后,便到书房整理一些器材。

    也算得上是职业习惯,杨轶在书房里还是挖了一个暗格,里面藏着一些有备无患的工具。

    比如里面有一些散开的零件,组装起来,就是一把手枪,黄灿灿的子弹也有一盒。这都是他在黑市上买的,估计基本用不上,但杨轶觉得藏着一手,总会是对自己和家人安全的保障!

    还有一些同样是从黑市淘来的配件,经过杨轶的改造,可以做成跟电影里那样似乎有着黑科技的移动遥控监视设备。

    当然,也有真正的开了锋、削铁如泥的利刃,虽然杨轶也会用枪,但他更是冷兵器高手,有刀在手,他就是一个杀神。

    不过,暂时还用不上凶器,杨轶要整理的,是一些监听监控设备,他要将牛美玲和简绰都给盯起来。

    还有鞠杰,杨轶对这个家伙已经失去了信任,也决定重新给他装上监控,以便查清楚谁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当然,杨轶不会再跟上回一样强上,他觉得不能打草惊蛇,得悄悄地进行!

    就在杨轶琢磨着监控计划的时候,他忽然想了起来,自己还有一个监听器留在了鞠杰的那个经纪人那里!

    “听听那个杜伦有说过什么吧!可能他知道鞠杰的一些秘密!”杨轶觉得这条线可能不会有什么收获,毕竟鞠杰如果真的有那么大的城府,就不会在他经纪人面前说出来!

    不过,说不定能抓到漏网之鱼呢?

    于是,杨轶在自己一直开着的电脑里,查找着录音文件。不过录音文件只有最近三天的,杨轶只能将就地从三天前,也便是周五那天的录音听起。

    周五,是墨菲结婚的新闻曝光的那天!

    杨轶听不出什么端倪,相关的录音,顶多是鞠杰向杜伦询问简绰有没有在办公室。而鞠杰后来跟简绰她们谈了什么,杨轶就根本不知道了!

    第二天的录音,杨轶快进地听着,听到了鞠杰和杜伦的对话,才改回正常速度。

    这不是电话录音,而是在办公室里,杜伦可能把手机揣在裤兜里。所以两人谈话的声音比较模糊!

    还好,杨轶有在黑市买过声音处理软件,他处理了一番,便勉强能听清楚他们的对话。

    鞠杰向杜伦告知牛美玲和简绰质问之后得出的结论——应该是那个狗仔猎人货卖两家!不过,杨轶还听到鞠杰愤愤不平地表示,他并不信任简绰,觉得简绰的嫌疑依旧很大!

    两人的交谈比较详细,通过杜伦的询问,鞠杰基本上已经把昨天开会的内容重述了一边。

    不过,对于鞠杰说的话,杨轶现在是持怀疑态度,心里带着芥蒂,什么样的信誓旦旦他都觉得像是虚情假意,什么样真挚的言语他都觉得像是错漏百出的谎言!

    这录音听起来很耗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傍晚,杨轶只好暂停下来,给曦曦准备晚餐,给小姑娘洗澡和哄她睡觉,等到曦曦睡下,他才继续。

    本来杨轶都觉得没有什么可能找到漏网之鱼了,忽然,周六晚上,杜伦的一个电话录音,让杨轶瞪圆了眼睛。

    “没事,我都跟你说过了,不会有事的!”

    “嗯,她们根本找不到我们的破绽,还以为是那个口老师言而无信!哈哈!”

    “鞠杰?鞠杰那家伙就是一个大傻笔!蠢到到现在他还觉得你经纪人就是把照片捅出去的人!”

    “不会,打死他都想不到是我干的,嗯,还有你,你不帮我开门、开抽屉的锁,我也没办法拿得到U盘!”

    “行了行了,甄甄,我有说不给你钱吗?按照咱们之前商量的,我七,你三,毕竟我除了大力气,而且这个主意还是我出的。”

    “钱我会给你啊!怎么赖账?只是银行转账,目标太大,划不来,我现在就一点点取出来,等你新专辑打榜结束回来,我直接给你一大袋现金。”

    后面,杜伦挂断电话后,还在念念叨叨的什么“死要钱的臭婊/子”,这些杨轶都听不进去了。

    他将进度条往前面拖,直到他一字不漏地将这个电话录音听完,杨轶才终于明白了。

    这尼玛!

    还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杨轶只是想听听鞠杰私底下有没有什么猫腻露出来,没想到,他居然意外地找到了坑他的人!

    这个杜伦,想不到啊!想不到他才是真正的幕后主谋!

    那个甄甄也很可恶,不过顶多只能算得上是从犯。

    只是,怎么会是他?

    杨轶得到的信息太少,只是大概地知道杜伦在这件事上,获利颇丰,他不知道,杜伦冒险去偷墨菲的爆料,就是奔着钱而去的!

    这还得从鞠杰走红之后开始说起,不过长话短说,杜伦就是因为在鞠杰身上赚了点钱,他想赚得更多,就把钱投在了股市里,刚开始他运气好,赚了一笔,但好景不长,他买的股票跌停……

    沉迷于炒股,一心想要赚回来的杜伦不知不觉花了更多,终于,股票再次被套牢,而杜伦发现手上的钱已经不够他花了,鞠杰年后又迟迟不开工,杜伦只能干着急,靠一点基本工资过日子。

    正好,鞠杰跟杜伦说了牛美玲花五十万买了那个U盘的事情,杜伦便起了怀心思。

    趁着鞠杰和牛美玲僵持的时候,杜伦联系上了自己相交甚密的甄甄,有甄甄作为内应,杜伦很轻松地拷贝到了U盘里的资料,然后,他将这份资料卖给了那个娱乐小报。

    不要小看墨菲的影响力,虽然这是二手资料,杜伦还是卖了六十万,而且,他跟甄甄说的是卖了四十万……

    难怪,杨轶之前光顾着盯鞠杰了,没有留意到杜伦一直在套鞠杰的话,现在想起来,那段录音也是有很多破绽的啊!

    但不管杜伦因为什么原因搞的这事,杨轶总算是可以松了一口气。

    一方面是他找到了幕后黑手,而另一方面,是杨轶可以洗脱了鞠杰的嫌疑。这个公子爷,人是脑残了一点,但还算忠心。

    现在,杨轶要考虑的是,怎么样解决杜伦的这个问题。

    杨轶想的第一个解决办法,是把这个杜伦跟甄甄骂鞠杰大傻笔的录音交给鞠杰,让鞠杰来赶走杜伦。

    不过,仅仅如此,是不是太轻易就放过他了?杨轶心里憋着的这口气没办法出!

    而且,杨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这个杜伦可是知道他和鞠杰交易的情况,如果鞠杰把杜伦赶走,杜伦走投无路了,可能会破罐子破摔,把别的事情也给捅出来……

    “真是一个麻烦!”杨轶咬了咬牙,在书房里走来走去。

    “要不杀掉算了!”杨轶眼神闪烁,他摩挲着之前整理器材时候顺便拿出来的利刃,浑身散发着一股寒气。

    不过,杨轶在想着一些不好的念头的时候,有人也在想着把他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