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米国,广阔的大德州,一个叼着烟斗、戴着宽沿高顶毡帽的高大男人,打扮得跟电影里的牛仔无异,他骑着马慢慢悠悠地跟在后面。

    而前面,六个黑皮肤的、白皮肤的真牛仔们,正在骑着马,帮他将农场里养的几百只安格斯牛赶到春天长势正好的草场上吃草。

    “mo,你回去吧,这里就交给我们!”一个也有五、六十岁年纪、但精神状态保持得很不错的白人老牛仔策马过来,一边摘下帽子擦汗,一边说道。

    下午的太阳太烈了,老板身体可没有他们这些土生土长的牛仔那么结实,老牛仔担心老板会吃不消!

    “福特,替我看好这些小子们!”墨鹤年指了指那些肤色黝黑、头上没角的安格斯牛,冲老牛仔点了点头。说完,他便拉了拉马缰,掉头往农场的住宅方向走。

    墨鹤年这个农场买了也有快二十年了,原本还是一片荒原,经过近二十年的经营,现在也是大变模样。

    看沿途,一片肥沃的草原,原来虽然也是草原,但现在经过好多年的改造,杂草除掉,种上了优质的牧草,无论是放牧,还是收割囤积以备过冬,都是不错的选择,

    当然,今天太阳有点烈,墨鹤年选择绕到旁边的树林,借着树荫躲避酷热。

    这些原生态的树林是墨鹤年留下来的,不只是可以给人和牛遮阳的地方,还能维护这块土地的生态平衡。

    靠近住宅区,这边又有几十亩地,种植着棉花和高粱,现在当然还是郁郁葱葱的早苗。

    几十亩地全都是机械化种植,在墨鹤年的仓库里停着各种各样的机器,什么拖拉机、播种机、联合收割机、捆草机等等。

    早几年,墨鹤年还不甘示弱,开着拖拉机和聘请的那些牛仔一起下地干活,但现在,他也只能当一下监工,大部分实操的工作都交给了农场里聘请的职业牛仔们。

    “Uncle_mo!”一个半大的黑人小伙子,光着膀子,正水淋淋地从旁边的池塘里钻出来,看到墨鹤年,连忙老实地垂下头,好像做错了什么一样。

    “格雷格,你又偷偷去游泳,一会儿告诉你父亲,让他揍死你!”墨鹤年吹胡子瞪眼地喝道。

    “对不起,Uncle_mo,我错了!我这就回去干活!”黑人小伙哭丧着脸,撒腿就跑。

    格雷格是墨鹤年农场一个牛仔的儿子,虽然是黑人,但也算是墨鹤年看着长大的,墨鹤年都把他当成自家的侄子来看了。

    所以,虽然刚才墨鹤年故意板着脸凶了一下他,但老爷子压根没给他告黑状的打算。不过,平时墨鹤年脾气就很暴躁,格雷格很害怕,就被凶到了。

    成功地玩了一个恶作剧的墨鹤年心情不错,哈哈地笑着,便继续策马回到自己住宅。

    墨鹤年的房子是后来建的,原来是很有西部风情的木质建筑,但后来墨鹤年嫌住得不舒服,就改建成了中华风情的现代化住宅。

    别小瞧墨鹤年,早年,墨鹤年还是一名建筑设计师,不然怎么会有钱移民,怎么会有钱买下一个大农场?现在虽然改行当了农场主,但墨鹤年自己给自己设计一个房子,根本不是问题!

    从外观上看,别具风情的庭院就很有古代园林的感觉,流水、小桥,石雕、窗雕,当然,为了和西方文化相容,这庭院并不是封闭的,而是大开大合,少了围墙带来的约束感。

    房子也是粉墙黛瓦,德州的天气炎热,坡顶屋的造型通风透气,冬暖夏凉,而飞檐的设计,也是极度还原了古代建筑独有的灵性。

    当然,房子内部就比较现代化了,瓷砖、玻璃幕墙、辉煌透亮的灯饰等等,墨鹤年并不是一个迂腐的建筑设计师,他能将古代的元素与现代的舒适生活环境融合在一起。

    别以为在一个大农场里出现一个中式建筑,会比较突兀奇葩,会被人鄙视。

    周围同一个镇子的那些农场主来这边做客,看了墨鹤年家的豪宅,一个比一个眼热,都抢着要请墨鹤年去给他们设计房子!

    扯得有点远了,墨鹤年回到家里,发现老伴不在。

    “夫人去哪了?”墨鹤年问了一下家里的保姆。

    “不知道,她接了一个电话,就急急忙忙地出去了。”保姆摇了摇头,“不过电话旁边还留着一些便签纸,我不知道夫人还有没有用,就没清理掉。”

    墨鹤年本来也是随口问问,不过保姆说得让他有点好奇,便去看了一眼便签纸。

    便签纸上,第一页还是墨鹤年自己的字迹,周梦玉字迹的,有好几张都是一些琐碎的小事,墨鹤年翻了翻也便翻到了便签纸中有字迹的最后一页,上面周梦玉在便签纸上写了一个名字和一行话。

    “杨艺”,不过后来“艺”字被一笔划掉,旁边补充了一个“轶”字。

    不知道为啥,墨鹤年看到这个名字,隐隐约约有种不爽的感觉。或许是因为曦曦的姓氏是杨而不是墨的缘故吧?墨鹤年这些年都对这个姓很不感冒!

    而下面那行话更是让墨鹤年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国内媒体爆料网域新闻有转载……”

    什么意思?

    墨鹤年皱了皱眉头,国内媒体,指的是中华?难道是女儿在国内出什么事了?

    网域新闻他还是知道的,一个国内门户网站的新闻频道,有时候,如果想知道国内新闻的,墨鹤年也会上去看两眼。

    老爷子的好奇心越来越盛,他索性拿着这个便签纸,到书房打开电脑,登陆上网域新闻的网页,看了起来。

    不过,在第一页老爷子一时间找不到什么杨轶。

    墨鹤年没有很大的耐心慢慢找下去,他直接找到这个网域的搜索功能,一指禅的打字法,很艰难地将杨轶这两个字输入到电脑里。

    还好,这是他们家的电脑,不然还真的没有中文输入法。

    没一会儿,好几条新闻跳了出来。

    第一条的标题便赫然写着:“杨轶便是木子昂?墨菲与他隐婚六年?”

    墨鹤年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

    下面那些新闻更是煽风点火。

    “劲爆!墨菲的丈夫不是无名小卒,杨轶原来是畅销书作者!”

    “铁板钉钉,墨菲结婚证照片也被曝光!”

    “超人气歌星墨菲已经结婚生子,这个幸运男杨轶究竟有何来头?”

    “与陌生男子出现在民政局门口,墨菲竟然已经踏入婚姻殿堂!”

    墨鹤年脸色阴沉了下来,他一一点开这些新闻,终于看到了墨菲承认杨轶是杨曦亲生父亲的那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