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晚上,曦曦坐得直直的,一动不动,在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

    杨轶坐在女儿的身边,手指头上却摆弄着一个小巧玲珑的元器件,眼里透着思索的神采。一会儿,杨轶将这个小元器件揣在兜里,温和地跟曦曦说道:“曦曦,爸爸有点事情,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曦曦依依不舍地将视线从电视上转过来,她有些紧张地拉着爸爸的手,委屈地说道:“粑粑,你要去哪儿?我不要一个人在家。”

    “就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杨轶看着女儿担忧的小脸蛋,微笑着说道,“不要怕,爸爸出去一下,估计就两三分钟,然后就回来了!”

    这么短时间,总不会有人跑过来把曦曦抱走吧?

    曦曦这才点了点头,她抱着小枕头坐在沙发上,视线一直跟着爸爸走向楼梯的身影,最后小姑娘看到爸爸的身影要消失,连忙抬高音调叫了一声:“粑粑,你要快点回来呀!”

    “马上就回来。”爸爸的声音和关门声一块传了过来。

    “粑粑马上就回来。”曦曦都没心情看电视了,她紧紧地看着楼梯口,嘟囔着说道,似乎在为自己壮胆。

    而出去的杨轶,走到了大运河的堤坝,翻过去,来到河边。只见他掏出刚才那个元器件,手指头一用力,轻松地捏碎。

    接着,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碎片,手掌倾斜,哗啦啦的碎片洒落了大运河,随着滚滚的河水,流向了远方。

    杨轶拍了拍手,没有再多看一眼,他转身便走,家里的曦曦还在等着他呢!

    ……

    墨菲晚上十点多便回到了江城,毕竟魔都离江城很近。

    虽然曦曦已经睡着了,但小两口一点睡意都没有,他们俩紧张地商量着对策,研究怎么样面对即将杀上门的墨老爷子。

    “要不,再给曦曦请两天假吧?我觉得跟回五道口村一样,有曦曦帮忙撒娇,可能会好一些。”墨菲和杨轶面对着面地在床上盘腿坐着。

    杨轶摇了摇头,他苦笑着说道:“我觉得不可能,儿媳妇和女婿是两种待遇。如果换做是我,曦曦要被人抛弃了四年,估计谁求情都没用,我先揍了再说!”

    换位思考之后,杨轶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只能说是尽量讨好,求得宽恕。

    “可是,可是,难道就只能让你去挨揍吗?不能不挨揍吗?”墨菲难过地问道。

    “没关系,我皮糙肉厚,爸如果揍我,也揍不疼,他老人家也都快六十岁了。”杨轶笑道,“而且这样也不错,让他出出气,气没了,我们后面讨他欢心,求得他的认可就容易许多。”

    “你别跟我爸一样,满脑子都是想靠武力解决啊!”墨菲还是忧心忡忡地说道,“我们快一起想办法,怎么样才能让他在揍你之前满意吧?”

    “对,你爸喜欢什么?我们多买一点,比如酒啊,烟啊,我听说咱爸喜欢喝酒。”杨轶说道。

    “我爸以前是烟酒不离手的,后来检查出高血压,就不给他喝酒了,但烟他戒不掉,不过现在是抽烟斗。”墨菲连忙跟杨轶说道,“你可不能给他买酒,好不容易才让他少点喝酒了,烟也不要买,少抽一点对身体好。”

    又抽烟又喝酒,难怪脾气这么暴躁!

    杨轶的老爹只是脾气古怪,而且食古不化,但整个人的道理还是很清晰的,不会过分刁难人。毕竟是习武者,烟不沾,酒也很少喝!

    杨轶琢磨着,说道:“不买酒,也不买烟,我也不知道哪个烟丝比较好,这样吧,我给咱爸弄一个上好的烟斗!我那个咖啡供应商,经常都在国外跑,而且他喜欢收藏好东西,估计有烟斗可以卖给我。”

    墨菲对这个还算能接受,轻轻地点了点头,她说道:“对了,老公,我爸他其实也是读书人,而且以前当过建筑设计师,你懂不懂这方面的知识?如果懂的话,可以跟他有更多的话题!”

    然而,杨轶却傻眼了,建筑设计的知识?他哪里懂?

    他倒是知道怎么装得像建筑设计师,从穿衣打扮上!但假如开口,他估计就得露馅!

    真的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啊!平时杨轶看的书也不少了,但怎么就不看一两本建筑设计的书呢?

    墨菲看出了杨轶的为难,她连忙说道:“不懂建筑设计也没关系,我爸现在经营着一个农场,你小时候也干过农活,这方面你们应该有话题!”

    ……

    就在杨轶和墨菲商量对策的时候,墨老爷子的飞机已经在宝岛缓缓降落。

    回归以后,这里也是一大省份,当然,优秀的地理位置,也让它成为许多国际航班的中转点,墨鹤年也是要在这里转机,再直接飞往江城。

    不过,飞江城的飞机要等到名头中午,墨鹤年便拉着行李箱,到宝岛国际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下榻。

    别看老爷子快六十岁了,他打扮得还很新潮,白黑相间的上衣,大标志的腰带,牛仔裤、马靴,还戴着墨镜、宽沿帽,俨然一副花花牛仔的感觉!

    在酒店睡了一晚,调整一下时差,第二天,墨鹤年便独自坐计程车,来宝北的街头,吃特色的蛋饼早点。

    这里是他的故乡,老爷子自然熟悉这里的风土人情,甚至还能找到一家开了几十年的老店。

    不过,墨鹤年这次经过宝岛,可没有回家乡省亲的想法,他现在还满脑子想的都是杨轶那个兔崽子。

    “老板,这几份报纸,给我拿下!”墨鹤年一边慢慢悠悠地喝着豆浆,一边叫着店里的老板,把他们订阅给客人看的的几份八卦报纸拿过来。

    老板拿过来的时候,看墨鹤年的眼神有些奇怪,似乎觉得墨鹤年这个老人居然还关心八卦很奇怪。

    墨鹤年没有理睬,他翻看着上面的新闻,就找关于墨菲和杨轶的新闻看。

    这份居然在夸他?说的什么狗屁!

    这份也在祝福,哼,老伴说得对,这些八卦媒体脑子都有病!

    咦,这个?

    “杨轶是怎么样的人?天使和魔鬼并存!”

    墨鹤年终于看到了一份还算客观的报道,他饶有兴趣地看了下去。

    这几天,研究杨轶是怎么样一个人的报道多了去,但大多数都从他写过的歌来猜测杨轶和墨菲之间的情感历程,这当然是给出了很离谱的猜测,与事实相去甚远。

    这份报道也是想要玩弄噱头,他以为自己能有独特的观点,但实际上,也就是在追求一种最吸引人眼球的极端!

    在这个报道里,它用了杨轶最新热销的小说《白夜行》作为案例,将《白夜行》里讲述的所有黑暗罗列到一起,什么“L童癖”、“QJ”、“欺骗”、“谋害”等等,极度地将这本书的内容黑化到一无是处!

    “能写出这样可怕思想小说的男人,几乎可以想象他自己本身的思想也并不健康,否则如何能通过想象,将这类黑暗的故事描写得如此扣人心弦?”

    “一方面是能写出积极乐观的童话故事,鼓舞人心的军营故事,一方面又是能写出《越狱》、《白夜行》这类型心理变态的小说,杨轶他是天使又是魔鬼,或者,两种极端恐怕都在他的身上存在着!”

    这种推测,在文学界可是要被笑死的——写犯罪作者就要去犯罪,那警察岂不是一抓一个准?但在很多喜欢看八卦的无聊人士看来,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墨鹤年没有那么无聊,他也没有那么无知,但他是带着偏见看这篇报道的,看着看着,眉头都皱了起来。

    “这个男人不简单!”墨鹤年觉得杨轶就跟谜一样。

    越是这样不简单的男人,墨鹤年越是觉得自己女儿跳进了火坑里!

    墨菲心思单纯,从小就生活在人少、单纯的环境里,她是很容易上当受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