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章节目录 第448章 究竟是谁的错(4/4,为我是醉月啊的万赏加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99992.html
    墨鹤年也很高,尽管现在年纪大了,有点缩水,但依然有一米八出头。他脸上的皱纹不深,双目有神,精神饱满,加上一身新潮的牛仔打扮,看起来让人很难相信他有将近六十岁的年纪。

    “Grandpa!”曦曦看见外公很高兴,手舞足蹈地叫道。

    墨鹤年瞥了一眼杨轶,只是酷酷地冲曦曦点了点头,一声不吭。

    “粑粑!”墨菲回归了宝岛腔,乖乖地叫了一声,想要过去搀扶。

    然而,墨鹤年却摆了摆手,冷哼道:“行了,别假殷勤,我还没老到走不动路的时候!”

    墨菲只好尴尬地站在一边,杨轶连忙上前一步,招呼了一声:“爸!”

    墨菲给墨鹤年介绍:“粑粑,这是杨轶,曦曦的粑粑,我们现在……”

    “等等!”墨鹤年举起手,向杨轶吹胡子瞪眼着斥责道,“谁是你爸?还要不要脸?”

    这就尴尬了,杨轶傻在了那,不知道如何回答。

    墨菲却为杨轶打抱不平,她在杨轶的老家可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委屈,她声音上扬,不乐意地说道:“爸!我嫁给了杨轶,他叫你爸有什么不对?”

    “你嫁给他,那是你的选择,我可没有承认有这一个女婿!”墨鹤年哼道。

    到底是思维模式不一样,墨鹤年也是支持自由婚姻的。当然,女儿没有任何知会便嫁给了别人,墨鹤年还是有很大的怨念,这在他的语气里边体现了出来。

    这时候,墨晓娟也锁车下车,她看着这场面,连忙说道:“大伯,我们上去再说吧,这外头风大。”

    她还冲杨轶示意一下,嘴上说道:“姐夫,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跟我把大伯的行李拎上去!”

    “对,上去再说,你们吃饭了吗?我在楼上准备了晚饭,晓娟也上去吃一点。”杨轶连忙将曦曦放下来,然后一边往后备箱走去,一边说道。

    “不用,我自己能拿!”墨鹤年硬邦邦地说道。

    然而,曦曦这时候“拦”住了他,小姑娘嘟着嘴巴,委屈地说道:“Grandpa,你不喜欢曦曦了吗?都不抱曦曦!”

    墨鹤年面对着一脸难过的外孙女,心肠再硬也软了下来,他弯下腰,将曦曦抱起来,嘴上说着:“怎么会?外公是光顾着说话……”

    从后备箱里,杨轶拎起了墨鹤年的行李箱,不算重,里面估计衣服比较多。

    “还有别的吗?”杨轶问道。

    “没了。”墨晓娟眼神有些闪躲。

    “等等!还有!”墨鹤年却抱着曦曦走过来,他沉声说道。

    在墨晓娟无奈的眼神里,墨鹤年伸手在后备箱里摸索一下,居然掏出一根两指来粗的擀面杖,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跟古惑仔电影里的钢管武器差不多规模。而且,这擀面杖是梨木做的,沉甸甸的,很结实,论硬度,不一定比钢管差!

    这……

    墨晓娟看了看杨轶,有些无奈。

    擀面杖上还包着塑料薄膜和商家的广告,很明显,是刚买的!而且,还是来的路上,墨鹤年让墨晓娟在路边的超市旁停车,他进去买的!

    墨晓娟还想帮杨轶蒙混过去,假装忘记拿,结果,杨轶自己作死,多问了一句。

    杨轶默然,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拎着行李箱在前面带路。

    墨鹤年倒拎着擀面杖,抱着曦曦走在后面。墨菲担忧地想要抢过来擀面杖,然而,墨鹤年却让了开来,还严厉地瞪了她一眼。

    “外公,这是什么呀?”曦曦终于想起了要纠正叫法,她好奇地看着外公手里的棍子,问道。

    “这是擀面杖!”墨鹤年面对外孙女的时候,声音稍微柔和一些。

    “擀面杖是什么?”曦曦当然听不懂。

    “呵呵,是用来打坏人的!”墨鹤年意味深长地说道。

    “爸!”墨菲生气地叫了一声,“杨轶他不是坏人。”

    然而,墨鹤年却不接话了。

    只有曦曦点头:“我粑粑不是坏人。”

    到了楼上,杨轶端出饭菜,招呼墨鹤年和墨晓娟吃晚饭,为了不刺激墨鹤年,杨轶也称呼他“伯父”。

    “我吃了!”墨鹤年却淡淡地说道。

    “粑粑,你别逞强,做了这么久飞机,吃点饭吧?杨轶他特地给你做的,我来给你盛饭。”墨菲还是关心着自己父亲的,劝说道。

    “对,伯父,您多少吃一点吧!垫垫肚子,也尝尝我的手艺。”杨轶也劝道。

    “你的?哼,吃不下!”墨鹤年对杨轶还是有着很深的成见,说的话一点也不给杨轶面子。

    杨轶当然不会在意,他还是努力地争取,只是现在被呛得不知道怎么回应。

    “我吃,我快饿死了!”墨晓娟见状,连忙圆场,她自己给自己盛了一碗饭,吧唧吧唧地吃了起来,吃得很香的样子。

    曦曦很懂事,她这个时候跑过来,拉着外公的手,说道:“外公,我粑粑做的菜真的超级好吃的!我不骗你!”

    墨鹤年却摇了摇头,老爷子有着自己的倔强。

    现在有曦曦在,他还不好发作,心里那股气还继续憋着。都憋了五年多了,难道还在意这几分钟吗?

    当然,在意!

    墨鹤年手里那根擀面杖可是一直没有放下。

    “粑粑,我能跟你单独说几句话吗?”墨菲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她还是不由分说地拉着墨鹤年到书房。

    墨鹤年倒是没有挣开,他皱着眉头走进了书房,在墨菲开口前,他抬了抬手,哼道:“你说什么也没用,不用为他求情,说再多,他在我眼里,也是一个人渣!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菲菲,你爸我,不认可你们的婚姻!”

    “是,现在翅膀硬了,我也管不了你,想结婚、想生孩子,我也拦不住,但是,我永远不会接受这个人,成为我墨鹤年的女婿!”

    好像发泄一样,墨鹤年越说到后面,越是怒不可遏。

    墨菲却没有被父亲的狠话刺激到,反而,她很冷静地等墨鹤年说完,才慢慢地说道:“爸!我知道,你是因为什么一直对杨轶怀着很深的偏见……”

    “偏见?”墨鹤年气得吹胡子瞪眼。

    “爸!你能听我解释一下吗?”墨菲轻轻地说道。

    “你说!”墨鹤年挥了挥手,烦躁地说道。

    “我跟杨轶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墨菲说道,“我当初怀孕,回到米国,他压根不知道这一回事。”

    墨鹤年却嗤之以鼻:“你别用这些来骗我,他跟你在一起,就算不知道你是怀孕了的,你忽然不见了,他就不来找你?”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没有在一起,我怀孕,只是一次意外。”墨菲辩解着,说着这一段经历,她就觉得自己曾经不想面对的恐惧再度被剥开一样,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意外?你跟他?玩这种事情的男人,不是人渣是什么?”墨鹤年却更加生气了,他怒不可遏地用擀面杖在桌子上杵了一下,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粑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墨菲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哽咽着跟父亲说起了意外发生的那天晚上的经过。

    虽然细节几乎被省略掉了,但墨鹤年还是知道杨轶救了他女儿的事实。

    “发生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跟家里说?”墨鹤年生气地问道。

    墨菲只能啜泣着,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样的事情,她原本是想藏在心里一辈子的,哪里好意思跟家人提及?

    “我看这小子救你也不安好心,让你从这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墨鹤年对杨轶看法依然存在很深的偏见。

    “不,不,这是我愿意的,粑粑,你不要怪他。”墨菲带着哭腔拉住了墨鹤年的手,恳求道。

    “那我问你,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为什么在后来就不联系你?你们就跟陌生人一样,没有任何联系,就连你怀孕,都不知道如何才能找得到他,告诉他?”墨鹤年抓住了重点,他拍着桌子,气愤地问道。

    “这……”墨菲愣住了。

    这个问题,她还真的没有想过,自然也没有给杨轶准备过答案。但也好像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她也没办法给杨轶辩解。

    “他不也是一个始乱终弃的人?我说他是人渣,难道还错了吗?”墨鹤年阴沉着脸说道。

    “不,粑粑,杨轶没有错,他是真的不知道。你要怪怪我,要打打我好不好?”墨菲难过地哽咽道,“都怪我之前没跟你们讲清楚,让你对他产生了误解。”

    墨菲此刻陷入了深深的无奈,她以为自己将所有的责任承担起来,父亲就不会再生杨轶的气了,但她还是小瞧了墨鹤年对杨轶累计多年的怨念。

    不过,这个时候,书房的门忽然被敲响了。